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納與改變/20130723

「我都不知道療癒寫作會把我帶到哪裡去!」一位已經耳順之年的學員在某堂課下課時大笑地這樣對我說,那堂課我正因為她當週的書寫內容,在課堂上我們對於真實的自我有了很大的突破,有歡笑有淚水,我也給她開了一個嚴重違背禮教的書寫作業,她一邊怕著,一邊又摩拳擦掌,充滿著矛盾的挑戰。

「我也不知道我會把你們帶去哪裡耶!」我大笑著回應她。

另外一位美麗女子也大笑著說,「我現在終於明白為何妳一直說我們這是反動團體!」

送走那堂課的學員,我帶著微笑收拾我的筆電,是的,我不知道療癒書寫會把他們帶往哪裡,我也不知道自己會把他們帶往哪裡,因為只有他們可以帶領自己前進,不是我,也不全然是這個課程。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