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會談室」開始預約,請參閱預約說明

 

書寫療癒課程開始招生,請參閱課程說明

 

官方粉絲團開張囉,歡迎光臨書寫。療癒。施又熙

 

個人專欄:<<網氏女窩>>邊境、真相專欄

  

相關愛情會談室、書寫療癒課程報名、邀稿、演講、座談請來信:writer.shih@gmail.com;ufteresa@ms10.hinet.net

 

本部落格的所有圖文,恕不同意任何形式重製、改製或轉貼,如需連結或引用,請註明出處,並且連結回本部落格,謝謝!

 

 

目前分類:已出版創作品--風與南十字星的對話(後現代文化出版) (2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風:

好久好久沒有對話了,我生女,你結婚,我們前後都邁進了人生的另外一個階段,我想,都有頗多的感觸吧?

Mayna好嗎?而你,又好嗎?

前日下午,飛來我辦公室探望我與丸,看著他略略發胖的身材與精疲力盡的困頓眼神,我也問他,他好嗎?他說他很好。

希望我身邊的朋友都好好的。

最近,我沉靜了許多,也許丸感覺到了,我感謝她的沒有講明。

長時間的偽裝快樂其實是很累人的,我不知道是自己看開了,還是我終於發現不快樂時就沉靜點,可能是比較好的選擇?

BOLERO幾乎是我最喜歡的曲子,這單一而反覆長達十四分鐘半的曲子,可以讓我中得到了鬆懈。近來,我總是在上班時間戴著CD隨身聽,並試圖將音量開到我所能接受的極限,隨著漸行漸大,並且越形繁複的曲子,我的心門也為波動的情緒緩緩地拉上簾子。最近我在一本講述戒酒自傳的暢銷書上讀到一句話,『她退到心靈的一角,並且將門簾拉上。』我想,我很了解那種滋味。

在長達幾個鐘頭的上班時間哩,我反覆地聽著BOLERO,我訝異著我沒感到厭倦,卻是渴望地,一遍又一遍地聽著,方知,我已經被自己的情緒逼到毫無發洩餘地以及無法轉圜的角落了。有時候,我放到極大的音量,大到丸叫我接電話我都沒有聽到,我不敢想,她是如何去看待我這個坐在後方的同事。

風,好好地跟Mayna生活著,有空,大家再出來聊聊吧。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

許多人對婚姻充滿了憧憬,
有人則充滿了疑惑與恐懼。

許多人在結婚之後感覺到很失望,
而且是很快就感到失望,
其實這是每對新婚夫妻都可能會遇到的瓶頸。

婚後的第一年是最辛苦的,
不管婚前多麼的相愛,
婚後卻覺得完全走了樣。
其實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因為婚前兩個人儘管相愛,
還是各自住不同的地方,
名分上還是各自獨立的個體,
可是一旦結了婚就不一樣了,
從此也成為一體了,
打從心底就是會認為對方應該要怎樣怎樣...
爭議也由此而起。

但,真的是這樣嗎?
婚前可以體貼地為對方著想,
婚後卻認為對方應該要為自己做些什麼。

其實,
哪有什麼是應該的呢?
你對她好,
她不見得就一定要對你好,
她對你也好,
是她懂得回報與體貼。

我從不相信兩個人之間有什麼是絕對應該的,
可是我們卻常常聽到周圍的朋友在說,
他(她)本來就應該要怎樣怎樣,
但,真的是這樣嗎?

婚後的溝通是很重要的,
我想,
什麼事情都是可以坐下來談的吧。
刻薄尖銳的言論無助於夫妻間的感情,
隱含他意的諷刺也一樣,
不過只是利刃與鈍刀的差別而已,
一個是刀過見血卻不覺痛,
另外一個卻是痛徹心扉。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風:

我發現要把自己袒露在別人面前,
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
隱藏自己的面目,
偽裝所有的情緒,
做一個沉默的旁觀者,
可能還是比較容易的選擇。

有時候,
是不是堅強,
全由環境使然,
其實是一點也不由人的。

我們被歲月、被歷練自然地推向一個不得不選擇的定點,
有時候是完全不容回頭,
沒有轉圜的不歸路,
只能一步一步地走著,
可是別人卻以為我們堅強獨立異常。
事實上呢?
也許只有再把房門關起來,
夜闌人靜,午夜夢迴時,
才會知道自己有多脆弱,
有多麼地不堪一擊。

有時候,
嚎啕大哭沒有什麼不好,
靜靜地流淚也可以,
只是發洩而已,
男女皆然。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

婚期將屆,我知道你異常忙碌,不用撥冗回覆,基本上,這個小專欄對我而言,抒發情緒的意義較大,有些原本應當收藏在心底深處的,也可以在這裡侃侃而談,彷彿你我的私人信件。

當自信即將被消磨殆盡的當口,我們應該如何自處?如何去力挽狂瀾呢?總是不能任由自己,就這樣一路沉溺軟弱下去吧?

前一陣子,我與飛和丸談過一個問題,他們或許皆認為我瘋了,或許吧,其實也不過是希望給自己找到一個出口罷了。我告訴他們,我想我自己還不夠堅強,而我相信一定會有一種方式,可以讓自己堅強非常,不再為情緒所左右。

我只想要堅強到可以沒有情緒地迎接每一次的衝擊,這樣真的很難嗎?我只希望可以做到無動於衷,這樣的目標應該是可以達成的,遇到問題就去解決,解決不了就作罷,解決了,也沒有特別的喜悅,只是希望如此而已。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

人的一生,有著太多的無可奈何與不由自主。

我說,坐著車子,經常都想著,希望車子可以就這樣一直下去,永遠都不要到終點。

你說,開著車子,經常都想著,漸漸加速,然後突然消失,完全消失。

唉。

有時候,我們極度愉悅,
有時候,卻荒涼極端。

其實,人生路上有著太多的掙扎,
要不要上學?
要不要上班?
要不要愛這個人?
要不要分手?
要不要結婚?
要不要生孩子?
要不要搬家?
要不要換工作?

曾經,我問自己的是,
怎樣才可以不要見到明天的太陽?
如果下一秒我可以不要呼吸,多好?
可是你依然每天行屍走肉的上班,生活。
而我,仍然看到每天的太陽,依舊呼吸著每個下一口的空氣。

這就是人生吧,
不管你夠不夠堅強,
依然度過每個關頭,
差異只在於,
如何度過罷了,
結局無論如何卻是一樣的。

happier.....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君:

說真的,有句歌詞說得好:女人都需要被保護。沒有一個人是堅強的...在每個人的心裡都渴望被關心與被愛。

基本上,人生是苦....我們必須賺錢,時常運動,天天洗澡,不斷與他人、自己相處溝通。出門塞車,莫名奇妙生個病,難看的電視,一堆人的風景區。

我們擔心東憂心西,還有那些不知名的恐懼...但是,我們還是沒辦法準確預測下一分鐘的心情,下一分鐘會發生什麼事....不管我們如何,我們所知的....就是我們的形體軀殼最後終將毀滅。

想要真正內心平靜與快樂,可能只有禪修悟道方能進一步的體認。不往外求,往自己內心走去---那被重重關鎖住的最單純的心。可能妳也曾有過這方面的經驗吧....

君,謝謝妳的信,給我一些不同的感受與想法。

要快樂哦!!!!!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

愛戀是容易的,
婚姻是艱辛的,
不是怕自己得到的不夠,
而是怕自己付出的不夠。
但,
到底怎樣才是夠了?
是不是永遠都沒有足夠的一天呢?
我是個習慣於說謊的人,
我習慣說一些讓別人放心的話,
但是再多的謊話也欺騙不了自己。

我的獨立個性自小養成。
在我家人的眼中,
我不需要讓他們擔心,
面對他們,
我永遠都是笑臉。

原來,
年少時決定的路,
這一輩子竟然都沒有回頭的機會了。

我經常在想,
何時我可以得到內心真正的平靜與快樂?

我想,
那必定是我終於說服自己相信,
全世界我唯一可以信賴的人,
就是我自己的時候吧?

我必須讓自己更加獨立堅強,
讓自己不需要一個依靠的肩膀,
跌倒了,
自己爬起來。
流淚,
也不過是自己擦乾罷了。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風:

延續著幾夜的失眠狀態,昨夜在度在夢魘中驚醒,就此瞪視著牆壁,再也無法入睡。

來回北高的生活,似乎也已經慣了,難過的不再只是覺得自己在家人心中,彷彿永遠只是個次要的角色,難過的是自己在努力突破心結上所出現的瓶頸。

在我的生活哩,總習慣先去替別人憂慮,先替別人想一下,於是,連在自己的心目中,我都不是將自己放再第一順位,那又能要求最親近的人把我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嗎?

每個人都想要轟轟烈烈的愛情嗎?

其實更多的人所怕的,是萬一那熾熱的愛情一旦冷卻下來之後,找得到自處的模式嗎?在我的身邊,有著許多渴望愛,卻又不敢去擁抱愛的邊緣人。

其實,世事萬物哪有定論與絕對的呢?今天的朋友,明天的敵人,不也是經常可見的嗎?

近來,經常想要一個人到九份或集集去走走,只要能夠稍微跳脫現狀就好,有沒有人陪我,好像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上次,你說近況一團混亂,現在如何呢?撫平多愁的思緒,按著腦海裡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去走吧!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

每每在思索前途未來時,總是教人非常的心慌不安。

於我,一切其實應該是可以非常簡單而輕鬆的,我只想要有很平靜的生活,可以有許多時間來閱讀、來思考。

可是,如此簡單的要求,事實上是很困難的。

環顧我的週遭與生活,我明白我有許多的牽絆與負擔,我有許多人需要付出心力去關照,我並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而已。

每當我意識到,我現今的環境沒有辦法提供給家人優渥無慮的生活品質,我就覺得很沮喪。

最起碼也該給家人衣食無憂的生活吧?!

這兩天,氣溫整個地降下來,連從開飲機的溫水口出來的水,也是涼的了。辦公室有個透氣的陽台,悶時,站在陽台襲襲冷風,再悶,就穿上大衣,到路上走走。

人的可笑的不得已之處,出現在我外出想冷靜一下時,仍不得不攜帶著令自己心煩的行動電話,這麼可笑的諷刺,只不過是為了防止公司裡有突發狀況需要聯絡罷了,然而這也清楚地顯示出人的生活圈子裡面,常有許多的無奈與放不開。

未來誠然都是不可知的,可是我們卻必須要深切地了解到,自己所踏出的每一個腳步到底意義何在?!

希望氣溫可以一直這樣低低冷冷的,雖然這樣冷而潮濕的氣候,對我的脊椎炎來說是一大刺激,但我真的酷愛穿著厚重外套的感覺,彷彿多了一到溫暖的外牆,捍衛著我瀕臨凋落的心。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君:

昨晚我十二點多就下線了
但到三點多才睡
幾乎在每一個夜裡
我總是身體充滿了疲倦
但頭腦卻異常清醒
等到連腦子也累了
攤在床上馬上睡著
能如小孩般安心平穩入眠的人
真是一種幸福

近年來
已不追尋人生自我的答案
在往而立之年趕去的路上
反覆推敲一個較永久的存在
什麼是伴我人生起伏而依然不變
什麼人伴我一世而愛我無怨無悔
在時空之流茫茫人海中
或許我已有答案
自我和人生的意義與存在
或將不是重點
如同沒有你們
Posken這個id根本毫無意義

很害怕婚姻
不僅是因為恐懼在婚姻中將失去許多的自由
更擔心不能予對方美好的幸福和歡笑
就這樣依循著
繼續趕路 也繼續遺忘和逃避

走在鬧區的人群裡
似乎每個人都如此孤單的存在
每個人擦身而過
每顆心更深的疏離

有句話說
笑不代表快樂  哭不代表難過
我只是想換個表情

嗯!!我能說:別想太多!!
記得多換個好看的表情

take care......妳我無恙......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

昨夜你們何時入睡呢?
昨夜下線之後
依然因為疼痛而躺在床上直至兩點才入睡
雖也想過再上線看你們閒閒打屁
反正也是無法入睡
不過依然打消了念頭

聽著丈夫平穩的呼吸聲
羨慕起他的幸福
如果一個人可以永遠單純也是好的
不曉得這樣慘澹灰敗的心情
要到何時才能掙脫?

我跟文說
人生歲月漫漫
六十年不長  一日不短
到底什麼才能長久停駐在我們心中呢?

有時候我獨自去咖啡店喝咖啡
有時候我去到台北
獨自在街頭閒盪
去到最熱鬧的地方
找一家小店坐下來喝咖啡
透著窗子往外看
每個熱鬧的場景下面
包藏著多少落寞的片刻呢?

希望我的丈夫可以永遠都這麼快樂
希望你們也是.......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

前些日子的某晚,心情低落沮喪異常,人就是這樣,在諸事繁忙又不順遂的情況下,就會自我哀怨起來了,明知道這是愚昧且沒有任何正面成效的,但,心情就是這樣無法自拔地陷溺下去,怎麼拉都拉不住。隨著『超級大國民』那哀淒悲切的音樂,眼淚也就無法控制地撲簌而下。

到底,這樣孤立無援,徬徨無依的日子,還要,還要繼續多久呢?!

重複聽著以大提琴拉奏而出的『望你早歸』,這樣的問題反覆地出現在腦海中。誠如你在前次對話中所言,擬與我相反,你有著美好的童年,因此在你成長後面臨到挫折時,經常無法去面對。

然而,風,在我成長這二十多年來,以不順遂與不快樂的時刻居絕大多數,可是支持我一路抬頭挺胸走來的,僅僅是一簡單的信念---『未來必然會比現在更好』。

但是近兩年來每況愈下的處境與心情,讓我再也不敢對未來懷抱著美好的希望,如今在我腦海裡面盤旋的,也不過只是獨立堅強與生存的問題而已。

那麼幸福,到底是什麼呢?而快樂,又該作何解呢?

曾告訴過你,我的個性自小養成,年少時後的決定,此刻竟彷彿再沒有轉圜的餘地。這引我想起八,九年前,頭次閱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時的感動與衝擊。當年我們輕易做下許多人生的抉擇時,又豈能料到日後竟轉變成難以負荷的沉重壓力呢?!

但,這就是人生吧?!不斷地做決定,不斷地犯錯,不斷地記取教訓,如此週而復始地前進著....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風:

這些天我也是很忙,忙著坐飛機,忙著調適自己的心情,總希望自己可以更加成熟點來處理所有的事情。

前陣子對於自己的辦公室業務,覺得異常地沮喪,過度的自我要求讓我陷入了無法自拔的壓力之中。一趟生意的會談,同時也是拜訪舊日老同事,我搭乘公車轉淡水捷運去到美麗的淡水鎮。那天與老同事的一場對話讓我有了舒坦的路徑。

其實,我們都很容易會遺忘一些曾經重要的經驗,而讓自己陷入那種自怨自艾的困境裡面。

舊日同事如今已身為家樂福的店長了,面對家樂福戲謔五十年不變的政策,以及接連不斷的麻煩事,那天他笑著說了一句話:「反正家樂福請我來,就是要來幫他們解決問題的嘛,如果家樂福沒有任何問題的話,那就不用請我了。」

其實這句話是我們以前大家在家樂福工作時,經常拿來互相勉勵,鼓舞大家繼續向前衝刺的動力,可是隨著早已離開家樂福多年,這句勉勵的話也被遺棄在心房的某個角落了。這次淡水之行提醒了我早已忘懷的事情,也讓我心情為之一振,是啊,雖然我奉命前來台北負責這家新公司,也沒有多少的援助,不過轉念一想,我之所以來,不就是來替他們解決問題的嗎?這樣一想,覺得好多了。

風,我想,人都很容易把自己的哀愁擴大,彷彿自己是世界上那個最可憐的人,而人在這樣自我哀怨到極點的時候,就會失去了體貼別人的能力,會把別人也身受的痛苦或是感受全都抹滅了,彷彿沒有人比自己更可憐,真的,我發現人常常把自己陷於這樣的窘境之中,希望你我可以跳脫這一切可笑語荒唐的世界陷阱。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君:

最近我有點忙。

生活不甘讓我們寂寞,總有許多擾人的、些許驚奇的人事物莫名的出沒,干擾我們的喜悲,讓我們不知所以第窮於應付,盲於投入。

和妳相反,我有一個相當美好的童年,我能鮮明地回想起小時的點點滴滴,也因此讓我在成長過程中,對於某些失意,甚難平復,對於某些挫敗,幾無招架之力。

和妳相似,關於塵封的過往,妳潛意識地拒絕記憶,我也本能地不去想起,逝去的時光永不回頭,也不需回頭,重來一次,是否會更好?是沒有人能答覆的問題,畢竟有許多事情不是我們所能掌控的,那就讓它這樣吧,不必辛苦地再來一遭,再去回想了。

人活在當下,也同時活在現在、過去、未來之中,活在自己或別人的期待裡,現在的自己將往未來的自己慢慢移動,而關於那些過於美好或駭人的過去,就留待某個午夜夢迴讓它自己去翻騰吧。

記得,在去年的某一天下午,和一個朋友,在東區的小火鍋店哩,遇見妳父親。

店裡安靜異常,只有我們三人,讓我印象深刻,而誰又會料到,一年後的深夜,我和飛及他的女兒會相逢在小漁港邊的咖啡廳。

那夜,飛對我說:因為君是個值得認識的女人,我才帶她來找你。

我說:對對對對對.....:)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風:

我過了幾天非常忙碌的離島行。

在離島間來去奔波的過程中,我拖著疲憊的身心,跟著父親去探訪他的歷史。人的際遇,我想是很微妙的吧?!他的當年與今日,有誰想得到這種轉變呢?!

隨行專訪的人追問我的心情,而風,你知道當時我帶著墨鏡,遙望著炙熱陽光的時候,心裡在想什麼嗎?

我想起了上個星期我告訴你的一句話-----我有病!

原來我並不是特別的樂觀或堅強,原來我只是在潛意識裡面,拒絕去記憶年幼時曾經深深傷害過我的事情。原來只是這樣的簡單,原來我並不是真的那樣堅強,發現這點,讓我竟然有點鬆了口氣。

因為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對於年代的記憶,我總是那麼低能,為什麼我的過去竟然會有一大片的空白....

我想,能夠認識一個了解我在說什麼的朋友,真的是很幸運的。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風:

我一直就都知道男人是不能絕對依賴的,只能夠偶爾地依靠一下,我想這是一個現實而殘酷的認知吧。

漸漸地,我已然感覺到自己所謂愛人的能力與美好的特質,都將要消磨殆盡了。

我也希望偶爾能有個強而有力的肩膀來依偎。

但是我也深刻地了解到,如果我可以不要依賴任何人的話,豈不是能夠讓失望的程度減到最低?如同我在一封信中告訴你的,當我真正地體認到,在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就是我自己的時候,也許就是我真正感到快樂的時候吧?!我想到那個時候,我已經不會再有那些等待與絕望的失落感了。

我知道這樣的言論是過度的悲觀,但是換個角度想,這不也是位自己尋求生存的另一條路嗎?

現在這個社會,已經沒有多少人去想生存的問題了,每個人都只是在想要如何過更好的生活吧?然而,那種想法依然存在我心中---

『生活是容易的,可現實卻是迫人的...』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君:

我想,男人可以偶爾依靠,但絕不可依賴。相當的依賴,深深的上癮,隱藏的危機,失真的自我是相當不智且難以平衡的。

之於妳,也許情況剛好相反,擁有許多愛人的能力與美好的特質,但堅強的人,誰說沒有柔弱且需要被疼愛的一面呢?

之於我,真的不需要溫暖的懷抱了。

愛已太多。

年少時,常覺週遭的人都不了解自我,而心生抱怨,後來驚覺自己根本沒有打開自己的心,別人如何能解?年紀漸長後倒覺得自己不去了解別人就很不應該了,別人沒義務也沒辦法瞭解這個既單純又矛盾邪惡複雜的我。

深覺自己才是大恨大愛的所在。

改變觀念,換個角度,或許很多時候就能夠輕鬆快樂、悠遊自在了。套一句心理學的話:改變自己遠比改變這世界容易得多。

然而有時候真的很難,人不執著就可超凡入聖了吧。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風:

人,總是會有各種不同的面目吧?!

像你在站上的活躍與面面相對時不成比例的沉默;像我在站上的嚴肅與相會時聒噪的駭人作風?

我們會在不同的場合選用不同的面貌示人,而有時,這種轉換是不由自主的,像下意識地換上了另一張面具。

近來這幾個月,我的生活整個被顛覆了一遍,我經常坐在小套房裡面,開著音響,望著電腦螢幕陷入難以自拔的沉思渦流之中。常常自問著,我隻身來到台北,允許自己的生活步調完全被打亂,這一切真的值得嗎?!

我們都經常想著,渴望著可以逃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異鄉去,可是我們依然在無奈的現實生活中遊遊盪盪,找不到可以倚靠的那一根支柱。女人總是說需要一個強而有力的臂膀來依靠,但是我相信男人也同樣需要一個溫暖的懷抱來撫慰所有的痛楚,不是嗎?

你每天拖著疲憊的身心上班、下班、上網、失眠....相交至此,不過希望你一切順遂快樂而已.....

而什麼時候,我們可以拋掉一切,只做我們真心想做的事呢?!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君:

怎說呢...昨晚,一夜又無眠,跑去桃園何朋友一起閒聊。今早,請了個假,在家睡覺....

感覺,其實沒什麼感覺,一切很簡單,沒什麼歡愉,沒什麼悲傷,日子它會自己過,而我們只要陷入其中即可...讓不安定的心自然變化,讓種種情緒轉化成一種冷漠...

嗯,有點荒涼...

前陣子,和一個朋友聊天,聊到一半,她突然說:好想好想逃到好遠好遠的地方去!聽了讓我心裡驚愕一陣,原來她心裡的壓力如此之大,而平常我卻毫無所覺。誠如妳所言:生活是簡單的,但現實卻是迫人的...

沙特說:每一樣存在的東西,都是無緣無故出生的,由於懦弱而自行延續,隨著偶然而趨於死亡...

這句話似乎坦白得過分殘酷,期待或許哪天可以堅強到自己來定義...

在生命長河的起起伏伏哩,任意飄蕩吧......

而必須感謝的是,我們的船曾停泊在同一港口,也曾共同擁有過一片美好星光.....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晚我在站上轉貼文章到別站的時候,風問我想不想來個專欄,就叫它做「君與風的對話」,我們想這會是個稍稍嚴肅的小專欄。

或許是因為年紀的關係吧,我與風的對話經常是嚴肅而深刻的,而對於風的提議我也欣然同意了,覺得這應當是件有趣的嘗試,只是風不能在這個小專欄中灌水了。

風要我想個感性一點或是性感一點的專欄名稱,然而我一向是不善於取標題名稱的,想了想就先定名為:風與南十字星的對話。

風說第一篇要由我開始,其實,我並沒想到要POST怎樣的文章,只是來到聊天版,一旦進入發表文章的區域之後,就會情不自禁地有著許多的感慨。

我與風都已經快要三十歲了,在往而立之年趕去的路上,我們經常有著許多的無奈與感觸,有著許多想做與不能做的事,想忘卻難以忘記的痛楚。我們總是經常扮演著安慰別人的角色,卻必須要自己躲在角落裡舔舐各自的傷口,冀望藉著時間的流逝而讓傷口慢慢復原。

但是傷痕也會隨著時間的過去而消失嗎?

人的成長是經由不斷的刺激與蛻變,於我,我期望在而立之年來臨的時候,我會比現在快樂,希望面對不惑之年的時候,我也會比現在更加地豁達。

有時候,人的要求其實是很簡單的,只是要做到卻是艱困的。


註:對話作者來自師大白色情迷站(bbs.ice.ntnu.edu.tw),文中所出現之名如飛、文、丸、雷及小虎子等皆為作者在站上之友人,白情站上習慣取一單字名以便於互相稱呼。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