我終於在12月27日把印記完成了,
總長十二萬字,
正式改名為「撥雲見霧」,
而在這裡節錄的只是其中的頭兩章。

何時可以出版暫時還不知道,
因為正在找出版社,
有一個新笑話是,
有出版社聽見是我的書就表態不願意接受有政治色彩的作家,
甚至連稿子都還沒看,
因為我還沒有寄稿子出去。

我都不知道原來我是屬於有政治色彩的作家!

還有人的反應是因為我的父親是施某人,
所以不便。

我對這個世界的不平在這幾天達到了頂點,
從小因為某人我們受苦,
長大之後,
我們沒有機會跟著享福,
因為我們長大了,
我們已經錯過了那些機會,
我可以安慰自己因為我已經長大,
所以某人再也沒有義務需要照應我們,
但是他的影響卻無所不在。

記得去年八月出版「月蝕」之前,
施先生曾經告訴印刻初總編,
如果印刻堅持要幫我出書,
就不能用到他任何的名聲,
他不願意用到他任何的名字來幫我做宣傳,
因此在我的序裡面,
曾經提到他的名字,
初總編把那三個字替換成三個圈。

他永遠都是那麼自戀,
以為我們總想沾他的光,
他從不知道我其實才怕人家知道我跟他的關係,
因為他做了太多不堪的事情,
對我而言都是壞的印象,
可是他依然自戀為當代大英雄。

即便在斷絕聯絡兩年之後,
我只是安分地希望書寫文字,
卻仍然會遭遇到這樣不公平的待遇,
他一家人依然在陽明山過著奢華的生活,
而我,
只因為得罪了他,
公司收起來,
病了一年,
省吃儉用,
芃所有喜愛的課外活動全都停了,
就算只是想要做個小作家,
都會被他所影響。

這個世界的公平正義到底到哪裡去了?

忽然間發現我給「印記」取的新書名是對的,
撥雲之後見得是霧,
天光依然在另外一個地方,
一個我此刻還無法到達之處。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