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會談室」開始預約,請參閱預約說明

 

書寫療癒課程開始招生,請參閱課程說明

 

官方粉絲團開張囉,歡迎光臨書寫。療癒。施又熙

 

個人專欄:<<網氏女窩>>邊境、真相專欄

  

相關愛情會談室、書寫療癒課程報名、邀稿、演講、座談請來信:writer.shih@gmail.com;ufteresa@ms10.hinet.net

 

本部落格的所有圖文,恕不同意任何形式重製、改製或轉貼,如需連結或引用,請註明出處,並且連結回本部落格,謝謝!

 

 

目前分類:愛情.趴趴走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週因為不小心經由MSN中毒連累一缸子人,上次的重灌原來步驟不對,所以雖然不至於再影響他人,但是打字卻常會卡住或當機,對於做文字的我來說,這簡直就是可怕的夢魘。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不能看妳,因為一看妳,就會愛了!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昨晚拖著疼痛不堪的雙腳回到台北,縮在披肩裡的我,冷到骨子裡。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已經十幾年很少返回高雄,對我而言,那是故鄉,卻充滿了不快樂的記憶,或者,可以直接這麼說,是充滿了悲傷的氣氛與感觸之所在。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今天來奉獻笑話一則,關於我的未來跟命運的笑話…
 
之前有提到這次南下雄中座談前,曾與May在火車站二樓的星巴克喝咖啡聊是非,其實還有一段是非是關於我的,我保留了,昨晚臨睡前在想,也許今天應該寫出來讓大家笑一笑。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最近有一些感觸,不知道能否或是被允許表達出來的感觸。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蘇非問我,怎麼不寫一點關於愛情的題材?在我的書裡面,愛情總是若隱若現,雖不至於沒有,但也稱不上是主題。
 
因此,對於市場上可以作為愛情顧問的作家們,我一直都抱著崇高的敬意,因為他們總是對於愛情如此相信,對於自己如此堅定。
 
而這兩種恰恰是我所缺乏的。
 
無可否認的,因為在我成長過程中,我與重要的男性角色都是失敗的結局,像是我的父親、像是我的前夫以及我那些前男友,但是我有很多男性友人,我們全都像是哥兒們一樣,因為我與他們並無愛情。
 
我經常在想,到底是我有問題,還是我那些「前」男人們有問題,包括幾乎可以稱為「以前的父親」?
 
站在第三人的旁觀角色,我可以看出問題的端倪,就像那些愛情顧問作家一樣,因為我從小缺乏安全感,因為我缺乏與重要男性—父親的互動基礎,因此造成我對男性的相處有困難,但是看出端倪並不表示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
 
過去我經常在想,愛情有一輩子的嗎?有足以維繫永生永世的愛情嗎?當兩個人在一起久了之後,剩下的到底仍然是愛情亦或者只是感情?那麼愛情跟感情之間到底有哪些差距?只剩下感情是不是更容易維持下去?
 
因為不忍離散?!
 
因為已經變成家人,不再是愛人?!
 
年輕的時候,會幻想著有個幸福的小家庭,即便出身如我也一樣會有這種童話般的夢想;經歷過人世間種種挫折與磨難之後,擁有丈夫角色的家庭已不再是我的人生目標,逢年過節也不會想望一個有父親為主角的圓滿年夜飯,如今對我而言最簡單也是最艱難的目標不過就是好好養大女兒以及堅持寫作這條路。
 
蘇非不死心問我,「為什麼就是不能再找個男人呢?」
 
「妳認為我這樣一身麻煩,還有把公司收起來之後連帶產生的負債,可以允許我有這樣的想法嗎?到底誰應該這麼倒楣來惹上我這個大麻煩呢?」我回答她。
 
蘇非立刻嗤之以鼻地說,「妳父親施先生啊!」
 
我端起桌上的清酒,撇嘴不予置評。
 
「他不但害妳公司倒閉,連帶妳現在的官司纏身也是拜他所賜,去年底又騙走那麼多錢之後,那些債主還不追上門來?人家可能以為妳也油滋滋呢!!」
 
窗外又下起雨來,就算沒了那些債務,就算沒了那些麻煩,就算有人不在意我有一個如此複雜的背景,姑且不論不堪與否,我自己可以不介意嗎?
 
後設思考在心理分析跟文學創作上是一件好事,但有時候會不會是過度了呢?我的世界一直都是非黑即白,一把年紀才在學習走入灰色地帶,算是正在學習饒了自己的另一種方式吧。
 
八月初某日,幸芳邀約我一起與他們兩夫妻前往苗栗後龍,幸芳的先生一信是智障者家長協會的祕書長,當天下午在後龍有一場演講,幸芳知道我因為專訪被打壓情事心情一直不好,善意邀請我一同出遊。
 
坦白說,當我坐著捷運要去同他們會合的時候,我是打過退堂鼓的,是想要找個理由婉拒好意的,因為我其實並不想出門。
 
但是我還是很高興那天我去了,我看著幸芳與一信的互動,他倆都是虔誠的基督徒,想起奐均書上與她丈夫的相互認同皆來自同樣的宗教信仰,幸芳與一信牽手走過十一年了,奐均跟她的丈夫也以侍奉他們的主為共同的目標,我不禁有了一個念頭—他們的愛情是因為有了一個上帝的存在?或是有共同的信仰而較為容易寬厚相待嗎?
 
我的朋友一直都知道我沒有宗教信仰,但我並不是無神論者,我相信有主宰宇宙的神,有寧靜我們心靈的神,只是我還沒有找到信仰的緣分而已。
 
現在的我,看見朋友夫妻間十指交握地逛街散步就讓我很愉悅了,我相信他們也有很多自己的問題,但起碼,還可以牽手走在路上感覺到彼此的溫度,那就是一件好事,雖然我沒有可以牽手逛街的男人,但現在我有一雙小小的手,每次逛街時都緊緊牽著我,那就是我的寶貝女兒。
 
我知道終有一天,她也會展翅而去,但是我願意送她以最幸福的方式奔向她燦爛的前程與未來,我想那一刻也是所有為人父母最滿足與驕傲的時刻,當然,也有一些少數的異類不是這樣想的,我想,我的好友們都知道我在說什麼。(哈哈!!)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天蘇非這樣宣布的時候,我呆呆地看著她。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五月底的一個晚上,慾望城市四人組在仁愛路小巷子裡的一間小小居酒屋裡面歡迎我們隨著夫君派駐在印度的玉莉,玉莉的老爺是派駐在印度的外交人員,而我與玉莉已經二十年未見了,趁著這次她返台避暑,我們終於有了再次見面的機會。

 

在居酒屋外面看見玉莉與安琪,我們尖叫著互相擁抱,其實是我跟玉莉擁抱,茱莉亞跟安琪在一旁搖頭,很誇張的相見歡,但是很真心。

 

其實,去年四月我與茱莉亞闊別重逢的那個下午,我們約在基隆路信義路口的星巴克,我們在高中時代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也曾經因為誤會而疏遠過一段時間,當我從阿根廷返回之後,因為與她義兄亦為我的前男友在感情上有著錯雜的糾葛,我主動地求去,也同時斷絕了我與茱莉亞的所有音訊,這一別也是十八、十九年。

 

在我走去赴約的路上,我以為當我看見茱莉亞的時候,會像我與玉莉一樣尖叫擁抱,可是並沒有。

 

當茱莉亞出現的時候,我正在排隊準備買咖啡,人龍之中衝去擁抱好像有點彆扭,於是我只是問她要喝什麼?我一起買。

 

一年之後,有一天我跟茱莉亞講到這事,才知道她同我一樣,也以為見面會是非常激情而戲劇化的擁抱與尖叫,沒想到卻是如此冷靜地坐下來聊天,彷彿時間從未對我們造成一絲的分離,猶如我們不過只有數日未見。

 

有些堅貞的情誼或許就是如此,即便數十年未見也不曾遺忘彼此,在漫長的一年療癒期裡,茱莉亞總是耐著性子每週與我相會,讓我除了帥哥醫師之外還有另一個出口。也是茱莉亞,讓我起了念頭來寫這個部落格,寫下一些熟女間的閒話心情。

 

而五月底那天,玉莉看著我們幾個女人手上各有不同風情的手錶,突然問,到底誰是蘇非啊?因為點人頭怎麼都不對啊,茱莉亞、我、阿瑟、安琪加上蘇非就已經五個人了,慾望城市四人組不是四個人嗎?!!

 

我對著玉莉笑,這不就是文字有趣之處嗎?蘇非也許是我,也許是茱莉亞,也許是妳,蘇非,不過祇是現代女性中一個代表罷了,究竟是誰又有什麼關係呢?蘇非的故事,有時回頭想想,或者也曾發生在妳我身上,不是嗎?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午茱莉亞請我吃拉麵喝生日咖啡,聊聊她的近況,似乎大多數的人都會陷在某些生活情緒裡面,很多自以為高EQ的人不見得是真的高EQ,其實是壓抑的反應,然後在夢裡顯現出來,或是在某些特殊的時刻才猛然爆發出來,發現自己並不是自以為的高EQ,說穿了也是戴著另一層面具的壓抑。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不起來有多少年了,總是在生日前後發生不好的事情,漸漸地過生日變成是一件不怎麼快樂的事情,我想這是預期性的心態。
 
今天跟過去的愛人在線上閒談幾句,問他一點事情,他問我怎麼想到要問一些老事情?我說因為我要寫在部落格上,他說他把我的部落格弄丟了,於是我給了他PIXNET-愛情趴趴走的部落格,他說都是中文,我說當然啊,因為不是寫給他這個外國人看的,最後他告訴我,他得要去海邊,因為他的兒子今天(517)生日,他們在海邊幫他辦了生日派對。
 
晚上我跟茱莉亞提起這件事情,茱莉亞聽到後面給我一個扁嘴的鬼臉,我說我不懂為什麼露出這個臉,茱莉亞說因為我跟他兒子的生日如此接近,她問我,對方有提到我的生日嗎?
 
我想對方已經忘記了吧,都說已經是過去的愛人了,還應該指望他記住我的生日嗎?
 
我喜歡過去愛人的舊襯衫,因為他高頭大馬,我可以拿來當作睡衣,感覺上有他陪伴,幾週前,我告訴茱莉亞,我打算把過去愛人的舊襯衫拿來做拼布包包,茱莉亞很高興,認為我已經放下這段感情。
 
我說是啊,當我開始憂鬱之後就已經放下了。
 
前兩天,一個好友,湯米問我,現在有在一起的人嗎?
 
我說,我現在的情況,一身的麻煩,拜託~~~~
 
他說,麻煩跟在一起沒有必然的關係啊,這句話學長對我說過,茱莉亞對我說過,連帥哥醫師也對我說過,但是,我始終過不了自己那一關。
 
現在有芃芃陪我,我已經很滿足。
 
         喔,已經過了午夜十二點了,那麼,就祝我生日快樂吧!!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切好像都是關於那一枚結婚戒指。
 
不。
 
不對。
 
是因為那枚結婚戒指所代表的誓言。
 
聽說,左手的無名指有一條血管直通心臟,所以西方人無論男女都把結婚戒指戴在左手的無名指上。
 
那代表用「心」來許下對婚姻的誓言—無論貧病喜苦都會陪伴對方走到人生的盡頭。
 
我一直很喜歡,很喜歡西方人對婚戒的重視,我看著他們誠實地在左手無名指上戴著那必須一生遵守的承諾圈圈,直到伴侶死亡或離去才摘下那枚戒指,往往,可以在無名指上看見一圈經年累月不見天日的白皙,妳可以斷定,他,剛剛離開婚姻這條路。
 
不像在台灣,男女都沒有配戴婚戒的習慣,有時候,就是那麼不小心,妳竟然就變成了另一個家庭的侵略者,而那並不是妳的初衷,我想,沒有人想要去搶奪愛情,因為我們自己也不喜歡被搶。
 
當然,也有掠奪成性的,而那也是人性的一部分,往往這類人很容易被套上狐狸的字眼,說起來,我覺得狐狸這種動物其實也挺無辜的。
 
西方人的那枚戒指代表的是誠實,誠實告訴自己也告訴別人,我是屬於某人的,至於會不會犯錯與這個誠實本身並不會互相牴觸,但起碼,他們誠實。
 
然而在台灣,當我們一群熟女在人群中看見對我們微笑的,充滿魅力的中年男子,他們的雙手給不出一點訊息讓我們判斷是不是該回應以笑容,或是採取任何行動,從一開始就不清不楚的關係,能夠有多麼美好的結局呢?
 
我不知道。
 
你,結婚了嗎?
 
你,有戴婚戒嗎?
 
你,是我可以回應以笑容的那個人嗎?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Apr 14 Sat 2007 11:00
  • CASIO

郭董說有錢買不到快樂,茱莉亞接著說,但是沒錢一定不快樂。
 
這句絕對是真理。
 
那天喝咖啡,蘇非手上帶著一隻新的手錶,既陽剛又帥氣,只是牌子不對,CASIO!!
 
茱莉亞瞥了一眼,我們知道一定又有什麼事情讓蘇非心情壞到極點,這個極點得用點錢來處理,蘇非愛收集手錶,過去都是名牌錶,現在經濟狀況差多了,竟然出現了CASIO,不過還是她的調性,錶帶不能隨便,錶面不能馬虎,左看右看非得就是蘇非型的手錶,雖然是CASIO。
 
每個人都有不同紓發情緒的方式,每個人的生命出口也不一樣,男人喝酒把妹看球賽,女人則往往簡單一點--購物。
 
隨著信用卡刷過的一瞬間或是拿出大把現金交給售貨員換回一張輕薄短小的發票時,好像就可以同時把心裡的不爽快一併付掉。
 
提著名牌包包,踩著名牌高跟鞋,瞠目結舌看著下個月來臨的帳單以及漸漸減少數字的存摺,好像也沒有想像中那麼爽快,除非妳是無憂無慮的貴婦,有花不完的錢或是有個心甘情願幫妳結清帳單的郭董之流做為妳的強大後盾,否則快樂往往只是一瞬間,卻有無窮盡的懊惱等著我們這群女人。
 
「不是說相中了一隻SEIKO的潛水錶嗎?我還以為那已經是妳的底限,怎麼出現了CASIO?」我問。
 
「不是說憂慮生活費,非得節省不可?」茱莉亞問。
 
蘇非聳聳肩,好像答跟不答都沒有太大的差別,我們又看了一眼還是維持蘇非調性的CASIO手錶,每個人都有很多生活上的難處,感情、家庭、事業、經濟,這中間又可以細分為親情、愛情、友情、原生家庭、姻親家庭、自己的事業、OL、SOHO、賺得不夠多、欠的太多…...。
 
其實,真的,答與不答又有多大的差別?
 
從兩三萬一隻的手錶降格成折扣後兩三千的手錶,代表的也不過就是現實的無奈,日子還是那麼迫人,無情的災難還是不斷降臨,今天不知明天事,隨著苦痛情緒的高漲,與其等待爆發,我們還是決定稱讚一下蘇非的新手錶,然後假裝若無其事地對她說下次別買了。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些天在pixnet上面看到另外一個部落格,我沒有注意這位部落客的年紀,但是她對於人性的良善以及對於愛情的美好讓我印象深刻,因此我在她的部落格上留言,我告訴她,可以相信愛情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只是這個社會太現實,往往總是會有心碎的一方。
 
今天她在我的「珍惜眼前人」上面留言,其實是非常溫馨的一段留言:有的時候就是忍不住,忍不住的發脾氣,忍不住的悲傷,但是親愛的你,請不要忍不住,因為我們短暫的動怒,對對方而言不是大大的受傷嗎?希望我們短暫的忍耐,能化成一連串的幸福。珍惜對方,這樣你也會幸福,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我想每個人的愛情都是不同的情況,也許我就是因為從不發脾氣,過度珍惜對方,珍惜過往的感情,才會有後來的結局,我這樣講並不是我偉大,而是因為我蠢。
 
        我想,可以遇到一個懂得珍惜、懂得感恩的伴侶,真是最大的幸福,因為,真的,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別人對自己好是應該的,而像我這樣不斷付出不求回報的也大有人在,只是最後都會傷透了心而已。
 
        記得有一天,在我們每週二固定的女人聚會裡跟茱莉亞還有蘇非也曾經聊到這件事情,不論男女為什麼總是會有這種情況發生呢?蘇非的前夫從婚後就不工作,持續了非常多年,家裡的經濟重擔全壓在蘇非身上,她之所以沒有跟前夫發脾氣,只是因為她說要做夫妻的話,有些話是不能說出口的,而且她也說不出口,她以為每個人都應該要有自知之明,要知道自己的責任,而這些是不需要人說的。然而,幾年之後蘇非終究還是忍受不了提出離婚,蘇非的情況也跟我一樣,分居了很多年才如願以償重獲自由,回頭想想,一個女人所謂最珍貴的青春歲月全都輸在一場不忍回顧的婚姻上。
 
        每當我們談到這樣的話題時,茱莉亞總是顯得沉默,我們知道她的難處,茱先生說起來是個專業人士,但是遭遇到一些挫折之後也在家裡休養生息了一段時間,我們總是為茱利亞擔心,茱莉亞是個工作狂女強人,越是如此我們越擔心,擔心她會步上我們的後塵。
 
        台灣人總是說勸和不勸離,但是在經過這麼多朋友也許理由不同但結局相同的事證之後,沒有人敢挑明勸離他們,卻總是憂慮有一天茱莉亞會撐不下去。
 
        而我們都知道,等到撐不下去才結束,那種層次的傷害是很難承受的。
 
而茱莉亞的難處是因為茱先生也曾經在茱莉亞的家人惹出許多事端時給予無聲而堅定的支持,這是不同於我跟蘇非的案例,但是我們依然憂慮。
 
        這個世界早就已經不是一定要男主外女主內的情勢了,但是不管遊戲規則再怎麼變,伴侶間的相互依靠卻是屬於應該永遠不變的磐石,然而當一方的壓力過大的時候,要怎麼再去維持磐石千古的穩定卻是誰都沒有把握的,好像隨意說了點什麼就會萬箭穿心。
 
        我的婚姻說起來是傻的,就如同蘇非,我認為男人是有強烈自尊心的,是不能說他們不夠負責任之類的話,於是我的前夫也是很多年都沒有工作,等到我說要離婚的那一刻,他責怪我應該早點提出要離婚,不然像他年紀已經大了,就難以找到工作。
 
        當時我聽見這段話只能用瞠目結舌來形容。
 
而且,相信我,像我跟蘇非這樣的例子,其實在我們的週遭比比皆是,只是大家都羞於承認,好像自己錯託良人。
 
        其實我想我也有很大的錯,在這段婚姻裡面,是我縱容了他的不負責任,而我的縱容是來自於我的包容,我的自以為是,以為從小沒有父親的我,是由母親養大我們,因此我養家也可以。
 
        但是這條路實在太辛苦,也太痛,因為覺得孤單,我不知道那是我們的家?還是我的家?更令人害怕的是,我的女兒會不會也認為男人不工作由女人養家是對的,我不願意讓我的女兒也這樣辛苦的過日子,而我們都不能也不允許自己否認,家庭教育對於孩子的性格養成是有絕對的關鍵性。
 
        我發現,我的自以為是更包含了感恩,因為來自父親曾是江洋大盜的家庭還有人願意疼惜我,所以我很感激這段感情,所以什麼都可以忍耐。當然,經過了很多年以後,我才了解當初也許對方並不是疼惜我,只是錯覺可以與我在一起,就如同婚後三個月他就曾經表態受不了我的家庭、我的家人跟我沉默壓抑的個性。
 
        有一天我告訴蘇非跟茱莉亞,其實說起來也許真是我的錯,如果當初我不要以為自己應該找個單純的男人做伴侶,讓他只是找個跟他一樣平凡而單純的對象做妻子,也許他會過的很幸福也很負責任。
  
        我想,一段婚姻的成敗的確是雙方都要負責任的。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天下午跟一個男性朋友在MSN上面聊天,
他說他還是想找個女友,
因為還是喜歡抱著女人睡覺比較舒服,
我說我睡慣單人床了。
 
後來下線之後我在想這件事情,
望著正對我的書桌的單人床,
計算著我睡單人床多少年了?
竟然是屬於有點遺忘的記憶。
 
也許是睡慣了單人床,
很不習慣床的另一邊有人,
似乎稍微一點動靜就會吵醒彼此,
那種壓力會讓我原本就很差的睡眠品質更糟。
 
但是若問我會不會想念被人擁抱著入睡的感覺,
我想答案應該是會吧;
然而如果問我會不會想要再找人來被擁抱著入睡,
我想答案應該是不太會吧。
 
單人床有個好處,
妳很清楚床的尺寸,
正好夠左右各翻個身,
再多一點僭越可能就會摔到床下,
其實,
也像我們的人際關係,
分寸,
一直都在那裡,
一個不留神就會掉到地板上。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關係好過爛關係

 

 還記得做下決定,跟前夫提出離婚要求的那晚,是我女兒剛過週歲生日不久。

 最近也有朋友在婚姻上遭遇到難關,把自己折騰的幾乎要得了恐慌症,她告訴我,她的母親說應該要為孩子忍耐,至少等到孩子大一點再說。

 是啊,總是應該要為某個人或某件事情忍耐,過一段時間再說,結果仍然避免不了分離的命運,不管是現實生活中的分離,還是精神上的離異,而究竟哪種比較可怕?

 在我們總是說著要為孩子忍耐的過程中,到底是我們自己缺乏解決的勇氣?還是我們慣性地把責任推給無辜的孩子?

 到底哪一種才是對小孩最好的?

 那天我告訴我的女友,我永遠都會支持她的決定,但最重要的是她必須要支持自己的決定!因為想要恢復單身的這條路是一條漫漫長路,不是每個人都有那麼好的運氣可以好聚好散。如我,歷經分居六年,最後仍然得要藉靠法律訴訟芳才得以解脫,而這條漫漫長路裡面,唯一支撐我的,並不是我的家人,而是我自己堅定的信念。

 在東方的社會裡,女性總是被迫背負起貞節牌坊,當妳開口說要離婚時,通常是得不到任何人的支持,尤其是來自家人的支持,大家總是會把貞節牌坊堆到妳身上,要妳為孩子想想,咬咬牙再忍一忍等等。

 於是,在離婚這條路上,第一個困難就是妳不知道要怎麼開口說要離婚,好不容易說出口了,妳所緊接著遇到的第二個困難,就是必須要獨自面對這個決定。

 於我,我之所以可以堅定地走上這條路,是因為我確信單親對我的寶貝女兒而言,遠好過表面上完整的雙親家庭,為什麼呢?因為我相信沒關係好過維持一段爛關係。

 其實,孩子的敏感度是很驚人的,在假裝維持的和平下,孩子對於兩人冰點般的關係早就了然於胸,兩人以孩子做理由而勉強維持的關係,其實對孩子造成更大的傷害,往往讓孩子誤以為自己才是家中關係不和諧的來源。

 妳有沒有想過這種可能性?

 也許是妳自己不敢面對自己內心的聲音,因而順從旁人的言語,把繼續委屈求全的原因推給了孩子?

 對我而言,想要離婚的念頭從未改變,儘管沒有家人的力挺,但是我知道這樣對孩子更好,於是我可以咬牙走過六年,六年,對於女性來說是珍貴的歲月,終於,在即將邁入不惑之前,我與女兒成為快樂的單親家庭。也許我們還有很多艱辛的路要走,但起碼我們現在是獨立自主的一對母女。

 孩子,往往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懂事,也更脆弱,在我們把自己無法做決定的事情,當成理由加諸在他們身上的時候,這是多麼不公平的一件事情啊?

 我想,沒關係絕對好過爛關係!

 2006.1.16蘋果日報人間事刊出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走向單親家庭其實是需要很大勇氣的,讓我們裹足不前的,往往不是自我審視的難度,而是必須獨力面對外人質疑的眼光,以及自己難以辯解或是懶得辯解的處境。

 因為中國人,總是說勸和不勸離。所以當妳決定了要離婚的那一刻起,就註定了自己可能是眾矢之的,如果妳為了自己的幸福堅持下去,更可能的下場是猶如麥田裡的稻草人一般,毫無反抗能力地站在那裡承受一切利箭般的指責。

 但妳的人生還是要走下去吧?

 因為自己的人生只有自己可以掌握吧?不會是在任何人的手中,既然是這樣,為何又要因為任何人的言論而被影響呢?

 從決定要離婚那一刻起,這條路面臨到的第一個難關就是要如何開口告訴對方,自己再也無法忍受眼前的生活?如果不能逃開喘口氣,可能就再也無法生存?

 經過許多的等待與掙扎,終於等到了開口的時機,當然,劇烈的風波也是可以預見的。誠如男人對女人開口要求離婚,作妻子的往往猶如五雷轟頂,相對的,如果是由女方開口,結果也是一樣的,往往男性更無法接受這種打擊,經常要鬧得玉石俱焚一般的下場。

 所以到底是女性比較看不開,還是男性呢?

 幾年前,欣聞立法院要通過分居條款,結果,又因為有立委提出意見而一直延宕至今,當年的理由是如果因為戶籍不設在一起,經過一定的時間就可以視同離婚成立,這樣的法律如果通過的話,那麼將會有很多台商順理成章地跟台灣的髮妻離婚而在內地包二奶。

 不禁要問,這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思考模式呢?

 是不是這條法令不通過,會偷吃的男人就變成不會偷吃了呢?如果不是的話,那麼意義到底何在呢?為了一紙法律上面的名義,事實上也不見得真的能夠保障被欺負的那方,那麼大家堅持的到底所謂何來?

 或者我們應該要問,如果枕邊人的身心都不在妳身邊了,到底留著對方的軀體有什麼意義呢?

 當然,有時候是因為一方還未死心,所以心有未甘而捨不得放手,但是這樣的拖延到底有何意義呢?有時候雙方的相處模式其實已經成為一灘死水,甚而比一灘死水更加嚴重,視而不見或一方獨力承受生活壓力又該是多麼椎心刺骨的傷痛呢?

 我們的法律到底是保護了我們?還是讓我們陷於更痛苦的深淵?

 為什麼不能給勇敢追求幸福的人更多的掌聲跟鼓勵呢?!

 

2006.1.18 蘋果日報論壇刊出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茱莉亞終於又回到文明世界,大家立刻又喜孜孜地即時通起來,其實說起來昨天中午還一起在敦南星巴克三明治午餐,昨夜裡也在線上聊了一會兒,今天過午之後終於看到她的名字又彈出即時通清單,我們那股熱勁不了解的人約莫會以為我們是情侶。

        在這個爭取女男平等的文明世界裡,其實男女還是有非常大的不同,像是工作的態度或是對於感情的處理方式,甚至對於所謂的人生或是責任。

        心情不好的時候,男人多半悶著頂多找好友喝喝酒,但還是悶著,因為很難開口傾訴困境,尤其是面對感情的事情,喝完酒之後,心事依然是心事。女人往往會找人講出來,不管是對工作的抱怨或是感情的不順遂,更多的是連感情的幸福也一併希望與好友分享。

        但是不按這種規則行走的女人也多所存在,天性沉默壓抑的,即便是滿腔苦水也無法開口,並不是她不願意,就只是很單純地做不到,因為不知道怎麼告訴別人她痛苦、她難過,好像說了就不夠堅強,或是說了就會讓人家以為她脆弱,我們的朋友蘇非就是這種人。

        蘇非的感情世界一直都不順遂,或許也是受到單親家庭的影響,我們總是對愛情這樣東西望之卻步,又或者該說是不敢讓自己相信。

        蘇非曾經結過一次婚,幾年後畢竟與丈夫的個性觀念出生背景有太大的落差終於提出分居,蘇非的丈夫硬是拖著許多年之後才經由法院判決離婚,其實現在的離婚條件已經比過去寬鬆很多,過去所謂的「遺棄」遠比不上如今的「個性不合」這般容易成立。

        蘇非終於脫離了婚姻的苦海,可是依然對於愛情充滿無力感,是因為她不幸福的雙親家庭,也是因為她一直苦熬著痛苦婚姻的夢魘,就算有男朋友,個性深沉壓抑的她並不容易成就一段快樂的緣分。

       而快樂,應該是一段幸福感情中不可或缺的元素吧?!

        我們都是從小缺乏父愛的女人,有些人喜歡給我們冠上伊底帕斯情結或是伊拉克特拉情結糾纏不清的心理狀態,但是無可否認的,像是蘇非或是我自己,我們的確都偏愛較我們年長許多的男人,或是真的是補償心理,從小缺乏被照顧的,長大後總希望可以擁有,但世事哪能盡如人意?不論是不是年紀的差距,有時候偏是較我們年長的,行為處事卻幼稚非常的也大有人在。

        有時候看著馬路上十指交握的情人,我在想,到了我這種年齡了,適合我年紀的對象通常不是別人的丈夫就是同志,都是跟我們無緣的人,更糟的是就像茱莉亞說的,除了別人的丈夫跟完美主義的同志之外,經常遇到的都是怪咖,避之猶有不及。

         為什麼男人過了四十之後越陳越香越燙手,女人過了四十之後也是越燙手,卻是屬於燙手山芋的那一種呢? 

        這個世界都不再重視女人的內涵跟品質了嗎?難到真是男女大不同?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義大利有一種愛神娃娃名為Triangel,相傳在公元前二世紀的古羅馬,有一對情侶,男孩被一個青蛙魔女施以魔法勾引離開了她,她鎮日於窗前傷心落淚,最後感動了天神送來這個Triangel給女孩放在床前,青蛙魔女因此露出原形,男孩又回到女孩的身邊,自此義大利的女孩很喜歡把這個頭上有著三個角並且掛著鈴鐺的小娃娃擺在房間裡面,讓愛神守護著自己。
 
這是一個可愛又溫馨的傳說,彷彿男女之間的愛情可以藉由一個單純的娃娃來維持甜蜜的結局,然而這個故事其實還有前半段,據聞愛神維納斯的兒子邱比手執兩支箭,金箭撮合有緣人,銀箭則專門破壞緣分,邱比特同時也是出了名的調皮,為了預防他搗亂,愛神娃娃的任務就是預防邱比特胡亂使用銀箭。
 
但是愛情真的可以因為一個頭上頂著三角帽子的娃娃就得到幸福嗎?
 
在二十一世紀的社會裡面,我們看見更多只要麵包不要
愛情的選擇,是Triangel沒有發揮效力?還是這個社會太迫人?我們在這個人情冷漠的世代裡面追求的到底是自己想要的還是自己需要的?
 
愛情與麵包的決勝依據是什麼呢?年方二十的俏佳人充滿勇氣地選擇大無畏的愛情,把Triangel擺放在床頭每晚膜拜祈求;而像我們這種幾近不惑的徐娘卻不得不考量現實生活的壓力,任由那可愛的Triangel變成是我們連承認想買都缺乏勇氣的超級玩偶,心中空有渴望的熱情卻故步自封。
 
這個世界何時規定愛情只能屬於年輕的心靈呢?
 
那天我跟好友蘇非在一間位於仁愛路巷弄內的小居酒屋裡面提到她的愛情,我說我也想要一個Triangel,她訝異地看著我,以為我有再婚的勇氣,而她則是對婚姻早就失去信心。
 
「我只是感動於那個傳說,並且羨慕有這麼多人依然堅信自己可以擁有真正的幸福。」我說。
 

「每個人都會有屬於自己的幸福。」蘇非這樣告訴我,她的雙眸之中卻有滄桑歷經的苦澀。
 
「只有妳不會有。」我殘忍地幫她接下去。
 
蘇非端起桌上的小酒杯一口飲盡溫熱的清酒,「我還是比較喜歡冰的清酒。」
 
我問她為甚麼不點冰過的清酒,這是每次我都會問她的問題,而她總是淺笑著回答我,「沒關係,跟妳們喝一樣的就好了。」
 
可是愛情的態度是不能也跟別人一樣的,因為甲乙雙方的差距也許是無法跨越的,而這往往是在戀愛初期所無法發現或以為一切可以因為努力而改變。
 
「越老就越容易早點判斷出同異差距了。」蘇非給我斟了杯半滿的清酒說道。
 
「知道又如何呢?」同行的阿瑟突然插嘴說道,「我們已經老了,已經就要老到幾乎要失去選擇的能力跟優勢了。」
 
我跟蘇非一時接不上口,三個女人默默地喝下各自那杯應該帶著甜味,滑過心頭卻顯苦澀的暖酒。
 
同樣不惑的年紀,男人顯得性感智慧,女人卻被擠壓到被挑選的邊緣,是誰說愛情的選擇權只在成熟男人跟年輕女孩身上呢?
 
我看著網頁上的粉紅色Triangel,我也想要屬於自己的Triangel,或許我不再相信自己也可以擁有感動的愛情,但是我願意相信那個公元前兩世紀的傳說,因為人活著就有希望,誰知道呢?也許,愛情就在下個轉角處等著相信的人。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