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敢>>於博客來網路書店率先現身,來跟大家分享已經在網路書店曝光的推薦序,推薦人:李昂老師。

<一切都是為了愛>

我從來不是一個愛哭的人,也知道光哭不能夠解決問題。

可是一路讀下來施珮君的《勇敢》,還是幾度不能自禁的熱淚盈眶。

第一次見到施珮君是在一九九O年,她的大姊的婚宴上。其時施明德剛剛由李登輝總統特赦出來,應邀參加他常年不見的大女兒的婚宴。

從來不曾盡到做父親的責任,整個婚禮當然都應由雪蕙的母親陳麗珠女士一手包辦,施明德只是應邀參加。

那個時候,我號稱是施明德的助理,也跟著他南下。婚宴上我躲在一角,看到了和善的新娘,以及,顯然對我很有意見的新娘的妹妹施珮君。

之後,施明德在台南參選立委,競選總部找來大女兒幫忙,十分懂事的大女兒還肯同我說說話,但是,那個一定覺得很受傷害的二女兒,始終扳起臉來給我臉色看。

我一點也不在意,我從來不曾想要在施明德身邊扮演什麼有「地位」的角色,我有我自己的成就,多一個頭銜對我來說沒什意義。也因此我跟施明德的眾多女人,包括元配陳麗珠、當時的現任妻子艾琳達、大女兒雪蕙都相安無事,只有這個顯然相當叛逆的二女兒,一直對我不理不睬。

然後,近二十年後,和我較有來往的,反而是這個過去從不曾給我好臉色看、不打交道的女兒。

許多原由之中,最重要的,因著我們都寫作。

《勇敢》一書因為是獨特的切身經驗,有了與珮君其他前期作品不同的風格。赤裸的展現了女監中的人性與愛、慾。同性之間的「愛」尤其占掉不少篇幅。但却是坐牢對女人身體「不便」的種種書寫,特殊而且獨具一格,是文壇過去少見的珍貴書寫。

然最引人觸目驚心的,無疑是《勇敢》一書中寫到與父親施明德的纠葛。

一直以來想到監獄,立即想到的會是失去自由。可是在《勇敢》一書中,珮君對此著墨不重。是失去自由並非那麼困難忍受,尤其是我們不少人越來越習慣「宅」的時候。是否能出去外面趴趴走,其實並非那麼重要?

可是,我很快的修正了我的看法。珮君的牢中書寫著墨不重的「失去自由」,或許更因著決定坐牢後,也意味著暫時切斷、躲避外在一切煩惱。我這陣子每與珮君聯繋,看著她為生活所苦;為照顧女兒、面對諸多問題所苦,這些生活的壓力,在牢裡,暫時無需要赤裸裸的直接面對。

可是,即便暫時有了不願接受也只有忍受的「逃避之處」,外面的世界,仍然追殺著她,其傷害,恐怕遠遠大過珮君所能承受:那就是施明德,珮君如假包換的親生父親,藉著到法院訴求他與原配陳麗珠的婚姻無效,等同於不承認雪蕙與珮君兩個女兒。

從《勇敢》一書字裡行間中,我們看出來這事件對珮君的重大傷害與痛苦。

先說「坐牢」這件事,我從珮君處得到的訊息是:施明德如果願意,她其實可以不用坐牢。(看!這是一個小女兒怎樣對一個有能力的父親癡心的期盼。)

已經坐牢在牢中最不適的時刻裡,又得面臨親生父親對親子關係的不承認。我原本以為珮君的反應會是心如槁木死灰,不致起太大的波瀾。

可是珮君如此激烈的反應,讓我深刻感覺:

得是怎麼樣的愛,怎樣的尚未心死,才會有這麼大的傷心痛苦。

乍然之間,我恍然大悟,這個雖然已成年、結婚離婚、養育女兒的中年女人,一直以來仍是一個祈盼著父親的愛與認同的小女兒。

因為對那不肯承認的父親仍然有著愛,方使得這切斷臍帶的關係如此的痛苦。

而施明德與他的這三個女人:他不願意承認的前妻與女兒,這三個女人是不是一直對他仍有著愛與期盼,癡心妄想,方有著如此巨大的痛苦?!

我也因此在此不能對施明德多加論說,因著我聽說以前有出版社為了不得罪他不願出版珮君的書。

為著對身處弱勢一方的珮君的愛,這篇序就要在這裡打住。

一切,都是為了愛。

創作者介紹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施珮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