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發表於網氏電子報<<邊境、真相>>專欄

「我都不知道療癒寫作會把我帶到哪裡去!」一位已經耳順之年的學員在某堂課下課時大笑地這樣對我說,那堂課我正因為她當週的書寫內容,在課堂上我們對於真實的自我有了很大的突破,有歡笑有淚水,我也給她開了一個嚴重違背禮教的書寫作業,她一邊怕著,一邊又摩拳擦掌,充滿著矛盾的挑戰。

「我也不知道我會把你們帶去哪裡耶!」我大笑著回應她。

另外一位美麗女子也大笑著說,「我現在終於明白為何妳一直說我們這是反動團體!」

送走那堂課的學員,我帶著微笑收拾我的筆電,是的,我不知道療癒書寫會把他們帶往哪裡,我也不知道自己會把他們帶往哪裡,因為只有他們可以帶領自己前進,不是我,也不全然是這個課程。

變與不變是我們最容易遇到的人生課題,原生家庭是我們從而所出的地方,也是影響我們至深至鉅之處,但也是最不會改變、或不容改變的僵局,一位來電詢問課程的女子幽幽地說出最後這句話。

要求原生家庭成員改變是困難的,相對來看,可能是我們的改變會遠比要求家人改變來得快,但是,總得要先釐清這一切所謂而來,總要明白我們自己是可以有所選擇的,可以選擇繼續原本糾結的生活,或是改變。

但是改變到底是什麼呢?是配合家人的需求而改變嗎?還是因著自己的渴望來改變?或是參考社會既定的印象來調整?

完形理論有一則<<改變的矛盾理論>>,提到的是「只有放棄改變的企圖,改變才有可能發生。 」這裡指的是一體兩面的改變與接納,只有當我們可以懷抱著不企圖改變的接納,改變才有可能發生。那麼,又要接納什麼呢?

我想,那就是接納最真實的自己,接納當下的情緒,接納我們所面對的一切,只有先接納了眼前的事實與真相,憤怒也好,怨恨也罷,接納這個情緒,我們才有機會放下這個啃食人心的情緒黑洞,也才有力氣跟角度得見美好的事物。反之,如果我們一味地抗拒承認或不願接受,我們的大腦就會不斷不斷又不斷地提醒我們這個負向的情緒,結果就是我們不斷一直在原地踏步,把地都給踩穿了,改變依然不會發生,黑暗的情緒依然黯淡而沒有出路。

從第一堂課開始,我就不斷提醒學員,被打要喊痛,被無理對待就要生氣,我們要學習適當的情緒反應,過去教條下的凡事容忍都是不符合人性的,但是,我們也同時要學習如何反應情緒。

當我們接納了自己,最真實的自己,我們才能發現自己的底線,對許多事情的底線,釐清許多界限,放下永遠不可能達成的想望,珍惜自己已經付出的真心,肯定自己的真誠,相信自己已經盡力了,我們也才能繼續前進,邁向下一段目標。

這是說起來容易,執行起來倍感困頓的理論,因為當大家都因循著舊有的模式繼續打迷糊仗,雖然艱辛,但卻是讓人熟悉的,有些承受暴力對待的人儘管身心可能俱疲,但是起碼他們知道被暴力之後的下一步,只要忍過這一段就好,只不過狀況總是會每況愈下,終究到無法收拾的地步,因著這樣的可怕的不真實的安心感,我們就此陷溺在無法接納真實自我的僵局之中難以脫身。

而我們在這段療癒書寫過程中所做的就是不斷提醒的角色吧,一個好的同盟關係,不單是講師,還有一同參加的學員夥伴會相互提醒對方又陷溺在舊有的模式之中,會彼此鼓勵要吸氣一起往前走。常常在課堂上看見學員哭的傷心,其他夥伴一起陪哭的場景,也會看見學員們前一刻傷心落淚,過不了多久喝起咖啡、熱巧克力、吃餅乾的輕鬆畫面,總是有著夥伴同桌相陪,淚水也不尷尬了,大哭也是一種紓解,只要記得最後仍然是要擦乾眼淚繼續前進。

從一開始,我就不能預期每一堂課要帶學員走去哪裡,自然我心裡有著目標,但是能不能前進,全端賴著學員本身是否願意一起行走。從以為人生無法改變,難以改變到慢慢一點一點的改變,跟重要他人的緊繃關係鬆動了,跟自己的糾結鬆動了,其實,全都來自接納現況與自己開始,不排斥了、接納了,改變自然慢慢產生。

療癒寫作課程參考:http://teresashih.pixnet.net/blog/post/3205634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