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會談室」開始預約,請參閱預約說明

 

書寫療癒課程開始招生,請參閱課程說明

 

官方粉絲團開張囉,歡迎光臨書寫。療癒。施又熙

 

個人專欄:<<網氏女窩>>邊境、真相專欄

  

相關愛情會談室、書寫療癒課程報名、邀稿、演講、座談請來信:writer.shih@gmail.com;ufteresa@ms10.hinet.net

 

本部落格的所有圖文,恕不同意任何形式重製、改製或轉貼,如需連結或引用,請註明出處,並且連結回本部落格,謝謝!

 

 

今天我念小四的女兒芃芃去上了她的第一堂桌球社團,傍晚去接她下課的時候,她很開心跟我講老師說她很棒,我以為這是一個美好的決定,讓她去參加桌球社團,我以為讓她適度的運動應該會對她的先天性心臟病有一點幫助。
 
我想,對「心臟病」可能有幫助,但也許卻意外地造成了她的「心病」。
 
我在車上繼續問她打球的事情,她卻突然沉默了一下,然後告訴我,「媽咪,桌球老師當著全社團的同學面前問了我一個問題。」
 
當時正好是紅燈,我停下車來,透過後視鏡,我問她老師問了什麼問題?
 
「老師說我長的很像施明德,是不是施明德的孫女?」
 
我問她,她怎麼回答?
 
「我說是,我是施明德的外孫女。」
 
我問,「然後呢?」
 
「大家都很驚訝,一直問我真的嗎?真的嗎?」
 
「大家對妳的態度怎樣?」我又問。
 
「他們就嚇一跳啊,」接著她又沉默了一下子,「但是那時候我好想哭喔。」
 
趁著要轉成綠燈之前的最後幾秒,我轉頭看著芃芃,「為什麼?」
 
當我轉頭注視著她時,她成串的眼淚就掉下來了,我女兒是標準的雙魚座,從小又是單親,所以是非常敏感的一個孩子,「為什麼我有施明德阿公這樣的阿公?」她大哭問道。
 
「因為施明德阿公是我的父親,而妳是我的女兒。」我回答她。
 
「為什麼施明德阿公是妳爸爸?」她繼續大哭問道,我第一次看到她如此直接問到這樣的問題,即便是她自己已經七年不跟她連絡,形同失蹤的父親,她也不曾這樣激動地詢問我。
 
我說,「因為施明德阿公跟阿嬤沒有問過我就把我生下來了,這是我不能決定的命運,就像我沒有經過妳的允許就把妳生下來做我的女兒一樣。」對一個小四的孩子,我好像說的太過深奧,我知道。
 
「那阿嬤為什麼要嫁給施明德阿公?」這是我看著她時,她大哭的最後一個問題。
 
我笑著說,「這是個好問題,妳回去問阿嬤,為什麼她要嫁給施明德阿公。」然後我就聽見後面的車子按喇叭催促我開車。
 
芃芃繼續在後座發洩,她是個很乖很貼心的孩子,從來不會滿地打滾耍賴,她的發洩只是在後座繼續像瓊瑤女主角一樣地哭著,她的淚水之豐沛也是妳所不能想像的。
 
我駕車穿過十字路口,再次瞄著後視鏡,我對她說,「我可以偷偷告訴妳,其實是因為阿嬤是笨女人,所以嫁給施明德阿公。」
 
芃芃就突然破涕為笑了。
 
然後她跟我說,她很怕大家會說出去,變成全校都知道。
 
她說她班上也有一個女同學一起參加這個社團,她跑去問這個女同學,覺得施明德阿公是個好人嗎?她同學說是個好人啊,芃芃問為什麼?對方竟然說因為施明德是總統啊!!
 
當然,這是一個爆笑的答案。
 
我說,那麼做我的女兒覺得怎樣呢?
 
芃芃說很幸福啊,也很驕傲啊,因為她的媽媽是個作家,她想全校只有她的媽媽是作家。
 
我告訴她,那麼也許,下週二去上社團課的時候,可以公開告訴桌球老師跟社團同學,「是的,我的外公是施明德,但我比較喜歡做施珮君的女兒,因為她是個作家,有很多讀者。而且有一天,我媽咪會變成畫家王芃的媽咪。」
 
我問她這樣講好不好?
 
她很高興地點頭了。
 
我告訴她,我會寫聯絡簿跟她的導師討論這件事,我很慶幸芃芃有個很棒的導師,對於我們這個複雜的家庭有很多的關照。
 
這件事在我們的回程路上似乎就這麼結束了。
 
但其實我知道,也許事情才剛要開始。
 
其實,我的心是很痛的,因為芃芃正在經歷的,就是我童年的遭遇。
 
1979年,我五年級,美麗島事件過後,我被訓導主任叫到升旗台上,當眾宣布我就是江洋大盜施明德的女兒,當然從此我就變成學校的名人,不論走到哪裡都有人罵我、要我轉學,我也在那段時間學會跟男生打架,捍衛自己的讀書主權。當時唯一支持我的,大概只有我自己班上的同學,因為我的導師告訴他們,我的父親沒有犯錯,就算犯錯也與我無關,不能欺負我。
 
最近這幾年,因為我與施先生之間的不和睦,以及他無限上綱的權威與自私,我不但被陷害吃官司、財務吃緊,一度生活非常窘困,包括這次出版五芒星的誘惑,他都大力阻止。
 
這些事情是芃芃都知道的,有一次我們一起看虐童新聞,我告訴她,「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這句話是錯的,因為有些父母心理生病了,會對自己的小孩很壞。
 
她問我,「就像施明德阿公不喜歡妳出書嗎?就像他們住大房子,卻要害我們沒地方住嗎?」
 
我們到底要怎麼回答稚子這樣的問題呢?
 
最後我告訴她,有些人喜歡施明德阿公,有些人討厭他,但他永遠都是妳的外公是我的父親,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但是我們可以盡量不要理他,好好的過我們自己的生活,並且,我很期待有一天我可以變成畫家王芃的媽咪。
 
我想,這兩年來,我最痛恨的事情莫過於此,為何,施先生可以如此疼愛他那兩位跟我女兒一樣大的寶貝女兒,供養她們唸康橋小學,住華宅開名車,卻不能稍稍放過我跟我女兒一條生路呢?有時候,他常常讓我自覺我真的如此糟糕到不堪的地步嗎?
 
帥哥醫師總是告訴我,那是施先生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但是,有些時候,真的,很難去說服自己,尤其是連我的女兒都要忍受這些窘境的時候。
 
當他前天909站在那個大大的「屁」字前面高談「愛與和平」的時候,我不知道在他心裡,是否曾有一個小小的角落,提醒他,他是如何地利用了我們得到聲望跟名利,又是如何地想要逼他的女兒跟外孫女走上絕路?
 
不過,我想,在他的心裡,早已沒有我們存在的角落,可是我的女兒卻必須要因為他的作為而受苦。
 
他對我們的作為,無關政治,只是人性。
 
今天,其實,是個很難過的一天。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arryL
  • 每個人的背後總有許多的故事,然後藏在故事中的又幾乎是人與人的牽絆。壓力與後遺症,是遠遠流長地卻又讓人無法選擇性的抽離。但是我相信明天的太陽依舊會迎接著學姐和未來的畫家王妹妹的到來喔。
    其實我想說,看了媽媽和女兒的對話後,感覺心裡有點酸酸與暖暖的哩。那種溫暖呀,進入夢鄉後也會微笑一樣。
  • 親愛的學弟,夜裡,我就看見你的留言了,但是一整夜直到過午,我都不知道應該寫些什麼來感謝你的鼓勵。
    親愛的學弟,有時候,你知道嗎?你明知道太陽會出來,但是好像你就是站在陰影底下,無論陽光怎麼大,好像就是有一片烏雲正好在你頭上。
    曾經有個老友對我說,身為作家,應該打開窗戶讓人看見美好的景色,我並不同意。
    我知道我的背景跟經歷讓我有不同的生命歷練,讓我可以有不同的人性角度,這是有時候我深切感謝讓我痛苦的一切的原因,但我也是個平凡人,感謝老天我終於發現我是個平凡人,可以跟其他人一樣有沮喪跟痛苦的權利,最重要的,有表達情緒的權利。
    如果作家只打開人生美好的窗戶,那麼,真正的人性在哪裡呢?
    人性,也有美好的一面,並且在非常多人身上呈現,如果我呈現的是較為陰暗的一面,也只是將我的體認介紹給讀者,讓讀者去了解不同於自己的人性,但我相信,也許你,也許其他讀者可以因著自己的不同生命歷程來處理我所引介的殘酷人性。

    施又熙(施珮君) 於 2007/09/12 15:25 回覆

  • angmei
  • 看了芃芃的境遇讓人心疼
    現實讓小小年紀的她
    必須去面對人性的黑暗面
    說來殘酷,卻也是幸運
    提早認識人與人的複雜世界
    不過,如果給她的是正向的
    相信她的人生會是美好的
  • 芃芃是個充滿藝術細胞的美好女孩,今天接她下課時,她又在學校裡面撿了一朵黃色的小花送給我喔,真是個甜甜的孩子。

    施又熙(施珮君) 於 2007/09/12 23: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