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會談室」開始預約,請參閱預約說明

 

書寫療癒課程開始招生,請參閱課程說明

 

官方粉絲團開張囉,歡迎光臨書寫。療癒。施又熙

 

個人專欄:<<網氏女窩>>邊境、真相專欄

  

相關愛情會談室、書寫療癒課程報名、邀稿、演講、座談請來信:writer.shih@gmail.com;ufteresa@ms10.hinet.net

 

本部落格的所有圖文,恕不同意任何形式重製、改製或轉貼,如需連結或引用,請註明出處,並且連結回本部落格,謝謝!

 

 

最近也許是出書,也許是在Google其他事情誤入這個部落格,認識了一些新朋友,新朋友有口一致地說這裡讓人覺得很有勇氣,或是我很勇敢,我聽了,除了感謝之外,很感觸。

 

勇氣或勇敢往往是因為有對照事件發生才會凸顯。

 

而這些對照事件可能短期,也可能蔓延很久了,總會是累積到一定程度,最終爆發成一個足以體現勇敢或勇氣的事。如果忍耐著度過爆發事件可以稱為勇敢,那麼,如果事件後續不斷,迫使人必須一直忍受或面對呢?

 

蔓延太久的,我會稱之為「窘境」。

 

窘境這樣的字眼對我來說,並不陌生,從小到大,如影隨形。

 

小時候可能是家庭問題以及整個社會氛圍環伺所成,大了還要加上經濟問題,但家庭或家族裡的事情並沒有稍離,這樣相互影響之下,窘境只會越形越大。有時候,承擔並不是最困難的,最難的也許是有口難言。

 

層層疊疊的沉默交錯著他人的自以為是或誤以為是,往往會形成最後一根稻草,沒有人想這樣,但事情常常走向無法控制的地步。

 

自從五年多前生病,後來專職文字工作,姑且不論完全貼近文字工作的成因為何,總是就這樣走了下來,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放棄了十八年的工作還能回頭是一種幸運。況且在這個書寫的過程中,對於人生中這許多的不解,我也找到了一些答案,而這期間如果曾經因為這些文字對某些人有幫助,其實是意料之外的附加價值,不過這也不多不少激發了我繼續寫下去的動力,人總是要被鼓勵,才能在許多的逆境或者說是窘境中存活下去。儘管,我也無意間發現,在這個公開的場域之中,有心人士擷取了部份內容刻意扭曲成為攻擊他人的武器言之夸夸。過去的我極可能會因此而不想再分享我的文字或圖像,只為了不想再為有心人士所利用或攻擊,經過這些年精神科專業的淬礪,我終於可以分辨出對於支持我的人衷心感謝,至於小人心腸,就由著他們去,因為我不能討好所有人,我只要做好我自己就夠了。

 

如果,只是一個簡單的分享空間也可以被邪佞吞噬,當然,我的窘境顯然也不會輕易離開我,因為我的窘境涵蓋了許多的問題,甚至也包涵了難以抵抗社會輿論的倫理道德界線。

 

但是我仍然心甘情願專職文字工作,自然在獨立創作之外,必須要兼任其他工作養活女兒跟自己,像是翻譯、像是教課,有時候也不得不暫停輔大臨床心理學分班的課程,遇到稿費請款青黃不接的時候也要張羅籌謀,但是人生對我而言,從不容易,好像也只能這樣繼續咬牙走下去。有時候關心的朋友會問為什麼不找一個正常的工作,那天我問同為文字工作者的茱莉亞,她說因為大家都比較希望是有固定收入啊,所以我們很容易被認定為文字工作不是正常的工作。

 

窘境,常常是糾結的,像是一團打結的毛線理不出頭緒。

 

當我選擇文字工作,或是不與無聊邪佞正面交鋒的時候,許多的無奈跟無力就只能吞下去。

 

台灣的環境對於文字工作者充滿挑戰,作家在台灣並沒有平等的待遇,在我們努力創作之餘,必須要想辦法維生,有時候,會變成,維生之餘才能創作,這兩者顯現的人生跟作品有時候也不盡相同,我的人生到底是要先吃飽肚子再去創作,還是創作的呼吸間隙努力想辦法吃飽肚子?

 

前陣子,遭遇一個心態與現實上的大挫折,沮喪的我,跟茱莉亞說我要去挑磚塊,引來茱莉亞大笑,她說我們這種拿筆的人,沒有工地會想要請我們。那幾天,的確天方夜譚地想著也許可以休息幾個月,去挑磚塊,賺點錢搬離這個不見天日的房子,賺幾個月的房租跟生活費,再專心把已經起筆的新書完成,當時那樣的心情是死的、是苦的,因為許多的關係無法改善,心裡總覺得這輩子就會這樣一直被牽連下去了吧。

 

一個多月過去了,偶爾,還是會想起要去挑磚塊這件事,但,路還是要走下去,人生也要繼續運作,許多人許多事情無法改變,我也不能企望他們改變,那麼,唯一有機會改變的,就是我了。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hlala
  • 有時候做好自己好像就已經很不簡單了~
    但是一定要相信一切都一定都會更好的>V<
  • 好的,謝謝Ohlala~

    施又熙(施珮君) 於 2011/06/21 20: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