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發表於<<魅麗雜誌>>七月號專欄<心靈成長>

 

肉粽節前夕,剛譯完一本感人的英文小說,寄回出版社後決定給自己放個兩天假,再開始下一本譯書。整個五月非常忙碌,除了剛上市的新書之外,就是配合宣傳還有盡量完成積欠的稿債以及剛起筆的新書,赫然發現,四十歲之後的生活除了文字工作,大抵就只剩下女兒跟三隻貓。

 

但,我不認為有什麼不好,其實,我覺得這樣子挺好的。

 

從小生長在白色恐怖的氛圍下,名揚四海的父親所對我帶來的衝擊一直不曾遠離,從曾經的江洋大盜到貴為立委,我們一直都是疏離的,難以真正成為一對父女,儘管我努力了,也難以成就。跟父親的情感糾葛,一路跌跌撞撞,以為選擇了單純的伴侶就可以擁有不曾享受的幸福家庭,卻因為我的背景太過複雜,最終選擇與女兒成為單親。我不知道是因為這一切讓我難以快樂,或是我的不敢快樂造就了這些結局。儘管專職文字其實是過著生活窘困的日子,但是書寫的過程讓我這一生的許多無解找到了答案,而曾經因為這些文字幫助了他人是意料之外的附加價值。總是,人生得要繼續往下走,而我很慶幸這幾年來女兒跟阿貓們的陪伴,給了我難能可貴的單純快樂。

 

與動物相處,其實是容易而不需要時刻配戴面具的,傍晚幫家裡的兩隻貓:糖糖跟襪套洗澡,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貓怕水,每次洗澡都是女兒芃芃幫忙,還聽得家裡的阿貓在浴室裡面鬼哭神號,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在宰豬。

 

家裡三隻米克斯都是領養的,兩男一女:我的確是「以領養代替購買」的信服者,無謂多花錢,加上等待領養的已經多不勝數又可愛極了,每次有朋友提到想養貓或者孩子想養貓,我總是大力鼓吹領養的好處。

 

起碼,可以跟孩子多一個溝通的話題,有一次我這樣跟一位大姐說。大姐兩個女兒年紀相差甚遠,老大已經大學,小的剛要進小學,代溝難免,出現在兩個孩子之間,也出現在母女之間。現在的科技之進步,除了增加新知識的累積,同時被累積的還有人與人之間的里程數。

 

孩子回來死守電腦的再所多有,尤其已經上了大學,台灣的教育制度教得我們的孩子上了大學就幾近於放假的意思,當然也有部份系所異常嚴格,怠慢不得,但是相當高的比例還是比高中、國中時代輕鬆許多。所以大姐的孩子也跟很多人的孩子一樣,回家就是關上房門做自己的事情或是打電腦、上網。

 

「想說句話都難啊,」大姐抱怨著,「其實有時候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那個下午,我到大姐家喝咖啡,聽她這樣提起,又聽她提到老大其實常想著要養貓,我自然又開始貓奴上身不斷搖旗吶喊。

 

「可千萬別給孩子聽到,不然還真魯著我要養貓,那我又自找麻煩,還要多照顧一隻貓。」大姐這樣說。

 

其實,蠻常聽到做父母的這樣考量要不要養寵物,我告訴大姐,貓可以訓練,孩子也是,貓狗的壽命都遠超過十年,動輒十三年以上也不少見,這種承諾是一輩子的,告訴孩子要養就要照顧,這是不變的道理,因為那是一條生命,不是一個芭比娃娃可以呼之則來,揮之即去,高興就抓過來玩,不開心了就丟去跟肯尼辦家家酒。養養貓狗可以培養孩子的責任心,也可以增加彼此間的話題,畢竟孩子的上學時間,這貓就變成陪伴大姐或其他人了,總會有些互動,晚上孩子回家了,就有話題可以聊,不必勉強,渾然天成。

 

我自己喜歡貓多過狗,可能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孤僻。

--未完,全文詳見<<魅麗雜誌>>七月號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