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發表於<<魅麗雜誌>>十一月號 

如果人跟人之間是講求緣份的,我想我們跟萬物之間也是吧。

 

近來許多虐待流浪動物的新聞,朋友間談及這到底是怎樣的一種現象,這是一種病嗎?這種病、這種人可以治療嗎?到底要拿他們怎麼辦?我們手握權力的相關單位,又在做些什麼呢?每當看見這樣殘暴的新聞,我總會想起家中這四隻貓(沒錯,年初那隻小小橘,在領養人以無法適應的理由在春天還給了我們)跟我與女兒之間的緣份故事。

 

肥糖跟呆梨都是我們領養的米克斯,2010年年底糖糖就要滿六歲,小梨也已經一歲四個月,我們家多了一個四個月大的新成員—襪套。

 

顧名思義,就是兩條後腿上面像穿了襪套一樣,所以名之。

 

不是沒有為別的流浪貓心動過,總是覺得家裡已經有糖糖跟小梨,加上這幾年來環境並不穩定,覺得再多一隻貓會負擔不了,於是很多次,都勸退了芃芃想要多一隻貓的念頭。

 

襪套,卻是我自己發現的。

 

那天,芃芃去畫圖,我車停一段距離之外,自己慢慢散步過去,意外在台北市莊敬路上的動物醫院櫥窗上看見「貓咪認養」的字樣,低頭就看見襪套踡在那裡睡覺,小小的,很可愛。

 

下課後,帶芃芃去看,當然芃芃一定又很心動,但是我沒有同意,儘管襪套非常黏人,又愛呼嚕,喜歡用爆笑的平頭頂我們的臉跟下巴或任何地方。

 

因為三隻貓,負擔真的很大,萬一生病了,還有固定的除蚤劑的費用、飼料、貓砂等等,在在讓我猶豫。

 

隔週,芃芃去畫圖,我們又看見襪套還是在那裡,其他貓貓已經都找到主人了,襪套還是在。

 

第三週,櫥窗裡還是有襪套。

 

那天晚上,我終於把襪套帶回家了。

 

第二天,919,週日,颱風。

 

我一起床,就聽見芃芃叫我去看襪套,她身上有個腫起物,我一摸,原本以為是蓬蓬的毛,原來下面是腫塊,圓圓的,比50元硬幣大很多,捏著腫塊,襪套會小小哀叫一下。於是我打電話給醫師,醫師很困惑,因為大家一直沒發現,當天因為颱風休假,醫師請我隔天帶回去檢查。

 

週一,920,我跟芃芃帶襪套回去醫院,醫師驚訝腫塊很大,用針頭也抽取不到什麼液體,醫師初步認為可能是在醫院時跟其他的等待領養的貓打架傷口發炎,要我把襪套留在那裡處理觀察一陣子。

 

芃芃跟我當然很關心處理的方式,醫師說如果只是發炎,就等消炎、痊癒之後就帶回家,我問如果是腫瘤呢?醫生苦笑說,那他會建議我們領養別隻貓,趁著感情還沒有太深刻,他話還沒說完,芃芃就哭了。

--未完,請參考<<魅麗雜誌>>十一月號,心靈成長專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