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會談室」開始預約,請參閱預約說明

 

書寫療癒課程開始招生,請參閱課程說明

 

官方粉絲團開張囉,歡迎光臨書寫。療癒。施又熙

 

個人專欄:<<網氏女窩>>邊境、真相專欄

  

相關愛情會談室、書寫療癒課程報名、邀稿、演講、座談請來信:writer.shih@gmail.com;ufteresa@ms10.hinet.net

 

本部落格的所有圖文,恕不同意任何形式重製、改製或轉貼,如需連結或引用,請註明出處,並且連結回本部落格,謝謝!

 

 

目前日期文章:2007091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forestgreen的部落格裡面看到器官捐贈這件事情,有一位部落格的朋友說台灣先前曾經「流行」過一陣子器官捐贈卡。
 
這句話乍看之下有點好笑,但其實一點也沒錯,台灣什麼都是要講究流行的,十年前的蛋塔到現在的港式菠蘿包,從名牌包到五百元的環保袋,在台灣不紅的、不流行的就難以存活,更有趣的是,跟流行的也很快就退潮,蛋塔是這樣,現在隨處可見的港式菠蘿包下場應無二致,器官捐贈卡呢?
 
我也有簽器官捐贈卡,並不是因為我姊姊接受肺臟移植所以我才簽署器官捐贈卡,只是很單純地認為,如果有一天我腦死了,我希望可以有人因為我的器官繼續活下去,至於剩下的部份,就燒一下灑進大海裡就好了,千萬不要買個塔位幾十年後沒人理我,我想我會更傷心。萬一屆時因病不能捐贈器官,那就送給醫學院做解剖用途,總得有人貢獻屍體,才能讓醫學生有練習的機會去救更多的人。
 
我說的很簡單,但是很多人並不能接受。
 
記得我的高中三民主義老師曾經不斷在上課的時候跟我們講閒事,要不是哪味中藥有什麼療效,就是講一些怪力亂神的故事,其中有一則跟器官捐贈有關的,該名老師(抱歉,我忘記他的大名,大學聯考時,我的三民主義考的也不怎麼樣,哈哈!!)一直叫大家「不可以」器官捐贈,他的理由是,人在過世之後幾個小時內(準確的時間我也忘記了),靈魂還附在身體上面,所以如果那時候割去器官的話,會非常的痛,那種疼痛會導致妳的心裡產生無比的恨意,那股恨意會引領你進入地獄而非天堂,所以他耳提面命不可以器官捐贈!
 
不過,我一直都是天生反骨,所以我簽了器官捐贈卡,連我女兒也簽了。
 
記得我問我女兒的時候,我說萬一有一天她變成植物人再也救不回來,願不願意把她的器官捐給其他小朋友,自己做一名快樂的小天使,她說願意,我就簽了。
 
不過她講了一句好玩的話,她說要捐自己的腦袋,我說基本上是腦死了之後才能捐贈器官,所以她最想捐贈出去的是第一個再見的器官,呵呵。
 
對於老師的信仰我尊重,但我不能接受;相對的,我也不認為我捐了器官就能上天堂,只是覺得自己能夠決定的事情就去掌握吧,自己可以做到的事就去做吧。
 
有人很忌諱幫孩子簽署這類文件,就如同以前台灣人很忌諱買保險,但是沒有人知道明天會如何,當有一天我們需要別人協助的時候,不也是別人願意奉獻,我們才能因之得福嗎?
 
其實大家都是這個世界的一根螺絲釘而已,我們努力維持世界的運作,努力讓自己的家庭存活下去,我們對他人的貢獻其實真的一點也不多,如果可能,也不怕痛的話(萬一三民主義老師說的是真的),或許醫院裡面有很多人正在等待下一個我們自己已經失去的機會。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除了施先生當年選舉我必須幫他跑場造勢之外,915應該是我的處女秀,不管是去賣書還是參與政治活動,以我出身來說,這應該是一件挺奇特的事情。

書賣的還不錯,謝謝大家的捧場,雖然「五芒星的誘惑」乍看之下跟政治扯不上關係,但是,「選擇」這回事,骨子裡的本質其實並沒有太大的不同。以參加的人數相比,我帶去的書只是個小小小零頭。有很多看起來很紳士的先生夫人看見圓神幫我製作的立牌知道是文學小說一樣過來購買,有些購買者很明顯是情義相挺,以前的我會很沮喪,不過昨天我在想,也許他或他的家人會認真坐下來看我的書,然後會有一些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感受也說不定,我想這樣就夠了,文學是需要慢慢推動的。

不過大多數的人經過我的攤位前面比較像是在逛動物園,觀眾會明顯認出我這隻胖猴子,雖然沒有遞給我香蕉,但我還是會對他們微笑,因為這點,我要特別感謝我的好友Sarah小姐,她拋下林園的弱夫幼子,從下午就頂著大太陽跟我一起在那裏對著觀眾微笑,也因為有她,可以讓我不時拿著915的入聯小圓扇故意裝羞半遮面,其實是在咧嘴說閒話,以免途經的觀眾說,「可憐啊,果然是沒氣質的小作家,淪落來當胖猴子雜耍!」,很有趣。

對於Darry這位小學弟,我真是感到非常的抱歉,因為地點的臨時更動,所以我們錯過了見面的機會,也害的他大熱天在遊行出發地點四下搜尋不得不直接轉移陣地到晚會會場的笨學姊,真是抱歉。

在我四下張望的時候,有一位進華先生(希望我沒有記錯名字)過來跟我買書,我的習慣會把對方的大名也寫下來,然後加上一句「台灣加油!」,之後才是我的簽名。剛簽完名,進華先生說要再多買一本,然後要簽上她女兒的名字--「樹潔小姐」,他指指旁邊的清秀佳人,我很開心地簽上樹潔小姐跟我的名字,然後很意外地,他們詢問我可不可以一起拍照,等我就定位的時候,才發現竟然是一大家子,好可愛,也很感動他們全家出動來參加表達台灣立場的活動。

開心送走他們之後,Sarah才告訴我,剛才是樹潔小姐喊著「就是她!就是她!找到了!!」,然後他們一家人就湧現在我那小小的攤子前面,Sarah對我說,「恭喜喔,看起來像是妳書迷的人正式出現囉!!」

之後也有人不好意思過來打招呼的,只是隔著一段距離猛拍我們這個小攤子的,也有時報周刊的資深採訪記者直接問我可不可以拍照的,這是一種很奇怪的過渡期,以前很多人指著我,是因為我是施先生的女兒,現在大多數的人還是看待我是施先生的女兒,不過也會出現一些看待我是小作家施珮君,不管是哪一種身分,我知道都是我既定的宿命,我只能接受,是動物園裡面的胖猴子還是紅包場小作家,我都必須這樣繼續寫下去,如此走下去。

昨晚,會場數十萬人,我看見很多很本土的台灣阿公阿嬤,也看見很多當年跟著蔣介石來台的所謂「外省老爺爺」,他們都搖著旗子,一直喊著UN for TAIWAN,我想,拋開族群的那一刻,大家一直呼喚的力量讓人很感動,尤其是我這種超級敏感的死個性。

台上眾星雲集,我只能守在場外的小攤子裡面簽書,還有跟好友拿著扇子咬耳朵,但是一個很令人感動的聲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回過頭看見投影幕上是高俊明牧師在唱歌,我不是教徒,但是我必須承認,高俊明牧師是位很有感染力的宗教家,即便他只是在台上唱著簡單的聖歌,甚至,我也聽不清楚歌詞,但是,他的聲音讓我感動。

也讓我感到抱歉,因為紅衫軍的時候,施先生的哥哥炮火亂射,竟然忘恩負義地攻擊高俊明牧師,一筆勾銷高牧師當年的救命之恩,而他們原本是不認識的,只是因為一份不捨,或許還有著宗教家的精神,高牧師出手相助也惹來牢獄之災,可是數十年後卻換得一身腥。

紅衫軍那段時間,在蔡有全叔叔家遇到一些牧師長輩,我不斷向他們道歉,也向其他我遇到的牧師道歉,雖然他們都說,那是施先生個人行為與我無關,我不需要替他道歉。話雖如此,我不知道施先生心中做何感想,難道這個世界真的是非黑即白嗎?不是朋友就是敵人嗎?

昨晚,高俊明牧師的歌聲讓我很感動。

今天,二高有點塞車,開了六個多小時才回到台北,疲倦極了,但是昨晚看見大家呼喊台灣的熱情,還有突然冒出來的意外書迷,雖然疲倦也值得。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