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定稿.jpg
本書得以完成要感謝許多人的幫助:

感謝護理師好朋友曾郁雯不時接受我的騷擾,提供關於疾病與照護的相關資訊。

感謝一位完全不想被知道名字的,朋友的刑警老公,同時也是鑑識小隊的打工仔,對於我不時(包含假日也被我騷擾)詢問驗屍、解剖、鑑識、偵查等相關細節總是不厭其煩地向我說明,如果書中有引用失據的,一定是我誤解了打工仔的意思,因為打工仔真的以他多年的經驗向我仔細解釋了。打工仔,未來還會繼續麻煩你喔!

感謝警員駱勇丞先生願意在百忙之中向我說明辦案與驗屍知識,讓我在初期準備故事情節時得以有所依據,如果我有筆誤之處,一定也是我誤解了駱先生的意思。

感謝傅少怡小姐提供相關法律知識。

感謝顏司音小姐提供殯葬相關訊息。

感謝飽含文學修養的精神科廖文瑾醫師與我討論了人格議題

感謝教育心理與諮商碩士林星翔在撰寫初期一起討論了家庭暴力深遠的心理影響。

感謝我的女兒王芃,總是忍受著我在進入書寫狀態時的自我與需要思考的獨處空間,謝謝妳在只有我們兩人的小家庭裡一直擔任著維持平衡氣氛的重要角色,我愛妳,寶貝。



本書是一個敏感的議題,多年來想要書寫這個故事的念頭一直存在我的心中,2017年回到小說創作,完成《向著光飛去》之後,我知道這個題材就是下一個我想要跟大家說的故事,因為這個故事,很重要。感謝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鼓勵本書的創作,提供了文學創作補助金,讓我得以更加專心地寫作。

對於善與惡、是與非、因與果、加害者與受害者、廢死與反廢死,這個社會一直都是這麼的對立與二元化,但事實上,這世間哪有什麼是絕對單純的呢?即便是絕對的善與絕對的惡,其實都不是以大多數人以為的形式存在,而我相信,每件事的背後都其故事,每一個行為的背後都有個成因,只是,我們經常錯過了那個原因,因為「原因」常常過於複雜,往往挑戰著我們的認知與良知界線,「忽視」,反而是不那麼辛苦的選項。

只不過,許多的「忽視」最後也可能是造成悲劇的源頭之一

書寫本書的過程裡,我不時陷入糾結的情緒中,以原生家庭暴力事件及其影響做為核心出發的情節鋪陳,讓我時時猶豫著唯恐一不小心就造成讀者對家庭暴力的刻板印象,進而污名了家庭暴力受害者,致使他們受到二度傷害。因為這樣的忐忑情緒,讓我在處理故事架構上多了許多的斟酌,然而,這是個我一定要說的故事,也謝謝各位讀完全書,來到最後的謝辭。

感謝斑馬線文庫總編施榮華對本書的等待,妳的支持帶給我持續創作的信心,作為一名寫作者,可以有知遇的總編是幸福的,謝謝妳。

感謝本書完成後,閱讀書稿的春暉映像孔繁芸執行長、虎尾科大通識中心王文仁教授、真理大學宗教文化與資訊管理學系張雅惠教授、精神科文心診所文榮光院長及小說家朱宥勳老師,感謝您們願意為本書撰文並具名推薦。

感謝詩人洪春峰先生為本書提供了不同視角的封面文案,感謝情誼贊助。

即便在書寫過程中有著許多的糾結,我仍然試著說好這個故事,挑戰善惡本質、家庭暴力與死刑議題的書寫讓我可以預期會受到不一的評價,但是對我而言,寫這個故事,最重要的仍然在於提供一個故事環境,讓大家可以感受到世間的故事都是複雜的,在我們眼中那絕對的惡,是什麼導致他如此?我們沒看見的並不代表不存在,只是我們「沒看見」而已。我們以為對對方好的,真的是以對方為主體嗎?還是我們都不曾發現,許多自以為對對方好的行為,其實很有可能是為了我們自身?死刑的存廢不單關乎人權,也關乎你我內在對於生命權的詮釋,更重要的是,我們是否看見了那許多幽暗角落裡不能也不曾被訴說的故事?

再次感謝各位的閱讀,也希望我們都能成為接住/拉一把對方的那雙手。

施又熙 2019/6/24於汐止

arrow
arrow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