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發表於<<魅麗雜誌>>七月號,<心靈成長專欄> 

最近常常沒戴手錶,特別是當我跟芃芃從五月開始,週末兩日到台北西門紅樓創意市集開始擺攤以來更是明顯。而長久以來,手錶是我必然隨身的配件,甚至就像久用香水之人,偶一忘記飛灑香水,就覺得自己好像忘記著衣出門一樣,手錶,在我這四十多年的歲月中,從小學有了第一支手錶開始,佔據人生三分之二的時間具有同等意含,或說是焦慮。

 

不戴手錶在身就焦慮異常,彷彿,時間就會棄我而去,又或者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前一次出現遺忘手錶存在,是05年底憂鬱症大爆發約莫一、兩年後,某日夜診,與我的帥哥醫師對坐診療桌兩角,沉默地享受著病程中被照顧的、安全的,可倚靠的醫病關係,那種不必然一定得說些什麼,即便只是沉默,帥哥醫師也會知道那是我當下所需,於是他靜靜陪伴,以無比耐心等候我的破口。

 

那夜,我慣於低垂的眼神突然發現自己忘記戴手錶,我抬起頭,帥哥醫師看著我,眼中有著等候,我訥訥地開口,「我忘記戴手錶。」

 

「因為妳此刻不需要手錶,」帥哥醫師心平氣和地告訴我,「過去妳需要手錶來告訴妳時間,告訴妳此刻、下一刻要做什麼,但今天,妳不需要手錶,妳的心知道妳現在需要休息,不需要手錶來提醒妳任何事。」

 

休息,是走下去的動力。

 

這是一句老生常談,老到都膩了,甚至對很多人來說會認為這只是怯懦的托詞,然而,從一路自以為的堅強、潰決、掙扎、重振而起的路程中,深自體會到這句話的真實性與其必要性。所謂手錶、所謂休息,不但是一種象徵意義,也以各種不同的面相提醒我們,有些事情我們必須面對,也必得接受,偶爾停一下,並不是大過錯,或許正是醞釀下一個再起的契機。

----未完,全文請見<<魅麗雜誌>>七月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