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了一下午的車子,終於到了高雄,雖然我在高速公路上面也會迷路,但我還是在六點多抵達高雄,而我可是個道地的高雄人,況且,國道三號全線通車典禮及慶祝活動、南二高斗六新化段慶祝活動也都是我辦的,但我依然還是在三號國道上面迷路,一眨眼錯過了國道十號的交流道,等我猛然醒覺的時候,已經看到國道路牌指示屏東4公里!!

上次回台北也在安坑交流道以及木柵交流道迷路,我從不否認自己是個超級大路癡,因為我覺得一個人不需要什麼都會,那樣會太辛苦,就算是個路癡,我也還是喜歡開著車子在路上跑,很多沙文主義的人會說就是我們這種人讓交通混亂,錯!!我們只是會多繞路,並不會造成交通混亂,只有那些自以為是的傢伙喜歡亂變換車道或不按交通規則行駛的人才會造成交通混亂。

自從兩個星期前,我赫然發現文壇的大祕密之後,我就在某個層面上跟現實妥協了。

我一直以為簽書會真的都是粉絲去;我也一直以為暢銷書真的都是大賣的書,後來才發現,原來簽書會常常都是作家邀請親友團去製造聲勢,現場一喊就買數十本,我曾經應邀去參加某作家的簽書會,現場很熱鬧,但是我老覺得左看右看都不是很像該作家的閱讀群眾,突然間有個粉絲大喊他要買一百本,你沒聽錯,他真的一次要買一百本,我才恍然那是親友團。

我以為那是個特例,最近才發現那是一個普遍的現象,原來,文壇在某個層面來說也並不是那麼文學、那麼有氣質的。

於是,我發現在我想要成為職業作家不斷創作之前,我得要做一陣子紅包場小作家,文玲問我,什麼是紅包場小作家,我說就是到處跑場子去賣書啊,要賺生活費跟小孩的教育費,還有我那因為施先生的迫害而產生的千萬債務,如此之後我才能專心做個職業作家,真心寫一些更好的、更希望跟讀者分享的故事出來。

沒想到我的第一場紅包場就在明天(其實是今天了915),這兩個星期我一直在想,民進黨的阿公阿嬤會是我的讀者嗎?當然不太可能!!但是事關台灣前途問題,我知道年輕一代有許多人也很有自己的獨立想法,雖然民進黨的活動裡面幾乎不曾出現像紅衫軍那種啦啦隊女郎的辣妹裝扮,但是我相信遊行隊伍裡面也許會有適合我的閱讀群眾,或者退而求其次,就算阿公阿嬤買回去,他們的家人也會看吧。

天啊,我從沒有想過我的文學要跟現實如此密切的結合在一起,不過也是人生一段有趣而特別的經驗。

一個左中小學弟得知我要到高雄的會場,想要帶著他已經看完的五芒星的誘惑來找我,我實在還是不習慣「簽名」這件事情,不過他問我會場所在地,我想,下午兩點到四點我會在民生路跟中山路的公園現場,那是遊行隊伍的集合場地,要來找我請大約三點來最可靠,我們會有攤子跟立牌,四點以後遊行隊伍出發之後,我會移師到晚會現場,晚會現場在龍十六,晚上九點才會開始,除非下午我帶來的書搶購一空(坦白說,我帶的不多),不然我晚上九點就會在晚會現場,在移師的過程中,我會跟許久不見的老朋友偷閒去喝咖啡,哈哈!!

我已經有兩年的時間幾乎都不跟朋友聯絡了,也放了他們很多次鴿子,我確定這次我一定得跟他們喝杯咖啡才行,不然我的鼻子會變長!!

所以,紅包場小作家要上路囉!!!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