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接芃芃下課的時候,在路上她告訴我一個老師說的小故事,而這個小故事我們大家都聽過,一個作奸犯科的兒子在執行處決前要求再吸一次母奶,然後咬掉了母親的乳頭,她痛責兒子的作法,兒子問她為何從小他犯錯的時候,她從未如此糾正過他呢?
 
隔天早上是這次連續假期的第一天,我起床時芃芃已經起床許久了,我看到她在陽台,因為陽台的花台很高,在安全上不用憂慮,可是看著她墊著腳尖勉強往下望,兩隻手掛在陽台外面鬼鬼祟祟,我問她在做什麼?她只是支支吾吾地說看下面啊,我問她手上拿著什麼,她只好轉過身來,我發現她手上拿著一顆雞蛋。
 
那顆小雞蛋已經被她捏的有點裂痕了,我心裡有譜她想要做什麼,但是我仍然問她,她拿著雞蛋想要做什麼?她不敢回應我,我問她是不是想要丟下去?
她以幾乎無法發現的小幅動作點點頭,我問她為什麼想要丟雞蛋下去?
 
她告訴我,囁囁地,「因為好玩。」
 
其實以我們陽台的角度配合芃芃的身高丟下去,樓下接到的會是市場的棚架而不是過往的人潮,當時與其說我憤怒倒不如說我是失望,為什麼芃芃會想要做這種事情呢?只是因為好玩?
 
很多人都告訴我,小孩子都必然會有頑皮、想要作弄人的這段成長過程,很多人都跟我說芃芃已經比一般同年齡的小朋友早熟又乖很多了,有時候我在想,是因為從小我就沒有父親,所以對我而言,我總是要時時警惕自己要有教養,要有分寸,不然人家會就說因為我沒有父親,而且父親又是一個江洋大盜所以我才會這麼沒家教。在我自己的成長過程中,教養、禮貌、分寸成為我自然的本性,但是會不會我也過度嚴苛地管教芃芃呢?
 
因為她也沒有父親在身邊,但是我不會跟她說,妳這樣做別人會說是因為妳沒有父親管教所以才這麼沒教養,因為這句話太傷人,我相信童年時的一言一行會伴隨著個體的成長直到闔上眼的那一刻。
 
我接過芃芃手上的那顆雞蛋,然後砸在她身上,破碎的雞蛋汁液沿著她腹部的睡衣往下滴落,蛋殼飛濺在陽台地面上。
 
芃芃錯愕而震驚地看著我,我告訴她,「這就是被妳砸到雞蛋的人會有的感覺,妳不希望發生在妳身上的事情,妳就不可以對別人做出同樣的事情,下次,下次如果妳想要試試看丟石頭或是拿刀子刺人家,我就會在妳身上先試驗一下,妳就會知道對方有什麼感受。」
 
我靜靜看了她數秒,她的眼神裡面似乎有點明瞭了我的意思,我才叫她去洗澡,進去浴室之前,我問她,「妳還記得昨天妳在車上告訴我咬掉媽媽乳頭的故事嗎?」
 
芃芃眼眶泛紅地點點頭,我告訴她,這就是那個故事。
 
那一瞬間我了解到芃芃已經三年級了,也許可以承受再多一點的壓力,雖然我知道在我這個複雜的家庭裡面她已經承受太多,在她外公整個倒扁活動裡面,外公外婆的對峙,甚至倒扁人士對我的羞辱,我都儘可能不讓她知道,保護她的生活。但是我知道保護是應該有所選擇的,於是我選擇告訴她,在這一年裏面,我們過著艱困的生活,有時候甚至買不起雞蛋,可是她卻因為好玩而拿一顆雞蛋想要從六樓丟下去。
 
到這一刻芃芃才哭了。
 
人生,充滿了選擇,誰來決定我們的選擇?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