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六月到九月,帶了兩場工作坊,也參與了一場姊妹帶的工作坊,第一場六月在二二八國家館的工作坊,主辦單位也邀請女兒一起擔任講師,所以我們將那次的主題定為「人生繪圖本工作坊」,討論的是我們常常會因為以前的某段經歷扼腕不已,有些人甚至就受此影響終生。第二個階段,讓大家去思索,如果當時我有別的選擇,那我會怎麼做?

 

其實這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因為我們總是做了很多事情,徒呼無奈又無計可施,因為我們往往都不知道自己是有選擇機會的。讓大家去想想,如果,我可以重來,那我可以怎麼做?多半我們會聽到不一樣的做法,一些讓現在的自己覺得比較好也比較安心的做法。

 

那,為何不這樣做呢?以前我們總是被過往的經歷所制約,以為人生沒有選擇,只能堅強、只能努力、只能硬撐下去、只能忍耐,但,真的是這樣嗎?如果可以為過去的某段經歷寫出另一種結局,那麼,為何未來不這樣做呢?當下一次又遇到某個十字路口的時候,請先停下來,想想,我有沒有別的做法?別的選擇?起碼,讓自己的心來做決定。

 

九月初的時候,去保安宮附近的海桐藝術中心帶了另一場工作坊,這次我選定的主題是—「訴說,是療癒的開始,看看我們的《小傷疤》」。我選用的是一本我很喜歡的繪本《小傷疤》,說完繪本,給了大家半小時的時間寫一段生命中的傷痕,請他們也畫出一個代表自己的人像,然後我發給每個人一片貨真價實的OK繃。我告訴大家,靜下來心來,辨識生命中的傷痕,因為那些傷痕可能是阻礙我們前進與快樂的原因,認真地辨識它,然後真心誠意地為自己的生命傷痕貼上OK繃。

最後一個小時讓所有參與的學員分享自己寫的傷痕,並且展示他們為自己的生命傷痕所貼的OK繃的位置,在那裡,我們看到許多的感動,當然也有人分享了很勁爆的故事,但,都是傷痕、都是渴望療癒的一道疤。最後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省略了互相回饋的時間,由我一一回饋了十個學員訴說的故事,會後大家互相留LINE、加臉書,因為要繼續聯絡,要相互支持,真好。

 

做為帶領者自己有很多的收穫跟感動,但是做為學員,是另一番滋味。七月的時候,去參加了姐妹在二二八國家館帶的工作坊,姐妹的專長是生死學,所以那天大家走了一趟生命體驗與探索,很有意思。

 

帶領者放了一段《命運交響曲》,要我們閉上眼睛去想像死神來敲門時,我們在想什麼?那一刻,我們是什麼感覺?我們打算怎麼辦?

 

這是我經常在想的議題,那天我跟其他夥伴說,除了助人工作跟我的女兒之外,其實對我而言,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寫作了,所以,每一天,我都會把握時間去做這件事情,因為我希望可以盡情地說完故事,做好生命中對我而言最重要的那件事(女兒這時不要來抗議),當死神來敲門的那一刻,我可以回身無憾地看望這一切的努力,然後兩手拍拍,瀟灑地跟死神說,「好了,我們走吧!」

這是我對自己生命終點的期盼,做好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無憾也不需回顧,瀟灑地走,但要做好這件事,不就是要先辨識出命中的傷痕,辨別出自己是誰,辨認出自己的天命嗎?我倒是相信,人生在世,每個人都是有著天命的,我們總是有著一些任務要完成的,唯有在完成的那一刻,才能無憾而瀟灑地說,「好了,我們走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施又熙 的頭像
施又熙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