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拉開距離再走近,」這堂課我如此告訴他們,「近距離搏鬥並沒有意義。」注視著學員專注的眼神,我重複提醒前三堂課說過的內容,「先將父母當成獨立的個體,去看他們的生命故事,以一個旁人角度來觀察他們的故事,為何他們會是他們?為何他們會這樣做那樣做?真的理解了,我們再以子女的身分來同理他們很多缺乏邏輯的行為。」

說是很容易的,做到都是需要磨練的,第一堂課當我這樣說時,學員夥伴有一點點的訝異,但是經過幾堂課,他們可以回應我自己如何以這樣的角度重新看待自己的父母與自己,調整可能很慢,但,只要有開始,就會有機會與希望。

課程走著走著就已經過一半了,每一次上課都深深地體會到這的確不能是人數眾多的課程,甚至,應該說,只能是少少人數的課程,為了要專心陪伴參與的學員探索自己的原生家庭所帶給自己的影響,每一堂課都要迅速遊走於幾位學員的疑慮、書寫文字、討論與串連,人數只能少不能多。

經過四堂課的歷程,看見學員的腳步與神情都輕快許多,有繼續挖掘的,也有看見自己方向,準備要放下自己過往那要求太多的不可能的任務,先從善待自己開始,自己真心也滿足了,才有餘力去觀照那曾經刻意或無心遺棄我們的家人。

任何一種型態的遺棄,都會讓我們產生難以解脫的羞愧感,於是,為了擺脫那如影隨形的羞愧,我們力求完美做人,卻累壞了自己,甚至,心,仍然是那麼苦那麼空虛。

想要簡單正向催眠自己的,顯然不適合這個課程,這個課程有辛苦的自我挖掘,有淚水,也有相互的擁抱,最終得以獲致自我療癒的能力。

這不是專業寫作課,但這是我專業陪伴的課程,以書寫來探究自己的內心,那苦苦捉弄我們的,無法擺脫的疑慮與夢魘。

這堂課已經走到一半,新的一期將於七月中旬陸續開始,坦白說,我大概真是不懂如何賺錢,所以我希望一班的學員五個就好,精簡的人數才能讓我們更快地前進,每個人都可以關注到其他夥伴的生命故事。

每一次聆聽與訴說都是體驗,每一個落筆的字都是自我面對,我們都在披荊斬棘,但是,我們終會擁有坦然而美麗的笑容。

相關療癒寫作課程請參考:課程說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