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快照 2017-09-19 13.20.00.png

這次我寫的是一本愛情小說,對,是愛情小說,而且很長。

誰說愛情不是人生中的大事呢?但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寫一本長篇愛情小說,我想,是好看的愛情小說。

而且特別。

《向著光飛去》是這個故事的書名,總編跟我一起寫出來的封面文案—「童稚的心在刀尖上泣血,幽黯的光晃晃閃閃,四個政治犯女兒的愛情,一段渴望與追尋的故事....」

這是個以愛情小說來訴說四個白色恐怖受難者第二代女性的愛情、友情、情侶、夫妻及同志之間的故事,寫的是現代,背景是難以抹去的,被一個幽微時代所深深影響的許多心靈。父親的缺席往往導致女兒們在愛情上的顛撲,這是發生在許多家庭身上的故事,卻鮮有人提及,所以我想寫這個故事,想了許多年,一直到去年才以這個故事做為我回歸小說寫作的起點(距離我上一本小說竟然已經十年,中間真是浪蕩啊)。



但這不是我的故事,是許多經歷過白色恐怖時代的女兒們的故事,所以不是單一的,而是一個可以綜觀的故事,甚至,閱讀者不是如我們一般來自白色家庭,但我相信也會看見,「啊,我也是這樣!」因為父親對一個女兒的影響,無遠弗屆,遑論一個扭曲的時代,是怎樣的啃噬人心,許多你想像不到的人事物,其實都受到了震盪。

當時,我是存了心的打算寫成超長篇小說,雖然也一直憂慮著,28萬字這麼長的篇幅,出版社的接受度是低的,但,這是一個值得寫的故事,是一個我很想說的故事,還有什麼會比一個很想說的故事更吸引人的?我不相信台灣的讀者無法或不喜歡閱讀長篇,如若如此,那麼多的暢銷翻譯超長篇小說又是怎麼回事呢?唯一的理由,可能是我們這些小說作者,無法寫出吸引人的作品,但其實,台灣有很多小說家作品是很棒的,也希望讀者們願意在書店開始翻閱本土小說家的作品。

所以我只能努力地寫出我想說,並且大家想看的故事,而且我就是要寫長篇,受夠了滿腦子想著,不要超過十五萬字喔,不然很難出版這樣的魔咒。

因為一個受到大時代波及的許多家庭的故事,我不知道如何在十五萬字裡面描寫動人、深入刻畫,並且有存在意義,可能是我能力有限。

沒想到,一本磚頭般的厚書,受到兩位總編的青睞,內心的感動與喜悅難以言喻,我不是第一次出書了,說起來,這已經是我的第七本書,第三本小說作品,但,這次的感動,很深刻。

就這樣,我的書在十一月要面世了。但是這麼厚的書,還是有一些難關要處理,像是開數、像是字級、像是設計、像是售價,又厚又貴,讀者如何入手的問題?再好看的故事,還是要讀者入了手,讀了,才有存在的意義。因為這麼厚的一本書,肯定是無法站/坐在書店裡一天讀完的,XD。

從七月到九月,一整個非常忙碌,七八兩月因為家裡漏水,房東維修弄了很久,七月底女兒手術,八月中家裡老貓手術,整個預定計畫都被打亂。六月底答應與大學一位社工系的老師合作編輯一本很有意思的,關於社區工作的非典型教科書,九月初要完成初編,年底要完成全書,一答應,我家就開始漏水了,哈哈。七月時答應幫一位白色恐怖受難者長輩撰寫一篇口述訪談稿,原訂八月底要回稿,但因為長輩七月做了心導管支架手術,緊接著白內障手術後,一隻眼睛卻意外中風失明,所以原訂回稿的那天才見面訪談,因此寄回給大學老師的初編檔案,緊接著整理受難者訪談稿,上週三回稿之後,立刻又投入《向著光飛去》一校稿的工作中,直到上週五才結束一校稿,而這一校稿從兩週前就開始了。

上週三,剛回完口述訪談的稿件,坐在星巴克處理一校稿的事情,順便等女兒下課一起回家,與總編有一番討論與對話,頗有感慨,過往幾乎都是把稿件給了出版社之後就等校稿,這次有許多的討論,也是不同的經驗。

總編非常尊重作者,儘管這麼厚的書也沒有堅持要如何刪稿,我自己倒是刪去了少數在重複閱讀後認為可以省去的描述,但字數有限,她只笑說,這般行雲流水,很難下手,就這樣吧,厚就厚吧。但是她堅持字級行距要容易閱讀,拿起來好拿,這於我是好事,因為我也不想看小小的字,又為了不要有又大又厚的印象,總編選擇了開數偏小的做法,總是說,妳到時候一定會愛死這個小金磚。我相信,總編很用心在處理這本厚書,用心與對我這本書的無比信心我也清楚感受到,她比我更有信心,哈哈。

但是這麼厚的書,售價要如何定?

在那晚的討論中一度也來到,到底要美還是要便宜?最終,總編說服我相信,迷你金磚是最佳選擇,她都不怕太貴賣不掉,我怕什麼呢?

真的,我怕什麼呢?有幸遇到放手一搏的總編真是我的好運氣。

最後,我們議定不管最終多少頁數,售價都是520,她說這是「我愛你」啊,多好啊,多符合一個大時代的愛情故事啊。

但她與我都知,以那樣的頁數,該是要賣破600以上,但520是我們的最終選擇。

可我還是擔心讀者會下不了手。

突然,我跟她說,為何大家會願意花很多錢買飾品,而我們卻要煩惱一本書520太貴,讀者可能不想買呢?

她說,看到百貨公司週年慶化妝品專櫃每天業績衝破百萬,那才讓人沮喪吧?

我看了她的line就大笑了,也很感慨,是啊。

但,我們還是極其用心地寫了這個故事,編輯了這本書,想要跟大家分享一些大時代下的故事,並且以現代你我的生活,而不是怵目驚心的歷史故事,但願大家都會喜歡,也願意開始閱讀長篇小說。之前我寫過<預約下一個十年>,接下來這十年,我都要寫小說,而且,都是長篇小說,也許不會再這麼長篇,但,我愛長篇小說,也將繼續這樣寫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施又熙 的頭像
施又熙

書寫。療癒。施又熙

施又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