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168.JPG

 
 
人世間常常都是摸不著頭緒地前進著,有時候會這樣想,很多事情像是上天的安排,循著自己的想法前進,慢慢的,許多事情都有了答案,或者說是逐漸有了答案。
 
一直以來,我是非常怕蛇的,舉凡動物園或是動物星球相關類似的頻道,甚至是書刊上面的蛇類我一直都是避之惟恐不及的,若問我怕的到底是什麼,其實我也不明所以,只是一逕地怕,怕到無以復加的誇張地步。但是這樣的驚懼在我歷經了六年的憂鬱症藥物與心理治療之後,許多心理困境解開了,我跟蛇類之間的懼怕好像也慢慢地鬆動了。漸漸地,我比較敢面對電影或電視中突然出現的蛇畫面,雖然還是會自然轉開頭,但起碼不會再跳起來或想要尖叫,當我發現自己這樣的轉變其實是鬆了口氣的,因為我一直都知道,蛇之於我,是有著屬於牠的一種意義,一種象徵,也代表著我自己的一種狀態,這第一次的轉折,就在精神科醫師的耐心陪伴下出現了。
從2014年底開始,我每個月固定會去東北角的一間安置機構帶團體,這間機構位於東北角的半山腰,初次去的時候正值初冬,看著環境我不免懷疑蛇的存在,而團體裡面的少女們也告訴我的確有蛇,甚至她們還遇到過龜殼花等等,這對我來說不啻為一大震撼,不但有蛇,竟然還是毒蛇,但不管有毒沒毒對我而言都是一樣的恐怖,可是,我很喜歡這個團體,我看到團體內的慢慢改變,我不想放棄,但是外在環境對我產生的壓力也不容忽視。
 
今年三月開始,我每個月都要到該機構兩次,三月又是開始要轉暖的時節,相對來說,遇到蛇的機會更大,毎回我走在機構裡總要左顧右盼,不單眼觀四面更要耳聽八方,怕的就是一不小心遇到我的天敵。而孩子們也告訴我各種可能撞見蛇的情況,像是天氣很熱的時候,蛇為了避暑(天啊,蛇還要避暑!)會跑到走廊的地磚上蜷著,意味著我不只要擔心草叢花圃,竟然還要擔心我走的走廊。
 
就這樣,毎個月兩次,從車子開進機構停好車開始,我就進入高度戒備狀態,開了車門下車,一路走過簡單花園就不停張望,去上個洗手間也焦慮異常,甚至我親愛的女兒某次還告訴我,蛇也可能會跑進車子裡面避寒啊,天啊,這到底是要我怎麼辦啊?!
 
原以為我會因此又開始更加恐懼蛇類,沒想到,幾個月之後,因著喜歡這樣的工作,喜歡這樣的陪伴與助人工作,某日開車離開機構後,環行山路心情愉悅,這才突然想起,我當天好像沒有關注到路上是否有蛇的蹤影,心裡不免雀躍,知道許多我們糾結的事物還是有改變的機會,而我對蛇類的恐懼情結的第二次轉折就這樣悄悄地出現了。
 
東北角安置機構的機緣帶給我不少的人生轉折,像是決定在有機會念諮商所之前先去社會工作系學習,像是原本對蛇類的恐懼也逐漸消退中(不過叫我去正視蛇類還是有點困難的),像是一直覺得東北角好遠的奇妙印象現在卻跟走廚房沒兩樣。以前總覺得想要再去九份走走,想去看看神隱少女的場景,儘管九份是否真是宮崎駿的場景來源眾說紛紜,但總想再去,而一直沒去的原因也跟前述相同,覺得東北角好遠。而如今,每個月兩次的東北角之行,必然會經過十三層舊礦場遺址,每每看到這座遺址就知道蜿蜒而上就是九份了,以往總覺得好遠的地方,現在每個月都要經過,人生的變化永遠都難以意料。
 
一年來一直想要拍下十三層舊礦場遺址也總未如願,若非天雨就是濱海公路上車輛太多且停車不便,也常常有必須要趕路往機構的記錄,十一月底前去機構路上,進入濱海前的路段都還在下著雨陰著天,轉彎進入濱海卻是一片晴朗,海面閃耀許久未見,經過十三層遺址時車輛也難得地稀少,決定路邊停車拍下照片,不想下課回程時又是天雨,突然覺得,自己運氣真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