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發表於<<魅麗雜誌>>九月號之<心靈成長專欄>


<前略>

鬼門剛開的那天,因為網友在Facebook上告知有位貓友的貓手術需要輸血,所以隔天帶了我家的笨梨去動物醫院捐血,選他的原因不是因為他笨,只是因為糖糖太老了,襪套太瘦了,只有每天大吃大喝又年輕力壯的笨梨符合資格。去到醫院,在等待捐血及退麻醉的過程中,聽到貓友們許多的談話,不免也提到生病的阿貓來台北治療之前的一些狀態,或是其他貓友在網路上的評論甚至紛爭。

 

坦白說,這些我都沒有參與到,其實,感覺上也是跟我很遙遠的事情,儘管現在網路若比鄰,天涯海角皆相通,不過我跟我的阿貓們一直都很自得其樂,網路上結識一些貓友,也沒有涉及任何過度的討論。

 

「過度的討論」,是現代人的通病,隔著電腦螢幕,憑藉鍵盤在手大家暢所欲言,即便網路若比鄰,其實咫尺也是天涯,根本遙不可及,於是大家就會打開話匣子,逐漸邁向「過度討論」,終至兩邊(甚或多邊)都以不愉快收場,並且留下許多的話尾難以收拾。

 

貓友的故事我並不清楚,也無意清楚,只聽得他們說到問題癥結是很多人只會說不會做,約莫是這樣的情況。我坐在一旁聽了,儘管現場有貓友義憤填膺,我突然發現到自己竟然只是在心底淡淡地嘆口氣,這嘆氣只是因為自己經歷太多,已然發覺再多的外力或意見,到最後只有自己可以面對也必須面對結果,如果大家可以早點了解這樣的因果,或者有許多的糾紛、爭論都可以避免,因為多說,著實無益。

 

如果從這樣的教訓中可以獲得教訓也就罷了,不過人類這樣的動物,雖說擁有高智能,但是不死心跟擅於遺忘也是特色之一,所以許多無謂的紛爭才會層出不窮,甚而對我們的生活以及與他人的關係也不斷地重蹈覆輒。

那天抱著笨梨回家,他還在麻醉藥效中昏昏沉沉,其實捐血的過程中,醫師曾經用蝴蝶針在呆梨頸子上戳來戳去,讓我們很不捨,也很擔心笨梨會不會去救貓到最後變成要被救?

 

回家的路上,我跟芃說,不知道是因為我老了,還是經歷過太多事情,很多事情現在對我而言,好像感覺都已經改變了,甚至連自己的想法也是。許多以前可能會有點激動的,或是不甘的,現在好像都可以簡單放過,芃芃起先以為我在說笨梨,我說是許多事情,像聽見很多八卦、或是看見一些無稽之事,沒想到十三歲的芃芃竟然用一種小大人的語氣跟我說,「娘啊,是因為妳經歷太多事情了啦。」

 

我跟芃芃一樣,都在前進,都在學習成長,我們共同分享許多生活上所見所聞,在這樣的互動之下,她學習讓我放心,而我學習放手。

 

--未完,全文詳見<<魅麗雜誌>>九月號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