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週年了,
一晃眼。

葉阿姨老了,
竹梅美麗了,
還記得多年前我與竹梅曾在一次的紀念會上同台演出,
她吟誦寫給父親的詩,
我唸施先生的家書,
如果那是家書的話。

 

總是,
因為鄭南榕先生而讓我聯想到另一位烈士--詹益樺先生。

 

二十年了,
這段路程中,
有人焚燒自己榮耀民主,
有人燬燒民主榮耀自己,
這是各人的選擇,
歷史終究會留下後世公評的記錄。

 

鄭南榕先生殉道二十週年紀念--金寶山墓園追思會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