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粉絲團施又熙。書寫療癒

課程報名、邀稿、演講、座談請來信:writer.shih@gmail.com

 

本部落格的所有圖文,恕不同意任何形式重製、改製或轉貼,如需連結或引用,請註明出處,並且連結回本部落格,謝謝!

 

 

昨晚,首場《光的闇影》新書分享會在金石堂汀州店順利完成了,謝謝大家的光臨。本書的分享會定名為:「為了等待光灑落的那一天」,也是昨晚分享會裡面多次談到的,這些書寫,這些故事都是因為我相信台灣未來會更好,而為了走向更好的未來,有許多事情是我們現在就要開始關注的。
 

131264116_10157902785670914_3957931361197251502_o.jpg

感謝小雲一早從台東搭車出發,不遠千里來擔任主持人,精彩地安排了許多好問題讓我跟館長可以暢談。
感謝陳俊宏館長忙完公務之後,晚上又來擔任與談人,豐富了分享會的層次,提供了各國的咎責經驗與台灣的現況,來參加的研究所學長夜裡寫私訊說陳館長分享的部分知識濃度之高,太精彩。也有其他朋友紛紛反應很喜歡館長的分享,真心的,我一直說館長分享這些內容時是很迷人的,昨晚來的朋友也很贊同。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謝謝老師百忙之中答應寫序,挑了一張去年耶誕節前,老師帶我跟女兒去遠東飯店六樓cafe享用自助餐後的合影(這麼多年來我們兩母女經常跟著老師吃吃喝喝,真幸福,哈哈),雖然有點糊,哈哈,老師手抖了,但是很喜歡這張照片,還是選了。後面補兩張清楚照XD
============
【推薦序】
風雨之後依然挺立――序施又熙新書《光的闇影》
陳儀深(國史館館長)
2014年我為施又熙的書《媽咪,我們會這樣幸福多久?》寫推薦序的時候,她已經在我們士林社區開設「書寫療癒」課程一段時日,當時我說:「據我所知,她確實能夠幫助一些女性朋友面對自己、建立自信、進而改善人際關係。」古人說的己立立人、己達達人,大概是這個意思吧。當時我內人也揪朋友參加這個課程,正逢岳父去世不久而岳母身心低潮的時刻,施又熙建議她在我們社區舉辦母女祖孫三代畫展,也就是展出我內人、岳母以及我女兒的畫作,小冊子則是由我編輯,雖然都是素人,但是街坊鄰居親朋好友雲集,讓岳母恢復自信開朗,這難得的經驗值得記上一筆,也是要感謝又熙的提點。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4501527_2695560227425903_4554884966765176947_n.jpg

國家人權博物館館長陳俊
 
轉型正義,是目前台灣社會正在進行中的改革工程,也是民主深化的重要任務。如何讓白色恐怖斲傷人權的歷史成為社會的集體記憶,讓過去所發生的「永遠不再」發生,我們除了體認威權統治時期國家暴力對人性尊嚴的侵害,同情受難者的遭遇之外,更需反省體制性暴力的本質,藉由對過去錯誤的理解、以及基於理解而來的反省,或許是防止暴政在未來再度發生的重要機制。因此,轉型正義的工作不能止於加害者和被害者的咎責與賠償,也不只是法律與制度改革,而是台灣社會必須互相對話學習、共同嚴肅面對的一場文化反省運動,藉助對過去的反省來建立民主文化。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國立虎尾科技大學通識中心教授 王文仁

 

    腦海裡還記得,才剛讀完又熙姐精彩的長篇小說《寒淵》,而且很不好意思的寫了篇爆雷的讀後感〈那些悲劇告訴我們的事〉。才一年多,她又要出版《向著光飛去》二部曲《光的闇影》了。中秋連續假期,趁著收到書稿前,趕緊把上下兩冊、厚達700多頁的《向著光飛去》又找出來好好翻讀過一遍。小說中柳絮與周慕夏曲折的愛情,以及時代悲劇所衍生扭曲的生命故事,也讓我想稍事休息的腦袋,一直轉個不停。

 

    散文、小說的書寫皆相當專擅的又熙姐,這幾年把她的精力都放在長篇小說的經營上,而且一出手,便是二十幾萬字的巨構。2017出版的《向著光飛去》有27萬字,2019年完成的《寒淵》有21萬字,如今《光的闇影》則有23萬字,讀來都是要人不斷聚精會神、思想撞擊的佳作。根據我的瞭解,《向著光飛去》一開始在寫作上,便是三部曲的規劃。首部曲寫的是白色恐怖的受難者家屬,二部曲著墨的是加害者的後代,尚未起筆的三部曲則是要回推到當事人那代,作為整個故事的終結。從整體的規劃來看,儼然是臺灣白色恐怖的大河小說書寫了。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4501527_2695560227425903_4554884966765176947_n.jpg

 

本書得以完成,仰賴許多人的協助,從資料、資訊的提供,無日無夜被我發問的各類疑難雜症,以及探究白色恐怖的各種經歷與歷史,多次的長訪談:感謝曾郁雯小姐、繼父蔡寬裕先生、林傳凱博士、卓浩右博士、莊程洋先生、葉奕瑄先生、黃雅雯女士、許皓哲小姐、劉寶華小姐、周培文小姐以及鑑識隊的打工仔先生,沒有大家,我將無法完成二部曲,接下來還有三部曲,屆時還要麻煩大家了,如果本書有任何謬誤一定是我的疏失,因為大家都提供了相當詳盡的資訊與資料。

 

感謝我的女兒王芃,總是忍受著這個寫作時對人有點冷淡的母親,謝謝寶貝一路的支持,這輩子有妳是我最大的幸福。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26 Mon 2020 11:46
  • 播種

DSCF6327.JPG
去學校講白色故事是一種播種,因為我不只講家屬的故事,也講我們是不是該開始面對加害者的故事、加害者後代的故事與各種聲音的可能性。
上週五去台中女中講故事,QA跟會後都有同學提問出非常好的問題,返家後也有同學陸續寫訊息來討論她們的疑問,一直到昨晚都還有收到訊息。
我們永遠都不知道去一間學校、一處場域演講說故事會遇到什麼人,發生什麼事,但是只要有一位聽者願意開始思考轉型正義是什麼,妳想要的轉型正義是什麼樣貌,誠如那天會後來問的同學,她問我,促轉會之前被講成東廠,身為轉型正義世代的年輕人要怎麼做才能讓轉型正義更好,這是以參與跟實踐作為前提的發問,讓我深受感動,說故事的意義也正在此,我們都是播種人,但願能讓更多年輕人理解台灣曾經發生的故事,開始關心受難者、加害者、受難者後代、加害者後代的故事,並且願意一起開始聆聽各種不同的聲音,共同完成複雜的白色恐拼圖。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2171438_2660871277463303_573008149828199240_o.jpg
 
又是補充能量的時刻,今天到台中女中講白色故事,同學們都好棒,也有精彩的回饋跟發問,同學說她的想法可能大逆不道,但因為我演講時有提到不能把加害者單純妖魔化,她說她也想過希特勒真的是妖魔嗎?把責任都推到他身上,是不是其他人也是在卸責。我說這問題超棒,一點都不會大逆不道,國家暴力本來就都是結構性的問題,單純把一個人妖魔化會變成個人歸因,就會忽略了結構性的原因。不只是政治,面對其他司法與社會問題不也是如此嗎?
因為演講時也會提到無辜的加害者後代是否需要背負原罪,以及同學們都是轉型正義的世代,一位同學問她們應該如何調適自己的心情來進行轉型正義,我先讓大家回應同學的發問,每個人都講的很棒。
會後也有同學問她們該怎麼做才能讓台灣的轉型正義更好,真的都是很好的問題跟回應,聽說今天這場講座還是學生自由報名的,坐滿滿的,還坐到牆邊,謝謝大家,真的是一次愉快的講座。
轉型正義是一條漫長的路,這些年輕學子真的都是轉型正義的世代,讓他們多一些自己的思考與判斷是我去分享的目的。
然後我還偷偷給自己的新書打預告٩(˃̶͈̀௰˂̶͈́)و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請問請問,被玻璃割到的傷口,多大才需要縫?
友:要看位置跟深度ㄟ,割到哪啊?拍照我看一下。
我:不是我們啦,小說啦
友:......還好沒人有事🤣
我:那個臉頰、下巴跟手腕,然後是窗戶玻璃被鋼珠擊破,被飛濺的玻璃割到的。玻璃破掉時,人正好在窗前,有閃一下,但還是被噴到。這種通常會割到很深嗎?
友:這種聽起來就要縫啊@@瞬間衝擊力應該蠻大的
我:是喔,好喔,咱們的國民男友被玻璃噴到,哈哈哈(友人之前說《向著光飛去》的周慕夏是國民男友)
友:!!!不要啊~~~~~~
我:哈哈哈哈哈哈
友:你要很精準的知道幾公分是嗎?
我:不用啊,就是想說大概幾公分就會需要縫?破相破相,哈哈哈哈。
友:其實有一公分就可以縫了,像一般做皮膚切片也是一公分左右而已,而且只取薄薄一片,那種就要縫了。
我:通常這種應該也蠻容易止血的吧?需要馬上去醫院嗎?可以等警察來過再去醫院嗎?
友:可以,沒有馬上的生命危險
我:那不是大部分都要縫?覺得平日傷口超過一公分蠻容易的啊,啊不縫會留比較大的疤對嗎?
友:對,就會很醜
我:好吧,那還是讓國民男友去縫一下好了XD
友:國民男友粉絲會崩潰🤣
我:哈哈哈,我是個殘酷的作者,哇哈哈,啊一公分的傷口通常要縫幾針?
友:印象中一公分是三針
我:一公分就要三針喔,哇~刀疤國民男友,現在是國民老公了
友:🤣
幾分鐘後,友:想想還好你有要讓國民老公去縫,不然他就要破相了🤣不能留疤🤣
我:對啊,還要用舒痕膠~
哈哈哈,真開心有護理師好友可以被我問來問去,這就是寫作的日常,常常突然抓人問問題,問題有時候還很搞笑,不要懷疑,作者每天就是在想這些有的沒的XD
剛才跟友人說,我應該把之前我寫《寒淵》時跟鑑識人員的對話也貼出來,哈哈哈哈。
~ㄟㄟㄟ,請問啊,那個乾屍要怎麼製作啊?
XDDD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0806060_2647177085499389_3756879452146202957_o.jpg

因為今天一早要去軍方基地演講,昨晚早早就睡了,夜半起身喝水,看見王厚森大師《光的闇影》推薦序已經寫好初稿,忍不住打開來看,看後卻輾轉反側,許久難以成眠,起身拍了夜半的書桌前景色,在桌前坐了好一會兒,一早拖著疲憊的腳步去演講。
王厚森大師的分析方式我很喜歡,從兩部曲跟《寒淵》的角度分析,是文學研究的推薦序,很讚。
只是引我回想起在創作期間曾經訪談過「加害者後代」,數次長談,他在訪談間數度哽咽,我也為之鼻酸。多次在演講白色故事間引用了他的故事,每每在跟學生、聽者分享時,他的哽咽成為我的哽咽。
不想,昨夜裡,大師的推薦序引我回想起這許多的辛酸。
大師讀到一半時跟我說這真是一本很沈重的小說,是啊,在白色恐怖無遠弗屆的影響下,誰能真正輕鬆?
期待出版的日子,想要分享王厚森教授的推薦序。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3795831_1709935665693488_2819206218951177434_n.jpg

大家常常懷疑作者每一本書是不是都有自己的影子,或是周邊人的身影,特別是如果寫的主題跟作者身家背景相關的時候更容易引起懷疑。
當我寫白色恐怖的故事時,由於我自己就是受難者家屬,所以刻意地避免把自己寫入,但是走過那段歷史的人,其實感受都頗為相似。
許多聽過我講白色故事演講的人或在《向著光飛去》的分享會上都有聽過我的一則小故事:小五的時候,曾經被訓導主任叫到升旗台上去,當眾羞辱並宣稱我即是江洋大盜(當時對政治犯的通稱)某某人的女兒,並且就讀在五年某班。
那個年代沒有少子化的問題,一間國小操場可以站滿滿的學生,全部的人都對著我指指點點並且叫囂,那時候我大概幾乎是進入了解離的狀況,像困在玻璃魚缸裡的魚,看得見魚缸外眾人慨然表情與動作,卻一點聲音都沒有,也不知道周圍發生什麼事情,直到訓導主任推我一把叫我下台,此後展開了我常跟別班男生打架的歲月。
昨天上課的時候,老教授突然問國小四五年級的時候,妳的第一篇「我的志願」寫了什麼?
我突然答不出來,腦袋一片空白,怎麼我有寫過「我的志願」嗎?
肯定我小四小五的時候大概也沒說過我想要當作家之類的,但肯定也不會是要當老師,那我到底寫了什麼?怎麼都想不起來?
突然才發覺,當然想不起來,因為白色恐怖的緣故,其實我的童年記憶很少,想得起的事件恐怕連十隻手指頭都會有剩,特別是被推上台後,我的學校生涯就是忙著跟別班男生打架,哪裡會有其他記憶呢?
白色恐怖的記憶裡,很少人談及家屬,即便有,也是附屬在受難者長輩身份下,缺乏自己的主體性,2017年的時候,決心要寫一部非典型的,以白色恐怖第二代女性的感情故事為軸線,試圖讓閱讀者看見那個年代的影響之深,連我們以為毫無關連的人其實都深受其害。
昨天答不出老教授最簡單的問題,卻引我想起自己在2017年的書,可能也是因為我剛完成二部曲,總是沉澱在這樣的情緒之中吧。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28 Mon 2020 23:41
  • 獻詞

120353954_2639696489580782_8612000468619433941_n.jpg
出了那麼多本書,每次排版後收到的校稿都還是會有很新鮮的感覺,從每天被貓干擾勤奮敲鍵盤到書成型,一步一步都是用心與掙扎的過程。
這兩年寫的都是比較有爭議性的議題,每本掙扎的程度不斷增加,2017以非典型的敘事角度寫了白色恐怖二代家屬的故事,《向著光飛去》,去年寫《寒淵》運用連續殺人犯跟家暴議題來凸顯死刑存廢,今年則是《向著光飛去》的二部曲《光的闇影》,是以加害者後代為主,讓受難者二代與加害者後代產開對話。
這不是主流論述,因為大多數的人都還不想聽加害者的故事,但是不管是社會議題、司法議題或是政治議題下的加害者,我們都可以試著去了解他們在想什麼,我始終相信,要防範於未然,最重要的途徑就是去理解對方的想法。
12月上市喔~~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19 Sat 2020 23:45
  • 窗景

119786407_2631782247038873_1629078090554882531_n.jpg

從還年輕的時候,讀書時習慣聽音樂,其實都沒注意聽到什麼,戴耳機聽音樂只是隔絕外界的聲音,寫作時也是這樣的習慣,這種隔絕有助於我專心進入狀況。
住在汐止的時候,客廳跟臥室都比較大,但是因為格局的關係,書桌只能擺在客廳,而我總習慣重複播放某首歌或曲目,怕女兒會覺得煩,所以一直維持著戴耳機的習慣。
搬來林口後,客廳跟臥室都比較小,但是因為格局的關係,我的書桌可以擺在臥室裡面,書桌旁還可以垂直擺放一座書櫃,臨著大窗戶形成一個絕佳空間,由於是自己的空間,可以成天用藍芽喇叭播放同一首歌。
真好。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晚在協會值班時,晚了,最後一位案主會談結束後,照例要請對方簽名,會談單擺在桌上好幾秒,案主只是一直看著單子。
我以為她因為第二次來,可能不清楚要簽在哪個格子裡,所以我就指了案主應該要簽名處,她很快就簽了,然後指著隔壁欄位,上週的位置,因為是我負責的,所以我都會簽名。
她指著我的簽名問:所以這是妳的簽名嗎?
我:是啊。
她眼睛一亮:所以妳是施又熙老師?
我(大驚):我們見過嗎?
她害羞地笑著:我有讀過妳的書。
我(大驚):謝謝。
這是近日第幾次被指認出來,每次在非文學場域被指認出來總覺得很害羞很尷尬,做了這麼久的寫作者,還是不太適應被指認出來的這回事,當然很開心,聽見有人讀了我們的書,而且是很開心的問我,但,總覺得,寫作就是一件孤獨的工作,有人記得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XD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17946280_2609327359284362_7243659393371723792_n.jpg

【動物溝通】
我:屁橘,為何你都要尿那張藍色沙發?
屁:因為襪套都說那是她的,所以我要讓她知道那是大家的沙發。
我:呃....可以跟你商量一下嗎?你可以不要尿那張藍色的沙發嗎?
屁:那妳叫襪套不要再說那是她的沙發...
我:好,我等等會跟她說,但是希望你真的不要再尿那張沙發
屁:那你叫襪套不可以再說那是她的...(好番)

十五分鐘後,換襪套
我:襪套,我想跟妳談一下那張藍色的單人沙發...
襪:我的!
我無言兩秒:襪套,那張沙發是大家的。
襪:是我的!是我跟媽媽的!
我:襪套,那張沙發大家都可以坐。
襪:是我的,是我跟媽媽的,媽媽都會抱著我在那裡看書,是我跟媽媽的,是我的!
我:但是妳一直說是妳的,屁橘就會去尿,這樣我們很麻煩耶,那真的是大家的沙發。
襪:是我的我的!
我:襪套,妳這樣,屁橘他...
襪打斷我:現在是我的時間,不要講別人!!
我:....(;´༎ຶД༎ຶ`)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F6327.JPG

週五上午,受國家人權博物館的安排,去了北大高中講了100分鐘的白色恐怖,我從家屬的角度切入介紹在那個風聲鶴唳的年代,家屬的遭遇與心情,再回頭講一些長輩的故事,最後講轉型正義。

課堂裡都是高一的學生,很年輕,非常年輕,白色恐怖距離他們非常遙遠,但是認真聽講並且有回應的同學不少,當然還是會有在旁邊聊天的,但不多,我也不在意。

進入校園,只要可以讓幾位同學有感受,我就很滿意了,因為這是一個播種的工作。

我告訴這群孩子,受難者長輩在執行槍決前,鐵門開了之後,知道是誰即將遠行,他會整理好自己,與全房的難友們握手告別,然後大家會唱〈安息歌〉送他遠行。也告訴他們鍾浩東校長說,當他離開時,請唱〈幌馬車之歌〉,因此當某日的清晨,傳來的是〈幌馬車之歌〉,他們知道,是鍾校長要離開了。然後我播放了由艾文製作,蔡焜霖阿伯演唱的〈安息歌〉,請他們邊聽邊想像,同牢房的難友走出去了,遠行了。

每次聽蔡阿伯唱這首歌,總是會鼻酸,週五在北大高中也是,我站在旁邊聽著,鼻子酸酸的,我轉頭看著同學們,原本在聊天的同學們也都安靜下來了,我也看到有同學的表情是凝重的。

25552936_1739284086091979_326153200_o.jpg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剛剛騎車去好市多買義美鮮奶,一眼望去,沒戴口罩的人寥寥可數,走一圈我自己看到沒戴的只有三位,但也許還有更多,不過我想數目應該還是極少。

我想說的是,我們去添購民生物資,逛賣場,每個人都有口罩戴,國外的醫護人員如果看到這樣的景象,一定備感心酸吧?我們怎麼能不好好愛惜台灣呢?我們應該真的是極少數國家還算得上是維持正常生活的。

這次連假觀光景點的人潮真是讓人吃驚,這真的很兩難,觀光業受到莫大的衝擊,但其實很多行業都受到一樣的衝擊。看著這樣的人潮,明天連假結束,各級學校又恢復上課,各行業也繼續上班,疫情的緊繃與焦慮來到另一個高峰。

年輕人出去玩耍放鬆很自然,不過我想應該有很多跟我一樣的中年人其實滿懷憂慮,記者每天都在問幾時普篩、幾時禁足令,我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不是真的懂,真到了普篩跟禁足令的時候,我們是走到了怎樣可怕的境遇。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F6464.JPG

前兩天,一位書寫療癒的學員帶著好吃的蛋糕跟一罐我一直想嘗試卻沒買的手工冰糖檸檬回來看我。

學員開心地回來看我,因為她剛通過國家考試,她說要謝謝我讓她找回自信,讓她有了新的開始。

我看到那罐冰糖檸檬眼睛一亮說,我一直想要買這個來試試看,她說她很喜歡,因為覺得味道是甜甜苦苦的,好像人生。

是啊,好像人生,誰的人沒有苦苦甜甜的時候呢?我總是可以記得每個學員第一次相會的模樣,也記得他們帶著怎樣的困擾前來,記得他們怎樣努力地走過那些困境,記得他們帶來的「初始夢」跟一些很特別的「大夢」,記得他們怎樣的轉變,然後,帶著相信自己的力量跟我揮別,獨自踏上自己的生活。

這些,都不容易忘記,而記得,也讓我覺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那些個聆聽的日子,那些個偶爾被我斥責的時刻,那些個他們靜靜落淚(當然也有人是嚎啕大哭的,對,我就是在說妳XD)而我靜靜在一旁守候等待的時候。

親愛的你們,我想說的是,你們本來就是美好的,也許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讓你遺忘了自己的好,而我不過只是陪著你重新看到自己而已。

許多的困境都來自於我們對很多事情的遺忘,我們需要做的只是找回來,那一直都美好的自己,並且相信自己是值得愛的,最重要的是愛自己,唯有先愛了自己,才能更好的愛別人,或接受到別人的愛。

親愛的,看到妳展開了新的人生,真好,謝謝妳回來看我,並且跟我分享了妳的近況。

人生本來就是苦苦甜甜的,但願大家都能安然地品嚐著這一切。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F6475.JPG

2019,閃電般地過去了,出版了《寒淵》、開始研究生的日子、住院開刀,一眨眼就來到了2020的舊曆年,緊接著就是寶貝女兒的生日了。

日子過的真快。

怎麼會一下子就22歲了呢?

但是回想這一切,我跟寶貝從她一歲的時候就開始了單親的日子,所有的重要場合都只有我出席,有時候也會覺得在這樣的重要童年、青少年歲月中,我是不是少給了她什麼?

唯獨確定沒有少的就是愛與關心,以及每天花時間聽她講學校、講生活中的事情,就這樣一點一點的,她長大了,聊天的內容也多了她的感情生活。

總是覺得她一直都沒有長大,一直都像個孩子,但是去年底我住院開刀的那一週,以及返家後的一個月,女兒驚訝地成熟,每天無微不至的照顧我,在母親返回高雄後,她除了照顧我也包辦一切的家事,讓我不要勞動,只能休息。

那時候她說,「嚇到了吧?我也可以成熟的喔!」

也是在那個時候,我比較放心了,她應該是可以照顧好自己的。

這一年,她畫了繪本、跟我一起參加了《卸密》展,再度聯手創作、畫了詩集封面、找到了未來的目標,生活中有很多新的轉折,有時候我們其實很難確定所有的轉折都會是好的,但是,不管如何,我們都只能好好面對這些決定,並且展開新的人生旅途,也請不用懷疑,阿母永遠會是妳的支持後盾。

DSCF6469.JPG

去年找出一個舊飾品,上面有一顆小寶石,把它拆下來交給銀藝設計師好朋友,請她鑲成一枚戒指,昨晚跟好友相會,讓女兒提早一天拿到禮物,謝謝好友的鼎力協助,誠如昨天聊天時好友說的,人生的緣份實在太奧妙,誰能想到我們會在紅樓創意市集相遇、相識並成好友呢?

人生的緣份,真的是奧妙的,雖然我們常常日子過的有點顛仆,但是,寶貝,我相信妳可以有很好的人生,也值得有很好的人生,請好好地愛自己,相信自己,妳是最棒的女兒。

寶貝,22歲生日快樂。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F6454.JPG

有時候聽記者發問還是覺得很神奇,像是這個傳染有沒有可能是醫護跟家屬跟病人共用茶水間,不知道防疫中心有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或是某某案例的其他接觸者我們有去掌握嗎?

每次聽到這些的時候,都感到不可思議,為什麼我們會覺得防疫專家想不到,然後我們會想到呢?或是每次新增案例時,不都是一直在框列接觸者,為什麼還會覺得某案例防疫中心會特別沒有去疫調呢?

神奇,神奇。

面對生病這件事,其實大家都會覺得不安,這是正常的,特別是不可測且難以掌握的時候,那種焦慮與不安指數更會狂飆。

這幾天沒有發文也不太按讚或留言,因為前兩天自己就在家掛了病號,上週開學,連續三天跑三峽,下午也緊接著去協會值班到晚上,車子還大修要花大筆錢,大概是太累又壓力提升,結果一直覺得頭痛,肩頸很緊,看東西視力模糊,一直到週四從三峽開車回台北路上才終於想到,該不會是血壓飆高吧?

年輕還是個瘦子😂的時候一直是低血壓,近幾年有幾次到醫院看病時量血壓都超高,被提醒幾次要去看高血壓,但是回家量,都還在邊緣,就皮皮的。

去年11月去住院開刀時也是一樣,血壓一直偏高,也有被提醒,還是繼續皮,直到上週四,值班完回家一量,哇!!!!!

趕緊問了護理師好朋友,她建議我這兩天趕緊去看醫生,但是一直很難掛號,掛到週二下午,想說上完課之後去看診剛好,但是週四、週五晚上都很難入睡,數據一直居高不下。

週六更是早早就頭痛起床,只能坐直不能稍往後仰,不然就頭痛很厲害,甚至還噁心吐了(😱嘔~),雖說那天根本沒食慾,中午只喝了一點菜湯,連我每天必看的安心記者會都看不完,就難受的坐在沙發上,手機發訊息也很累,開始懷疑自己要爆血管了😰,將掛號改到週一上午另一位醫師,也請教了一位有中醫背景的好姊妹,教我怎樣按穴位降壓。

後來好朋友知道這情況,連忙送來一片高血壓藥(這是錯誤示範😂,但是很救命🤣),經過護理師好朋友確認藥名後建議吃半片,吃前要先量血壓,吃完三小時再量一次,然後週日不要吃,因為週一上午要去看醫生了,撐一下。

這三天一直在157/101~181/106之間盤旋不去,直到吃了半顆藥才終於慢慢盪到正常範圍,也可以入睡。

今天早上去看醫師,把這幾天的測量表帶去給醫師作參考,很有耐心聽我報告完這幾天的狀況,今天早上的數值還是偏高,醫師開了十四天的藥,每天吃半顆,早晚測量做紀錄,十四天後回診討論藥量,也做了抽血採尿等等。

2011年從六年的抗憂鬱劑停藥至今,又要開始服藥人生,但是我覺得還好,該注意的,可以控制的還是要聽從醫囑,想到這些年來我那些忍受頭痛、腦子脹脹各種莫名疼痛都可能跟這血壓有點關係,就覺得好笑,很早就檢查出有基底動脈偏頭痛,但痛法大不相同,原來是其他的原因,一度也以為是因為我運動導致筋膜炎所以頭痛,雖說也有相當可能,但血壓問題也可能存在。

總之,套句好朋友說的,有歲了,還是要注意啊,哈哈。

週六超不舒服,懷疑自己要爆血管的時候,腦海裡跑過的是兩件事:女兒保費還沒繳,以及手上小說還沒寫完,哈哈哈哈。

所以,血壓穩定下來了,趕緊的,繼續寫作。

書照念、工作照做,小說照樣創作,但是會更注意休息與身心調整,大家都要保重身體喔,還有,有好朋友很重要。

**照片是229到台中國家歌劇院看姊妹精彩舞台劇《夜,散落在愛的臨界:記得-因為愛3》,在歌劇院外面拍的,燦爛的黃花,但我不知道樹名😅

**經臉友告知,這樹叫黃花風鈴木,好聽。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getImage-5.jpeg

這兩天的安心記者會裡面(對我而言是安心記者會,每天都要看,了解疫情進展才會安心,因為是自己看見自己聽見,不用人云亦云),因為鑽石公主號旅客在日本確診治療後,二採陰,返台後再採檢又呈陽性,昨天的記者會好像是說返台後一採陰,二採陽,所以才又確診收治在醫院內,於是今天的記者會,有記者問台灣現在三採是採哪些部位?怎樣才能確認不會再出現這種復陽性。

前些天閱讀完的《我要活下去》,紀錄韓國2014MERS風暴,真心推薦大家去閱讀,以下有雷,尚未看書又想看的人請慎入,下面我要說的情況,跟眼前的心態我覺得是相似的。

在《我要活下去》這本書裡,所有的MERS患者都已經痊癒出院,只剩下最後一位患者,他本身患有淋巴癌,在確診的時候也同時癌症復發,所以是很特別的案例。

當大家都陸續出院後,最後這位患者金石柱先生承受了莫大的身心壓力,一直在二採陰之後三採陽,因此一直不能出院,也無法開始展開癌症治療,而且在負壓隔離病房裡,那種被隔絕的感受,恐怕比監獄更可怕,因為連醫護人員也都是要穿著整套防護設備才能進去,由於穿脫麻煩,所以不會隨時進出,就算家屬準備了食物,也是要等正好要進去檢查時,才會把食物一起帶進去。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晚下班後,跟女兒開車回家路上,用手機app打開電子閱讀器的朗讀功能,播放著《我要活下去》的內容,前陣子第一次聽朗讀時很不習慣,覺得很生硬,但是因為常開車,多打開來聽,多聽幾次也就算是可以逐漸接受。

昨晚朗讀器功能正常地朗讀著這部作品,直到MERS出現的時候,朗讀器播出:

-大寫M

-大寫E
      -
大寫R
      -
大寫S
把我跟女兒笑翻了😂,我的天啊,結果那頁出現了五次MERS,朗讀器就這樣重複了五次-大寫M、大寫E、大寫R、大寫S,哈哈哈哈,自然是沒有再繼續讓它播放,因為這畢竟是一本紀錄MERS的書,MERS這個縮寫無所不在。

雖然朗讀器有這個無法辨識的笑點,但這本書真的值得閱讀,這是一本紀實文學小說,我們可以從中再次去思考,我們面對的到底是病毒還是人?在防疫過程中我們要如何與病毒抗戰,又該如何看見每個患者都先是個人,才是個患者。非常令人深省的一部紀實文學小說,作者過去也寫了兩部長篇小書紀錄世越號船難,同樣深刻。

誠如作者說的,他始終相信文學應該要站在苦難與弱勢的一方,我也是這樣相信著,如果我們有能力寫出一點什麼,我會希望是以各種方式,讓大家理解這個世間有太多的苦難不為人知,有太多的弱勢族群需要我們關懷。為這個世界出一份力的方法太多了,我相信我們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為這個世界做點事。

附帶一提,早上看見顏大甲的記者會,把停辦的責任推給了防疫中心,下方留言區很多網友生氣的說如果顏大甲不停辦,那萬一染病就不要就醫,或是醫藥費自行負擔云云。

我想最大的問題不是健保醫藥費,而是我們的醫療量能無法負荷那個萬一,顏大甲的態度如此,我想,剩下的就是防疫中心的決定了。

至於某些縣市首長的奇妙言論,不值得在意,既無同理心,也不是真的愛台灣這片土地與人民,在這段現形記活脫脫上演的時刻裡,大家要好好記著他們的言論與態度,不要善忘,下次做好自己的選擇,此刻,我們只能做好自己的健康管理與身心調整,不要隨著言論起舞,彼此關心,但不要歧視。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F6353.JPG

 

這個大年初一,往年都會有固定的高中姊妹聚餐,今年因故暫停,加上武漢肺炎的因素,還有我跟女兒都感冒,避免去戲院咳嗽被側目,因此我倆就留在家裡了。

 

下午興起,跟女兒一起烤了俗稱曲奇的咖啡餅乾,過去常做餅乾,唯獨沒做過曲奇,前陣子很想吃咖啡口味的,但市面上少見,有也是非常昂貴,所以今天下午我們備齊了材料就來試試看。

 

滿屋子都是咖啡餅乾的香味,這是一種幸福的味道。

 

還記得我跟女兒之所以會開始做餅乾或戚風蛋糕是起因於我跟女兒是單親家庭,我也來自單親家庭,小時候因為白色恐怖的緣故,家裡總是有很多狀況,母親廚藝很好,卻不做甜點,其中一個原因是她不敢喝牛奶,所以也就不可能做西點,加上她沒有這份心思,我童年的時候,她一顆心思都在施先生身上。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5842.JPG

 

很奇怪的標題對吧,不過月初手術至今,本週二也回診看完化驗報告,安下一顆心之後才來整理一下住院的感受,是好的經驗也應該要分享。

 

其實這次手術住院有很多感想,包含也有很好笑的對話,但是因為香港情勢嚴峻,總覺得沒辦法開心寫下遇到的好笑的事,此刻香港還是很嚴峻,不過想著來說一下也好,不能每天我的版面都是讓人哭的新聞。

 

《寒淵》出版正好遇上香港革命,所以我分了很多版面出來分享香港,反而自己的書少了很多宣傳,還請大家要多多支持《寒淵》。

 

此番去住院是因為子宮肌瘤太大,而且我的更年期似乎還沒開始,因此就算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切除那些長在肌肉層裡的肌瘤也沒有多大意義,因為還是會再長,因此醫師建議保留卵巢,摘除子宮跟輸卵管,因為輸卵管也是產生病變的大宗,我可謂是欣然同意,因為我從不認為能不能生小孩,有沒有子宮跟是不是女性之間有任何關聯,而且極端厭惡那種說法。

 

這是我第一次光臨台北長庚,當天很快做完檢查,也敲定因為已經長太大,所以建議開傳統刀,我也同意。有人會覺得再大也都可以用腹腔鏡,是的,我知道,但是把子宮切塊再拉出來(很噁心的說法),同時也有另一種風險就是如果那顆肌瘤是惡性的,切開也就有擴散出去的風險,那麼我寧可安全地肚子劃一刀(反正當年我生女兒也是剖腹產的啊),把整個子宮安全取出來再說。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_7718.jpg

政治受難者家屬代表:施又熙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原本預定要以台語致詞,但是因為顧慮到現場可能有來自香港與其他地方的朋友,可能對台語沒有那麼好的理解,所以最後還是決定以華語致詞。

我不知道大家覺得如何,但是就我個人而言,特別在最近這一兩個月,當我走在街道上的時候,我總是會非常非常容易突然地想到:「香港此刻不知道怎樣了?」當我們可以在這裡自由地趴趴走,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戴口罩是因為我們生病了或空氣不好。但是就在離這裡不是很遠的地方,飛機航程只要一兩個小時的地方,有一群人,為了想要繼續呼吸自由的空氣而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幾年前,國家人權博物館邀請我以政治受難者家屬的身分寫一篇文章,我在那篇文章的最後寫了一句話,「我希望政治受難者家屬的這個身分可以在我這一代終結,不要再有受難者跟家屬。」結果兩年後,太陽花學運發生了,有些學生被告,受難者出現了。更令人難過的是,香港從六月到現在四個多月了,竟然出現了這麼多這麼多的受難者,殉道的、被自殺的、在抗爭中生理受到傷害的,心靈受到巨大創傷的。

前兩天,有一位台灣的臉友在我的臉書上留言說:「聲援有個屁用?!要武裝革命!」這句話說起來很容易,但犧牲生命的是香港的朋友。香港這場抗爭不只是為了香港,還為了這整個世界,香港人用勇氣跟智慧堅定地告訴我們,我們是可以對抗強權的!所以我們當然要聲援香港,不只是為了他們,也是為了我們。即便你只是在網路鍵盤上聲援,那也很好,請用力地分享出去,讓全世界知道我們支持香港;如果有像今天這樣的活動,也請走出來,一步一步地告訴全世界,我們支持香港。

我知道很多人都覺得美麗的東方之珠已經消失了,那個一度美好的年代已經結束了,但是當我看著現在每天在街頭上奮戰的香港人,和理非與勇武並肩抗爭,不割席,當他們喊著一起走,要齊上齊落,我非常的感動,我真心的相信,香港美好的時代將會在新一代的香港人手上重新啟動!

謝謝香港的朋友,祝福香港,祝福台灣。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封面定稿.jpg
本書得以完成要感謝許多人的幫助:

感謝護理師好朋友曾郁雯不時接受我的騷擾,提供關於疾病與照護的相關資訊。

感謝一位完全不想被知道名字的,朋友的刑警老公,同時也是鑑識小隊的打工仔,對於我不時(包含假日也被我騷擾)詢問驗屍、解剖、鑑識、偵查等相關細節總是不厭其煩地向我說明,如果書中有引用失據的,一定是我誤解了打工仔的意思,因為打工仔真的以他多年的經驗向我仔細解釋了。打工仔,未來還會繼續麻煩你喔!

感謝警員駱勇丞先生願意在百忙之中向我說明辦案與驗屍知識,讓我在初期準備故事情節時得以有所依據,如果我有筆誤之處,一定也是我誤解了駱先生的意思。

感謝傅少怡小姐提供相關法律知識。

感謝顏司音小姐提供殯葬相關訊息。

感謝飽含文學修養的精神科廖文瑾醫師與我討論了人格議題

感謝教育心理與諮商碩士林星翔在撰寫初期一起討論了家庭暴力深遠的心理影響。

感謝我的女兒王芃,總是忍受著我在進入書寫狀態時的自我與需要思考的獨處空間,謝謝妳在只有我們兩人的小家庭裡一直擔任著維持平衡氣氛的重要角色,我愛妳,寶貝。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封面定稿.jpg

《寒淵》,這本書的一開場就讓我震撼住了!對於一個影像工作者如我來說,這不僅是本小說的開頭,也是部驚悚電影的開場。作者施又熙,以其社工專業和資深小說作者的背景,塑造了血淋淋又驚悚的場面揭開了故事序幕,吸引我展開閱讀,期間數度轉折,吸引著我繼續看下去。而故事走到接近尾聲,我更好奇的是『李桐該如何繼續走下去?』。這個看似虛擬,但又極其可能發生在我們周遭的故事,如此殘忍地擺在我眼前。是的,這些所謂的『故事』,極有可能噩夢成真!

作者將女主角葉敏華設定成一位極其善良、體貼他人的社工,卻又讓她被以最殘忍的方式殺害。讓讀者很難不為女主角抱屈—不公!這世界真的不公!然而,當真相被一層一層地揭開,才發現,原來兇手或許才可能是更值得同情的人!(天哪!我真的不該劇透!)這令我不禁反思:「我們的日常是否都太麻木了?」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7432733-1ED6-4D81-8BB8-241D31B348FD.jpg

 

 今天凌晨00:58:39的時候,老帥哥搭上彩虹橋的列車,重新以健康的身體奔跑飛躍在另一個世界,其實,最近一直都有心理準備,對於後續要進行的步驟與地方上週也都問清楚了,因此當01:02我發現的時候,忍不住的流淚,也知道後續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打了電話給寵物殯儀館,知道他們24小時都有人在,雖然路途很遙遠,但我們仍然決定要自己帶去,而不是由業者來帶走老帥哥,因為我們得要親眼確認一下,去到殯儀館已經快要三點,暫時安頓好老帥哥,回到家,天都快亮了。

 

在箱子裡佈置了老帥哥的大毛巾,也在他身上覆蓋著小毛巾,哭著開車到將近一小時車程的寵物殯儀館,沿路,老帥哥的溫度還在,總是,不斷懷疑,老帥哥真的離開了嗎?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3905495_1956663467884091_2093114405974782515_n.jpg

 

糖糖老帥哥,2008.8~2019.8.16 00:58:39 2004~2019.8.16 00:58:39

 

老帥哥是2008年八月來的,那時候,他四歲,年輕力壯,是枚迷死人的帥哥,深邃綠眼睛,粉紅色的鼻頭,永遠乾淨的臉龐,不喜歡人家摸他太久,我取名糖八月,因為怕記性不好,忘記他幾時成為我們的家人。

 

那時候因為我迫於一些無奈又無力的緣故,必須得要跟女兒分開幾個月,擔心她太過孤單,因此領養了老帥哥,他也像是知道自己的使命是要來陪伴當時才小四的女兒,在我家這11年來,王芃是他的最愛,也是真愛,一起睡自然不在話下,總是待在王芃的房間,如果王芃參加學校旅行,即便已經告知要旅行三天,每天每晚,老帥哥還是坐在玄關的書櫃上一臉落寞地等著他的真愛,直到再次請王芃跟他視訊告知,他才失落地自己回到姊姊的房間睡床。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雷慎入)

國立虎尾科大通識中心專任教授   王文仁

 

記得剛讀完又熙精彩的長篇小說《向著光飛去》,才過了一年,她又即將出版另一部長篇小說《寒淵》。前些時候她來訊詢問是否可以幫忙推薦,我也不管自己是否夠專業,想也沒想就答應要寫些讀後感。沒多久,在一個學期即將結束的昏沈午後,就收到寄來的一大疊沈甸甸的書稿。本想等逃離批改作業的地獄後再好好品讀,沒想到一看就不可收拾,只好把作業擱著,趁著午後一口氣就把這部二十餘萬字的小說讀完(以下劇情暴雷,還沒讀過小說的請先跳過本文)。

66857671_2290611677822600_3535254114675982336_n.jpg

 

 

這部小說原名《死刑犯》,後來改為《寒淵》,根據作者的表述是一來符合書中角色的心境,一來也是取「含冤」的諧音。書的內頁一打開,旋即可以看到尼采的名言:「當你凝視著深淵,深淵也在凝視著你。」我們知道,這句話出自尼采的名著《善惡的彼岸》,前面還有一句「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尼采在陳述這段話時,其實是要提醒世人,當我們與某種根源性的「苦痛」交戰時,我們凝視著它,它也會像深淵一樣凝視著我們。這些內心恐懼的對象,會在我們的身上產生影響、留下印記,讓人無法逃脫,而這一切也源自於悲劇的過往與不受控制的心靈。讀完整部小說會發現,這樣的一句話其實貫穿全文,也成為故事中最引人深思的部分。

 

小說的開端,是故事裡關鍵的女性角色葉敏華做了一個惡夢,夢見自己與肚子裡的孩子被一個黑衣男子殺害。這個預兆式的惡夢,成為小說前半部最讓人無以面對的悲愴。葉敏華的職業是專門輔導高風險家庭的社工,她的先生李桐是廖氏集團廣告部的經理,他不喜歡妻子從事如此具有危險性的工作,可是葉敏華卻堅持這樣可以幫助到需要幫助的人。一次,葉敏華因為輔導案主不甚手臂被抓傷,加上過度勞累身體出現狀況,到婦產科診所就醫後,竟然就消失了蹤影。經過家人和警方幾日的搜尋,最後被發現陳屍在陽明山區。圍繞著小說前半部的,是李桐與葉敏華的母親葉楓的崩潰與尋找兇手。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寒淵推薦序                                                張雅惠(波麗)

 

「當年我們需要幫忙的時候,你又在哪裡?」

....不要相信別人,只有靠自己..........

69260985_1383881211751149_8760905471843368960_n.jpg

    在這個人手一支手機的時代裡,其實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非常遙遠,即便是一家人、親密的伴侶,彼此的心不止遠,可能還充滿著悲傷與憤怒。

    某些人的悲傷被憤怒包裹著,因為表現悲傷是不被容許的。在這樣的人的思想裡,悲傷是弱者的表現,憤怒宛如堅強的保障,一旦卸下憤怒的外殼,流露出悲傷的同時就會流露出羞愧,好不容易靠憤怒撐起的自我很可能面臨崩解。

    另有人的悲傷內隱藏著憤怒,惹人憐愛的外表下,其實充滿了不甘與不平的憤怒。埋藏憤怒的人深怕被別人挖掘出自己內心真相,惟恐脆弱的自我承受不起罪惡感所帶來的羞愧。

    怎樣處理我們的悲傷與憤怒,最早是從童年的家庭經驗中學習的,父母通常是教導我們處理悲傷與憤怒的教練。然而,當父母是孩子悲傷與憤怒的對象時,孩子要怎樣處理自己的悲傷與憤怒呢誰能教教這些孩子呢?被父母傷害的孩子,又能相信誰可以承接自己的憤怒與悲傷呢?

    帶著悲傷與憤怒長大的人何等孤單無助,被悲傷與憤怒糾纏的家庭何等受苦,究竟如何能得到救贖?

文章標籤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