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發表於網氏電子報專欄:  

因著自己的成長經歷,從小就喜愛心理學與精神醫學相關的知識,由於種種原因,求學時代未能如願就讀相關科系,輾轉地在年過40之後進入輔大臨床心理系學分班學習,現在也正式進入實踐大學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系就讀,儘管不能直接就讀心理系,總是還有諮商所可以期待,目前也是一步步朝著自己更想要的學術之路前進。

當自己經歷種種創傷、療癒,甚至走上開始助人的各種道路之後,不管是授課還是寫作,益發地希望可以有更加厚實的學術脈絡來幫助自己展開更好的人生,這也是在上過許多種不同課程、訓練之後,終歸還是回歸校園的主因。

多年來在各種心理學與精神醫學課程學習下,2012年開始走入精障者家屬教育團體,從一開始有計畫地參與學習,接著擔任觀察員,進而成為協同講師到講師,協同講師與講師一起搭配上課,也常有資深講師擔任協同講師,成為協助新手講師很棒的支持力量,更常見到的是兩位講師的個性學識經歷都不相同,卻可以美好地互補長短一起帶領團體,這是帶團體時美妙之處。

這一類的精障者家屬教育團體通常接受的是思覺失調症(原精神分裂症)、躁鬱症與重鬱症患者家屬,上課的內容通常從簡易病理、藥物、社會資源一路到充權教育,由於都是精神障礙者家屬,上課時不乏沈重的討論,也有溫暖的相互支持。而我以憂鬱症康復者的角色進入團體並成為講師,適時提供自己罹病與痊癒的過程,也是另一種視角。女兒從2011年確診顳葉癲癇後,過往所學種種知識幫助我了解疾病,但是仍無法避免對於預後的憂慮。於是在帶領精障者家屬團體過程中,常常被觸動恐懼情緒,然而,我也很清楚知道,目前我們可以做的,就是好好配合醫囑,建立良好的醫病關係,陪著女兒一起邁向康復之路。

在團體中,經常會見到家屬的憂慮與不解,憂慮病患是否有康復的可能,不解為何病患沒有病識感,不解為何跟他說他的所見所聞都是幻覺而對方卻憤憤不能接受呢?

之前總是不斷提醒家屬,病患的幻覺對他而言的確是真實存在的,當他開始表達看見或聽見什麼時,我們第一要務是要同理他的感受,同理他的確看到或聽到因而產生的各種情緒,如果一開始就斷然否認對方有的只是幻覺,只會激起對立,病患也會關閉溝通的大門。

最近的幾次團體,我開始建議家屬去看看真實故事的《美麗境界》,或是最近最熱門的韓劇《沒關係,是愛情啊》,電影或電視劇中,對於思覺失調症的描寫相當寫實,特別提醒家屬去觀察的是兩部戲中,男主角是在怎樣的情況下,才真實地覺悟到自己所見的確是幻視。

《美麗境界》中的諾貝爾數學獎得主納許教授服藥之後無法計算數學,痛不欲生,可是不服藥他無從發現自己生活在非現實生活中,不管大家如何告訴他,他所看見的兩男跟一位小女孩都是虛幻的,他總不能接受。這自然無法接受,因為那是大腦告訴他這是存在的,多年來都是存在的。直到某一天的契機,納許教授終於赫然發現,為何那位小女孩幾十年來都沒有長大,始終都長得一樣呢?由此,納許教授徹底理解到自己長年以來所看見的的確是幻視,他的病識感油然而生。甚至到日後,諾貝爾得獎前夕,委員會派人來訪視他,他還抓住一位路經的女學生問她:「妳有看到這個人嗎?」女學生笑著說:「有的,教授,我有看到他。」然後他才放心跟諾貝爾委員會的來訪者交談,這就是他找到與疾病共處的方法,也因此他終於有了病識感。

江宇受傷的腳-2

而最近的火紅韓劇《沒關係,是愛情啊》描寫從非現實看穿真實的部份,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劇中男主角張載烈受盡創傷之後,自己腦海裡面創造了一個高中生,這個高中生就是過往受苦的他,但他絲毫不自覺,即便身旁他相信的人不斷告訴他,高中生不存在,他卻真實看見還可以對話、觸摸,如何不存在呢?直到他終於找到矛盾之處,為何相識三年來,男生始終都是高中二年級,這一刻他才幡然醒悟地認清這個不合理。他也發現高中生不管在全身受傷或非常乾淨整潔的情況下,高中生的雙腳都是赤裸、滿佈傷痕甚至流血的,這一幕讓他回想起十六歲高中時,他是如何被繼父跟哥哥毒打,赤著腳,滿佈傷痕地跑在鄉間道路上逃命,那雙沒有穿鞋襪、滿佈傷痕甚至流血的骯髒的腳,不是高中生的,正是他自己的痛苦回憶。這也是從非現實回返現實的開始,更是另一個階段的康復起點。

思覺失調症流行率是每百人中有一人,不管是遺傳還是外來因素而罹病,都是大腦的病,就跟其他器官的病並無二致,比其他許多致命的疾病來說,更可靠藥物來控制,而使他們逐漸回到一般的生活。上週,我跟家屬們分享,許多年前,曾經幫唐氏症基金會募款,那時候我們製作了一支VCR,經過跟導演的許多討論,我們定位在「天使的旅費」。唐氏症跟思覺失調症一樣有百分之一的流行率,罹病的唐氏兒是幫其他九十九個家庭承擔了這個病痛,難道不是天使嗎?上週我也這樣跟精障者家屬們說,沒有人想要生病,但是也沒有必要因為我們生病而自卑,我們生病的家人不也是承擔了其他九十九個家庭的病痛嗎?我們應該要更抬頭挺胸地帶著我們生病的家人走出家庭,積極就醫,因為我們的家人都是天使,承擔了許多的病痛。

這個社會不只在台灣,即便在看來更民主開放的歐美國家對於精障者一樣有著許多的歧視與不解,期待未來可以多幾部像《美麗境界》跟《沒關係,是愛情啊》這樣的戲劇,幫助世人理解這些疾病的原因以及可以康復的希望,不要讓受著病痛折磨的患者跟家屬承受更多社會不公平的歧視。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