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會談室」開始預約,請參閱預約說明

 

書寫療癒課程開始招生,請參閱課程說明

 

官方粉絲團開張囉,歡迎光臨書寫。療癒。施又熙

 

個人專欄:<<網氏女窩>>邊境、真相專欄

  

相關愛情會談室、書寫療癒課程報名、邀稿、演講、座談請來信:writer.shih@gmail.com;ufteresa@ms10.hinet.net

 

本部落格的所有圖文,恕不同意任何形式重製、改製或轉貼,如需連結或引用,請註明出處,並且連結回本部落格,謝謝!

 

 

「妳對『療癒』這兩個字的期待是什麼呢?」對著新來的學員們我這樣問道,這一回來的都是女性,年紀倒有很大的差異。

較為年輕的女子左顧右盼之後率先回答我,「我希望自己可以就此改變,不要再這麼的容易受傷害。」

我點點頭,看看另一位較為年長的女子,「妳呢?」

「我希望的是可以了解我跟原生家庭之間的關係,或是問題,我很希望可以處理自己跟原生家庭的問題。」

我看著另一位已為人母的女子,我尚未開口,她的聲音即透露著熱切的渴望,「我沒有特別想著要療癒什麼,我只是希望可以探討自己的生命課題。」

我點點頭開口說道,「如果希望八堂的療癒寫作課就可以讓我們自己人生從此不同,煥然一新,恐怕是我不能給予的喔。」

第一位年輕女子臉上有點詫異,也許是訝異我的坦白。

「不管是生理的還是心理的病、痛,都需要時間,不管妳是來找藥方、還是身心狀態良好,只是希望可以更深層地探索自己的人生使命,這一切都需要時間的醞釀。」斜靠在講台白板前我悠悠地說著,「許多困擾著我們的也許是過去的夢魘,也許是我們的情緒,也有可能曾經是真實的傷害,或者是別人幫我們下了註解的生命故事,不管是哪一種,今天妳來坐在這裡,打算找出一些問題的答案都是非常勇敢的事情,這是我希望妳們先自我肯定的事情。」

三位不同年齡層的女子點點頭。

「對症,才能下藥,問題是找到這個讓我們不舒服的癥結點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緒常常會欺瞞我們的理智,當我們生病了,我們可以跟醫師清楚地說我頭痛、喉嚨痛、咳嗽,所以醫師知道怎麼幫我們處理這些不舒服,但我們的情緒若不舒服呢?我們非但無法說清楚,恐怕是連如何說清楚都顯得有點困難,只是心裡一直堵堵的,然後有越來越多的事情都被影響,我們的家庭、我們的愛情、我們的工作,有些時候可以應付,有些時候就這樣兵敗如山倒,搞得我們的內心狼狽不堪,到底自己是怎麼了?」

三位可愛的女子點頭如倒蒜。

我轉向最年輕的妹妹,「我們可以一起努力的是找出妳困擾的問題,討論問題的根源,想出如何繼續往下走的方法。」

她點點頭,隨即又問道,「但是為什麼一定要用寫作的呢?」

「與其說是正式的寫作課,倒不如說是『書寫』更為貼近,妳當然可以用說的,但是說出來的話,很容易就隨風飄散了呀,妳昨天說過的話可能今天就不復記憶,隨著說出口,有時候問題會呈現短暫的解決狀態,但是不多久就又再次出現,,繼續困擾。但是書寫,白紙黑字,不管妳是手寫還是打字,隨著那一個字一個字的呈現,有時候是非常怵目驚心的,今天妳寫下的每一句話,也許妳可能覺得沒什麼,但可能在明天、在下一刻或某個未來的時刻,當妳再看見的時候,會對妳產生衝擊,妳會看見自己的改變,或是刺激妳再去改變。」

年長的學員點點頭,其實她有相當長的書寫習慣了,「我覺得如果寫下來,就是很真實在那個地方,好像就算妳後悔撕掉,那些句子也還會存在那個地方,逃都逃不掉的,只能逼使我們繼續去思考為什麼。」

「對,」我贊同她的話,「當妳寫下恨、寫下憤怒,看起來醜陋的情緒,卻是我們可以尋找內心的開始,當妳說為何妳的愛情總是週而復始的失敗,我們就可以來回溯一下原生家庭跟我們的關係。」

第二位女子立刻點頭,「對,為什麼呢?」

「因為原生家庭是我們從而所出的地方啊。」我停了停,想要讓她們接受這句話,「那就是醞釀我們的地方,就算我們是被拋棄的孤兒,我們體內也仍然有著原生家庭的基因,所以我們跟原生家庭的關係就是我們要圓滿的人生挑戰之一,當這個命運不能被圓滿,問題就會週而復始,或許就是大家所謂的宿命。」

「圓滿?」有人問道。

「圓滿,每個人的條件跟狀態都不一樣,不是委曲求全才是圓滿,像有些朋友遇到家暴的問題,溯其根源,她的父母、甚至祖父母都有同樣的問題,有人說這是補償作用,有人說這是『危險的忠誠』,但這就是我們的挑戰,我們必須要找出問題,並且努力地處理它,不必然要委曲求全在家暴之下才叫家庭完整,如果雙方都可以找出問題並且有心想要改變,這是美好的。但如果理解到對方的暴力傾向是不可能改的,我們的勇敢改變現狀才能結束這個可怕的宿命,唯有改變,脫離這樣的暴力,我們的宿命才會終結,我們的命運才能完整,因為這個改變,我們的基因也會有變化,會有新的基因遺傳給下一代。所以,圓滿到底是什麼?這是沒有標準答案的。」

所以療癒到底是什麼呢?療癒是一條漫長的自我成長的道路,沒有速成班,有時候我們很快就可以找到問題的癥結,有時候需要多一點時間,有時候我們看見了卻不見得會接受,即便接受了,距離放下也還有漫漫長路要靠自己不斷前行。但是一顆懂得自我療癒的心可以幫助我們在面對日後的人生坎坷上更容易站起來,更容易往下走,我想這才是我們要努力的目標。

那天我用<<心靈捕手>>做為該堂課最後給學員的思考:麥特戴蒙在<<心靈捕手>>最後留給羅賓威廉斯一封信之後去找女友去了,許多人都誤以為從此他就一帆風順,但人生哪有如此容易呢?電影沒有清楚告訴我們的,就像童話中王子與公主結婚之後到底怎麼了?所謂療癒,並不是打開一個開關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但是電影中學會療癒與被療癒的男主角在日後的挑戰中將可以更容易面對那些衝突,並且找到更善待自己的方法這是可以想見的。

對療癒寫作有興趣?請參考:療癒寫作班開始招生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依怡
  • 感恩分享好文!祝您週二愉快!阿彌陀佛!
  • 謝謝!也祝福妳喔~

    施又熙(施珮君) 於 2013/10/14 23: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