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099_299584236855313_1084248957_o    
潘信行:那年,我才四歲多一點,死亡是什麼?我根本就不懂那是什麼意思,有人問我多桑去了哪裡?我還很天真地大聲回答:「我多桑死了!」但我不知道那代表什麼,聽起來很可笑,我知道。

(一名陌生女子正抱著一大束百合走過潘信行身邊,他立刻捂住鼻子轉身面對觀眾。)

潘信行:只有這百合花的香味,每次都把我殘忍地帶回遙遠而永難遺忘的1947年。

(潘信行放下手,眼神飄渺望向遠方)

潘信行:那年的春天,百合花很香,我記得到處都是百合花的香味,很野香,(再次捂住鼻子)我很怕百合的香味,好刺鼻.......
========================================
<<多桑的百合花>>即將於228本週五晚上七點半於自由廣場的共生音樂節上首演。

對於228,每個人有太多不同的記憶或是沒有記憶,可怕的集體潛意識壓抑著我們這段不該遺忘的記憶,而這是我的第一部二二八劇本,我訴說的不是仇恨,而是一個人活生生的歷史,唯有我們真正去注視了、關切了、了解了這些被無辜犧牲的先賢們的故事,我們才能真正知道,那年,1947那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這麼大的悲痛始終難以過去。

而這次,我選擇的是潘木枝醫師的故事~<<多桑的百合花>>。

希望週五晚上,我能在自由廣場上看見你們,希望週五晚上,你們能在自由廣場上看見潘醫師的故事。
 
=======================================================================
 
以下取自共生音樂節網頁文字:
《二二八紀念短劇-多桑的百合花》將於共生音樂節首演!

  「百合花的香味不再是清香,而是血腥的味道。」

  一段為父親收屍、與棺木共眠四天的記憶,會在一個四歲男孩心中,留下多深的傷痕?一紙小小的菸盒,又如何能夠承載捨己為人的大愛,以及綿延數十年的思念?

  潘木枝醫師(1902-1947),在兒女心中是位溫柔又疼惜子女的好父親;在病患眼中是仁慈博愛、富有人道精神的「木枝仙」;在嘉義市民心裡,更是位深受愛戴、景仰,處處為民著想的好議員。

  嘉義地區二二八事件爆發時,潘醫師面對暴政強權的脅迫,依然不畏懼、不妥協,代表嘉義市「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去水上機場和官員談判議和,卻被拘留、折磨得不成人形,最後與畫家陳澄波等四人遭槍殺於嘉義車站。潘醫師的妻子苦等不到丈夫歸來,卻換來寫在一紙菸盒上的遺書,字裡行間除了對家人的愛,潘醫師更留下一句:「為市民而亡,身雖死猶榮。」

  槍決當日,嘉義市民湧入火車站前的中山路,路上的店家和住戶也紛紛點香獻花,為這位奉獻地方的賢者哀悼。潘醫師的兒子潘信行先生說,每次聞到百合花的香味,總讓他想起父親,那是那天中山路上,死亡與血腥的氣息......。

  《多桑的百合花》不只是一齣舞臺劇,更是潘木枝醫師用生命、用熱血揮就的不朽篇章。邀請您與我們一同走進時光隧道,見證先烈的硬頸精神,記憶那個傷痛的年代--屬於島國的1947。

---
2014/2/28共生音樂節:毋通袂記 @自由廣場
1400-1900動/靜態展覽 1900-2130共生音樂節晚會
演出卡司:滅火器、林生祥與大竹研、勞動服務、火燒島、阿努.卡力亭.沙力朋安、張睿銓、lazycall、swirrl、沙丁魚樂團、詹天甄舞作
活動頁面: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683074061742960/
, , , , , ,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