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約了牙醫經過石牌天母一帶,其實那條路已經走過幾百次,但是我今晚突然想起那條路上有一間美式律動教室,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記得我女兒一歲多的時候,我帶她去那裡上課,與其說是上課不如說是去玩耍的,那裡的外籍老師只是用簡單的音樂讓小朋友做反應,也會希望家長一起動作,對於我來講有點困難,我節奏感很好,但是要我跟大家一起唱唱跳跳就是有困難。
 
有一次老師請大家圍個圈圈隨著音樂做動作,大家都站著跳,只有我女兒跑去躺在大圈圈正中央在地上隨著音樂蠕動,我只是笑著任由她這樣做,旁邊有個媽媽說,「趕快把妳女兒帶回來,不應該這樣,老師教我們站著跳,她不應該不守規矩。」
 
我絲毫不以為意,我跟那個媽媽說,「來這裡就是要讓小孩自由發揮,而且她才一歲多,我不認為她的世界現在就應該充斥著規矩或不應該這樣,不應該那樣的想法。」
 
那個媽媽當下給我一個臭臉,下課之後外籍老師走來對我說,那時候不需要阻止我女兒,她覺得我女兒對音樂跟環境的反應很直接,很大方不扭捏,節奏感很棒,她覺得很好。
 
今晚我途經那間教室,猛然想起這件事,我女兒今年都九歲了。
 
路上街燈一盞一盞地駛過,我在想對於一個才滿週歲沒多久的小女孩,她的世界應該充滿正向的能量,應該一切都是可以的、被允許的,被鼓勵的,我一直相信自信的人生是這樣展開的。
 
不過我也必須承認,我運氣很好,生到一個很貼心又聽話的女兒,所以我所謂的「自信教育」才能如此順利走到今天。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