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哥醫師知道「一顆雞蛋」的事情,昨晚他問我,為什麼芃芃想要丟雞蛋我卻不允許呢?
 
帥哥醫師問我,為什麼?為什麼我一定要緊緊地抓著公理正義呢?為什麼我總是在說對不起呢?
 
他說就算要砸芃芃,也不應該砸腹部,他說女生的肚子是很寶貝的,如果我一定要「教育」她丟雞蛋是不對的行為,應該砸腳邊也會有同樣的效果。帥哥醫師告訴我,砸肚子跟砸腳邊的差別是「攻擊」跟「教育」。
 
因為我從小承受的太多太苦,所以我不能允許自己犯一點錯,因此我也嚴苛地限制了芃芃作為一個普通小孩犯錯的機會,他說。
 
也許,我應該讓芃芃開始了解,這個世界並不是那麼有公理正義的,因為這些不公不義的不平等待遇正在我身上發生,他說。
 
也許我不應該讓芃芃以為這個世界是真善美的,真善美是我們要去追求的目標,而不是已經發生的事實,他說。
 
帥哥醫師簡短的幾句話,卻在我心中引起有如雷鳴的反思。從小我們所缺乏的,總是容易產生補償心理在孩子身上,但是過度的補償心理卻也是對孩子自我成長的一種權利剝奪。
 
我知道,但是有時候要做到卻是那麼困難。
 
我還記得有一次帥哥醫師對我說,我出身背景如此複雜,在遭遇重大挫敗的時候去找他,就表示我對人性還懷抱著一絲的希望,昨晚他告訴我,一定要繼續撐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施又熙 的頭像
施又熙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