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發表於網氏專欄:邊境。真相

睽違三年,終於在今年的仲夏完成了新書《媽咪,我們會這樣幸福多久?》,更特別的是,這是我跟女兒共同完成的生命紀錄,不單是記錄著共同走過的人生歲月,更是共同創作完成的一本書,我書寫,她畫畫。是一本紀錄,也是我實踐了對女兒要一起出書的多年承諾。

 

一卡皮箱,一台筆電,兩母女。新書分享會啟程。Photo by 施又煕

一卡皮箱,一台筆電,兩母女。新書分享會啟程。Photo by 施又煕

已經許多年沒有旅行的我們,因著書籍在暑假期間出版,我跟女兒也就趁便展開了環島分享會的小旅行。

這次的書寫出版對我而言,有著許多不同的意義,一方面是完成一次完整的自我紀錄,另一方面,履行對女兒的承諾自不在話下,這次的共同創作讓女兒不再只是坐在台下仰望著母親,而是女兒也成為這一切的主角,不管是台上的分享抑或是台下的生活。

另外一個特別的意義是,因緣際會的安排,我們的分享會回到我的家鄉──高雄市成為環島首場,而恰恰也在高雄氣爆重大災難後不久,貫徹了我希望可以帶給需要的人一點支持力量的願望。事實上,這一切的安排都不是有心的,卻成就了我許多的感觸。

高雄,一直是我多年來很少回去的地方,因為那裡有著太多不堪的回憶,總是,不忍回顧。從二十九歲離開高雄至今,回去的次數寥寥可數,不外乎是受邀演講或其他公務,高雄市的變化也從熟悉變成了陌生,我知道高雄市變美了,但是總覺得離我很遠,這其實是相當感傷的,一個我出生的所在,卻也是我記憶中夢魘的重鎮,讓我避之惟恐不及。多年來我幾乎不曾坦承過這樣的緣由,只是一逕地逃避任何回去的機會,然而,這次,高雄市卻成了我的首站,出版社在安排行程的時候,其實一點兒也不知道這許多的來龍去脈。

我答應以高雄為首站的當下,我再一次清楚看見了自己內心的轉變,藉由一次一次的自我整理與接納,那過往不斷刺激我的因素並沒有消失,但是我自己已然不同。現在的我知道許多的事件都不是我自己造成的過錯,也開始與自己和解,放下許多糾結不去的自我折磨,儘管刺激源依然存在,但我已經可以用更好的心情來看待自己的角度與角色。這對我不啻為重大的起步,於是,回到高雄做為新書首站,特別是一本記錄生命歷程、自我和解與前進的書來說,還能有更美好的開端嗎?

站在高雄的分享會舞台上,我娓娓地向所有來參與的讀者朋友們坦承了這段心路歷程,也謝謝現場所有的朋友,溫暖地接納了一個返家的遊子,以許多的掌聲與淚水一起承接了這段流浪。

高雄,不但是我的首站,也是女兒以主角身分的初登場。出發前我跟女兒討論,這是我們的書,我希望她也可以上台分享,既然她的作品是插畫,那麼,她可以選擇分享插畫的心情。直到女兒初登場前,我們都沒有排演過,所以她將會表達些什麼,其實我也相當期待,甚至也有點小擔心,因為女兒一直都是那麼耍寶逗我開心的人,面對陌生的成人世界,她可以在完全沒有演練的狀態下完成初登場嗎?

結果顯然是我多慮了,女兒侃侃而談她的作品與成就作品的往事堆積的心情,台下的大人們陪著她一起掉淚、心疼、也給予她更多的讚賞與祝福。顯然,我真的是多慮了,女兒已經以她的方式成長,甚至足以與我同台展現自己的人生角色了,我是既驚且喜,還有更多的不捨與心疼,一直都知道我們這麼困難的歲月,女兒被強迫成長,但是當她可以坦然告訴大家這個過程,我明白這是多少苦難累積所鍛鍊出來的意志。

會後,許多人跟我說,我把女兒教得很好,其實,這真是一句讓人心虛的讚美,人生的道路上到底誰是師父、誰是學生,真的一點都沒有絕對,我從女兒身上也學習到了許許多多的道理。前陣子接受一本諮商月刊的人物專訪,訪者問我,女兒對我來說是怎樣的意義呢?我想了想,我想是天使吧,曾經有人斷言過,如果我沒有女兒的話,我應該早就離開了這個世界,但是因為女兒,我繼續活著,並且是努力活著。女兒對我而言是天使,並不是因為她的存在才讓我得以對抗命運地存活,而是她的存在讓我習得許多的意義,同時也讓我知道,如果我的人生與命運是有意義的,也是因著她而讓我更加明白這一切。

離開高雄前往台南的趕場途中,我正經地跟女兒說,「謝謝妳跟我一起出了這本書,因為有妳的一起創作,遠比我自己單獨出版更彰顯了這本書的意義,也讓這本書更加的豐富而飽滿。」女兒害羞地笑了。

真的,謝謝妳,親愛的芃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