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會談室」開始預約,請參閱預約說明

 

書寫療癒課程開始招生,請參閱課程說明

 

官方粉絲團開張囉,歡迎光臨書寫。療癒。施又熙

 

個人專欄:<<網氏女窩>>邊境、真相專欄

  

相關愛情會談室、書寫療癒課程報名、邀稿、演講、座談請來信:writer.shih@gmail.com;ufteresa@ms10.hinet.net

 

本部落格的所有圖文,恕不同意任何形式重製、改製或轉貼,如需連結或引用,請註明出處,並且連結回本部落格,謝謝!

 

 

目前分類:解構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腦筋  

 

好像是在看<<蟻人>>的時候看到的預告片--<<腦筋急轉彎>>,然後就一直等待著上映的日期。

近年來有許多動畫片與其說是給小孩看的,其實更像是給成人看的,讓我們僵化的內心有一點重新思考的機會與角度,<<北極特快車>>是如此,<<腦筋急轉彎>>亦然。

這部動畫片清楚告訴我們的是,只有年幼孩子的世界才會出現只能開心不能摻雜其他情緒的想法,一旦摻雜了就不能稱為開心或是一件「好事」。所以我們曾經是如此努力地想要開心就好,不能哭,不能生氣,不能表現出害怕,因為我們只能開心,父母才會愛我們。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月的第一天,也許正好適合來做一次自我揭露。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May 17 Sat 2008 12:35
  • 療癒

X晚上跟我講了一些讓她心煩且傷心的事情,在MSN上。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本文發表於本日蘋果日報論壇--小男人與大女人--2008.5.9

         L上週告訴我,她終於要離職了!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多痛才算痛?
 
今天下午女兒去畫圖,我在星巴克寫稿子等她,寫我母親跟施先生的故事,與其說是「寫」,「整理」可能更為恰當一點。
 
今天,雨下了一下午,我喜歡星巴克面對窗外的位置,可以看見街景,可以看見人群無聲來去,可以看見雨忽大忽小地落著。
 
時間到了,拎著我的筆記電腦,打著傘去巷弄裏面拿車,走在到處都是小水坑的街道上,突然,我想起一個問題,多痛,才算痛?
 
過去,我是一個從來不叫痛的人,我以為咬牙忍住就算是堅強,就算是勇敢地面對我的人生。
 
帥哥醫師卻跟我說,痛的時候就要叫痛,不然別人就會以為妳不痛,會一直打妳,直到妳叫痛為止,或者是以為妳不痛,而永無止境地一直打下去。
 
多痛,才算痛?
 
以前我的朋友都說我的抗壓性很高,常常喜歡拿我去跟一些容易挫折的朋友相比,常常我會聽到誰引用我的名字跟他的朋友說,「你這算什麼壓力啊?如果換成你是施珮君,不就早去死了?」每次他們這樣轉述給我聽的時候,我從沒有因為自己變成「標竿」而喜悅過。
 
抗壓性多高,才算高?這是個相似度很高的問題。
 
我覺得抗壓能力沒有對錯的問題,也沒有標準的問題,一個人可以承受的壓力都沒有對錯的問題,到了那個臨界點就是到了,就是該哭、就是該發洩、就是該叫痛,只要不是以刻意傷害對方或自己的方式呈現。
 
所以我認為,沒有誰抗壓性高,誰抗壓性低的問題。
 
除了壓抑性的人之外,每個人都在不知不覺中,用自己的方式在洩壓,也有很多人並不自覺自己在許多過程中是用傷害別人的方式來洩壓,並且自鳴得意地認為自己抗壓性超高。
 
這樣的人有錯嗎?
 
我想也許沒有,只是他的基因在他遇到壓力臨界點時激發了反應,一次這樣、兩次這樣、三次也這樣,那條大腦的迴路就這樣形成了,這樣的人習慣用如此的方式洩壓,因為那個滿佈草叢的地方已經被走出一條路來了。
 
那麼被當作洩壓的對象呢?
 
如果一次承受了、兩次也不反擊、第三次大概也就會變成習慣,或者是有一天終於發現自己承受不住而爆發,終極爆發傷害到的除了自己,會不會也有輻射反應連鎖產生?
 
所以,到底要多痛才算痛呢?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重新回顧1999年出版的這本網路文學,
每天一點點的連載,
在回顧到
「風與南十字星的對話--06」時,
我的心裡有無限的感觸。

雖是1999年出版的,
但是事情發生的時機約莫是1997-1998年間,
距今已經是將近十年前的事情了,
當時陪著施先生去回顧他的歷史,
當時隨行的媒體記者跟我都有相同的感觸,
誰能想到他曾經是江洋大盜,
而當時卻又成為台灣的民族英雄之一呢?

十年後的今天,
施先生與我之間又經歷種種親情變化,
過去選舉或被媒體採訪時,
他總愛說我與大姐雪蕙是他這輩子虧欠最多的人,
如今他有了新家庭,
我與大姐不由自主被歸類為他這輩子最大的負累,
其實是很荒謬的。

不過對於政治圈子裡面的人來說,
更加荒謬的或許是他的晚節不保吧,
曾經一度為了革命為了台灣獨立的理想而坐牢二十五年半的施先生,
在2006年的秋天開始了新的革命理想--倒扁,
污衊了他的救命恩人--高俊明牧師,
還有一班不願參與倒扁活動的昔日同志,
甚至打壓我母親跟我,
也拋棄了重病的雪蕙,
甚至說出陳水扁政府比不上蔣介石政府云云,
後來我想,
是吧,
他坐牢期間當然不知道我們身為家屬在這個社會上是如何被國民黨政府壓制,
我是如何到每一間新學校之前,
警總就會把我的資料送到新學校教官室,
讓我一不小心就會成為萬眾矚目的新生。

當然,
施先生也給自己的倒扁活動安裝了一個狀似光明正大的理由--反貪腐,
可是卻在馬英九案上面保持了緘默的態度,
原來反貪腐還是有不同標準的。

1999年出版的時候,
真的大家也都料想不到他的早期與當年的身分地位有天壤之別,
2007年的現在,
又有誰可以意料到1999年與如今,
他的政治立場竟又有如此大的落差與變化?

說起來,
真叫人覺得政治是沒有永遠的朋友與敵人,
對於生命意義不理解或不夠堅定的人,
政治立場更是隨時可變的一場笑鬧劇吧。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