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發表於<<網氏女窩專欄>>--<<邊境,真相>>

昨兒個跟繼父相約去看房子,因為想搬家。

出門前,台北的天空下起不只傾盆的大雨,心裡正嘀咕著,去到那幾十年的老房子,卻也因為這雨,發現了烈日當空時所無法發現的問題,禍福果然一直相倚。

兩年前的冬天,剛從一場七月冤獄返家不久,當時的租所因為業主的產權問題所以必須搬 離,而且被要求在二十天內必須處理完畢,一切就在兵荒馬亂中進行,更多的問題可能是因為剛返家,經濟條件極差,加上這場冤獄讓我心裡並不舒坦,也有很多的 自卑而不想出門見人,在這種種因素下,可以想見能找到的棲身之地絕難稱優。

Photo by iAudioguide

Photo by iAudioguide

果不其然,那倉促租下的現居地是超過三十年的老屋子,一樓,經常冒出的蟑螂不在話下,惹得我跟女兒驚叫連連。搬來不及滿月,兩年前的耶誕節當天早 上,浴室的天花板垮了,房東堅持她要自己修,霸佔了我家浴室一週。緊接著一個多月後的舊曆年新年前夕,我充當書房的墊高加蓋屋地板破了,這次房東說那是上 任房客自己加蓋的房間,她不處理!

天啊,租屋時可沒說到這點,但這社會彷彿就如此,貧富差距逼得我們很多人只能委屈求生,而那些生來含著各種金銀銅鐵湯匙的地主們似乎完全不懂何謂同理心。

這位於巷弄底的一樓,不採光也不通風的缺點讓人益發難以接受,某日電信局停電修理整條巷子的電纜,日正當中,我家裡竟然需要點蠟燭。儘管我不喜歡陽光,但完全不採光也讓人難受,這成為我跟女兒極度想要搬家的原因。

然而,搬家,對於各方面經濟條件仍未成熟的我們來說,會不會是從一處委屈跳到另一處委屈的陷阱呢?

另一處的租屋採光自然略優於現址,但是地處二樓正好有個排煙管齊聚的中井,地上也會積水,我擔心蟑螂蚊子,女兒則是擔心有竊賊。在這樣的處境之下, 到底搬還是不搬呢?我們可以因為光線略好,而接受另一種將就嗎?搬家總是一筆不小的預算,還要勞師動眾,我們可以承擔幾次的遷徙呢?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彷彿與此雷同,我們常常陷在一段關係裡面不能自拔,如果愛,還好,可問題常常是一種膠著的、痛苦的關係。有時候,我們會因為渴望脫離而跳進另一段更糟的關係之中,這樣的磨難會比較小嗎?

我們到底要在一段愛情、親情的關係中如何走好自己的路?較為快樂的路?關係,維持不容易,脫離也是。

人與人之間的愛戀還可以暫時選擇單身休息喘口氣,可房子卻不成,總得有個睡覺的地方。人世間,大多數的事情都不容易,活著就很艱困,還有那俗世間種 種紛擾需要面對與處理。我同女兒最終都做了決定,還是暫時繼續在現址委屈一下,一邊努力多掙點錢,一邊尋找較好又可負擔的房子,總是不要真的跳進另一場委 屈裡才好。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